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华全‧老鹰的视野

2017-12-05 11:03

温华全‧老鹰的视野

在大马一向由巫统主导的政治环境下,华商与政府互动的关系尤其是一门大学问。许多着名大马商人包括一代“亚洲糖王”大马首富郭鹤年当年就是凭着广阔的政治人脉与圆滑的交际手段驰骋商界,建立其企业王国。

自古以来,政商之间,永远都有着千丝万缕说不完理不清的故事。

广告

许多富商的发迹离不开与政治挂钩;而商人从政,或政治人物从商更是屡见不鲜。中国历史上就有两个从商界与政界成功转型的典范:一个是政治家经商的范蠡,另一个是弃商从政的吕不韦。

据说年少时的吕不韦曾问过父亲3种行业的获利程度:一是耕田,二是经商,三是从政。父亲给予的答覆是:“耕田之利最薄,只有十倍;经商之利次之,可达百倍;立主定国之利最大,无数倍。”这也许是吕不韦後来投身政治的驱动力。

政治原本谋求的是人民的利益,但政治人物所求说白了其实是诱人的权力。而当权者的治国理念乃决定了整体的经商环境,再成功的商界翘楚,也总难免会受到政治的影响。

在大马一向由巫统主导的政治环境下,华商与政府互动的关系尤其是一门大学问。许多着名大马商人包括一代“亚洲糖王”大马首富郭鹤年当年就是凭着广阔的政治人脉与圆滑的交际手段驰骋商界,建立其企业王国。

不论是经商或搞政治基本上都有某种共同特质,即必须触觉敏锐丶洞察事理,在关键时刻做出有利的决策。但成功的商人不见得就是好的政治家,政治人物也不一定会有企业家的经商手腕;政治是需要妥协的艺术,国家政策的推动会受到官僚体制的掣肘,当权者的智慧与大局观犹显关键。

当我们钦佩马云丶李嘉诚或郭台铭今天的成就,其实他们超凡的眼界都是从残酷的商海里磨练出来的。商人为了创造更大的利润往往比只考虑选票的政客看得更远及更愿承担风险。也正因如此,历经大风大浪的商人所提出的建言更能中肯的反映出一个大环境的问题症结。

广告

近期出版的郭鹤年口述回忆录揭露了一个商人与政府过去的恩怨。部份已曝光的内容谈及政府索取股权与扶弱政策等秘辛,书未上架已引起巨大回响。

相较於其他的名人回忆录,郭老的回忆录能引起共鸣,主要是书中投射的是绝大部份大马华裔积压已久的心声。郭老以一个商人敏锐的视角,像一个医生般诊断出病人的隐患,点出历史的偏误,抨击朋党主义与任人唯亲丶特权与保护主义让大马无法走向正确的道路。

回忆录里提及郭老当面向第3任首相也是老同学的敦胡先翁建议不分肤色信仰采用最好的人才,却被回予“这是马来人统治,马来人无法接受改变”,让郭老非常失望。

郭老在回忆录里说到自513事件後种族主义抬头,国家列车开错方向。事实摆在眼前,短视政客哗众取宠丶宗教保守主义的崛起以及政策偏差丶种族课题都是造成大马人才严重外流的主因。

广告

经商考虑投资与获利,治国何尝不也该如此。

一个大企业和一个政府的经营都离不开战略丶人才与管理这三大要素。其中人才显然是重中之重,因为肤色而放弃选贤与能,或因民族尊严贬低其他语文,都是目光如豆的愚蠢做法。

相信许多人最近都看过广传的一则视频,金融投资家罗杰斯的两个女儿能以标准流利的华语说唱令人惊艳。高瞻远瞩的罗杰斯格外强调培养孩子的中文能力,认为中文将是他们馀生最重要的语言。

然而讽刺的是,我国却仍有一群人继续活在自我感觉良好的甘榜冠军思维里,不知别人已远远的超越我们。如土权与马来半岛学生理事会反对政府承认统考,理由仍然是种族自尊,不看世界大趋势。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瑞士洛桑管理学院最近公布的《2017年IMD世界人才排名》,我国排名继续往下掉,两年内从19名滑落到28名。

商人常被讥讽为无国家认同,市场才是他们的祖国。然而,尽管郭鹤年当年是因为政府的不亲商政策出走海外,但从他对国内政经文教的默默支持,显示他仍是心系这片培育他的土地,希望大马有更美好的未来。

回忆录也是启示录,郭老的建言与谏言,犹如一只飞翔了超过半世纪的老鹰般,以其辽阔的视野给予後辈指引方向。从大马政治领袖到普通老百姓,都可从这个94岁老人的胸中丘壑与格局高度中得到启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