郭鹤年回忆录.聚少离多出现婚外情.郭鹤年对妻儿家人感亏欠

2017-12-05 10:18

郭鹤年回忆录.聚少离多出现婚外情.郭鹤年对妻儿家人感亏欠

大马首富郭鹤年一直予人企业强人的形象,精明能干办事果断,但在对夫妻和家人的感情这一块,却似乎有所亏欠。
郭鹤年与亡妻谢碧蓉的5名孩子与母亲郑格如(左二)在1959年拍下的珍贵照片;左三为长子郭孔丞,右一为次子郭孔演。(照片取自郭鹤年回忆录)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4日讯)大马首富郭鹤年一直予人企业强人的形象,精明能干办事果断,但在对夫妻和家人的感情这一块,却似乎有所亏欠。

广告

他在新书《郭鹤年回忆录》中除了揭露自己多年来在经商以及和政治人物交往的秘辛外,也透露鲜为人知的家庭和感情世界,包括他和两任妻子──亡妻谢碧蓉(Joyce)以及第二任妻子何宝莲(Pauline)的三角关系。

坦承忙碌事业
忽略家人

郭鹤年表示,自己早期曾忙碌于事业,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家人,几乎错过陪伴孩子们长大的时光,而长时间的分隔也间接促使他和妻子谢碧蓉的婚姻中,出现婚外情。

他说:“我几乎错过了我和Joy(郭鹤年对谢碧蓉的昵称)的五个孩子长大的过程,因为那时候的我为了生意一直在外头跑,有时候只在新加坡逗留一到两个小时,在1963年后,我很多年都是在伦敦的酒店房间内处理在大马和新加坡的业务,很多时候都是清晨7时通过电话和在新加坡的家人联络。”

“我在1970年代初期也偏离了我和Joy的婚姻,当时我们的公司刚在香港创立,我专注建立事业;那时候,我对一位名为何宝莲的年轻女士产生强烈的好感,她如今是我的妻子。

他感慨道,谢碧蓉是帮助他塑造自己生活的那个人,从1940年代起,后者就是一位美好的妻子以及5个孩子的好母亲,“和我的母亲一样,她是一位贤慧的女人,也是我所认识的人中,其中一位最不会批评他人的人”。

广告

对于他的婚外情,郭鹤年略显愧疚地表示,他发现如果自己没有在过去40多年来,努力地去理解为什么男人会偏离婚姻的话,他很难去谈论这个话题。

他说:“我父亲也曾这样,但我想说的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要洗脱自己带给Joy和亲人巨大痛苦的这种行为。”

郭鹤年的亡妻谢碧蓉。(照片取自郭鹤年回忆录)

为婚外情承受精神风暴

“Philip(郭鹤年的大哥郭鹤举)对此感到震惊,他的妻子是Joy的姊姊,她将不会原谅我。母亲也不能理解,我成为了一个贱人,一个罪人。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一切,承受了精神风暴。”

广告

他透露,熟悉他们夫妻的老同学苏贾拉希曼曾告诫他,“当你和另一个女人坠入爱河时,你已经让妻子失望。Joy是一位非常可敬的女人,她有非常崇高的理念和价值观。你不能责怪她,她可能还很爱你,但她的理念和价值观决定她不会继续和你过夫妻的方式生活。”

对妻愿“共夫”感意外

让郭鹤年感触的是,当谢碧蓉数个月后发现他的婚外情后,竟意外地表示愿意和另一个女人“共夫”;他虽然非常感动,明白妻子非常善良大方,但也明白她的内心其实很恐惧。

“她对我说:‘年,我想了很久,我认为你应该得到你觉得愉快的东西,我也准备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你,我们将以这种方式继续生活。我知道你这一生都很努力地工作,在这么多年建立家族企业的过程中,你一定是经历地狱般的痛苦,所以我想你应该得到这样的幸福。我绝不能自私自利,所以我愿意将你分享出去’。”

“我当时第一反应是:我有一位多么美妙的妻子,她是多么美好的人。但有些事还是让我警戒,我说‘Joy,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或许你应该再好好考虑,如果这真的没有问题且真的是你想要的,你再来告诉我。生活会改变,我们无法预见所有的波折。但就目前而言,我不打算对你提出的建议说‘是’或‘否’。”

数个月过去了,谢碧蓉没有再提起这个课题,郭鹤年表示,妻子一定向身边人、兄弟姊妹寻求意见,并相信她非常痛苦。

和Pauline移居香港

“在她的忧虑和痛苦中,她建议我搬出去,因为她不能承受我在她身边时的压力。我和Pauline组织了新的家庭,并在1979年一起移居香港。”

他表示,在亚洲社会,总是不愿意到法院办理离婚。以他本身的例子,当他离开和Joy一起成立的家庭时,后者对他说:“年,我不会让你和我离婚,我也不会和你离婚。我们就只是分开各自生活。”

“我尊重这个决定。Joy是一个高尚的人,直到她逝世的那一天都是如此。不幸的是,她罹患了乳癌,经过五年抗癌后于1983年去世。我一直照顾她直到最后。”

移居香港后领悟.陪伴孩子长大最美好

郭鹤年表示,人的一生中可能没有像陪伴孩子长大一样美好的时光了,这是他在和第二任妻子何宝莲以及他们的3个孩子,在移居香港后的领悟。

他说:“我和Pauline在1979年移居香港时,在维多利亚山庄买了一幢别墅,我们让3名孩子在香港读中文和英文学校,随后再到美国接受高等教育。”

3孩子读中英文学校

“我们在那里的周末和假期经历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但这样的日子是稀罕且珍贵的,因为我仍然在追逐我的梦想,包括在中国确定房地产开发项目,以及扩大郭氏集团的业务。”

郭鹤年表示,何宝莲是支持他的支柱,给了他所有的爱和关怀,不会让他懒散和肥胖,始终陪他上下楼梯和在户外走动,或带他去打高尔夫球。

“我称她为我的军士长,她确保我的健康生活,也确保我们的孩子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成长。他们成长为一个美好和有爱心的人,而这一切很大程度是受到他们母亲的影响。”

为陪同赴华
报读中文班

他也透露,何宝莲随他到香港时,中文懂得不多,在告诉她未来的生意将更多和中国有关,需要她尽可能地陪同到内地出差,只有学会中文才更享受这样的生活后,何宝莲就毫不迟疑地到香港大学报读中文班。

“她相当努力,并且很快地上手。不过一到两年后,我甚至要求她终止学习,因为她常常复习到深夜1、2时,也影响到我的休息时间,因此她停止了学业。不过那时候她已经掌握一些中文,在我往后的中国访问中,她遇到了许多官员,老朋友和新熟人,他们都接待了她。”

“我很高兴地说,尽管当我离开Joy的时候,让母亲非常不高兴,但最后她和Pauline的关系却很好。她原谅了Pauline,而Pauline也对母亲有深厚的爱。”

郭鹤年(前)和第二任妻子何宝莲(左二)以及孩子们的合照;左为幼子郭孔华,右起为四女郭惠光和幼女郭燕光。(照片取自郭鹤年回忆录)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