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回忆录.资本主义推动经济发展.若不受限制或带来破坏

2017-12-06 17:24

郭鹤年回忆录.资本主义推动经济发展.若不受限制或带来破坏

郭鹤年说,一次又一次地,资本主义被证明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最佳制度,即使中国也意识到这一点。
郭鹤年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6日讯)郭鹤年说,一次又一次地,资本主义被证明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最佳制度,即使中国也意识到这一点。

广告

他在《郭鹤年回忆录》中指出,年轻的时候有野心是好事,但贪婪却是不好的,在资本主义中,人需要有野心和欲望来推动它,但雄心不能被贪婪占据。

不过,他坦承,如果允许资本主义不受限制地急剧发展,资本主义也可能带来破坏。

“健全的资本主义制度需要强稳、开明的政府,领导人必须是政治家;政治家愿意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个人利益之上。”

郭鹤年说,有时他觉得,没有绝对的东西叫资本主义,也没有绝对的东西叫共产主义。

“当资本主义变成了压迫、自私和自我,就会开始自我毁灭。所以,一杯的资本主义必须和一匙的共产主义混在一起,社会须更有同情心,并实践社会机构,把从富人那里得到的财富分享给穷人。”

尽管推崇资本主义,但郭鹤年却对美国资本主义从来没有太多的信心。

广告

“我从1960年代中期就和美国商人打过交道。早在上个年代的金融风暴之前,我就厌恶华尔街的资本主义。”

“我认为应以谦逊的态度做生意,而在美国,他们的方式是傲慢、粗暴和几乎没有人性的。那种环境对我来说没有吸引力。”

极端共产主义不利社会

针对中国共产主义,郭鹤年说,试验极端左翼共产主义的年代对中国社会带来不利的副作用,其中一个影响就是许多人在没有一个强大的道德教育下成长。

广告

“他们表现得好像你的财富应该与他们分享;当他们自称与你分享财富时,他们完全清楚自己什么都没有。”

“我曾经告诉中国干部。‘那不是共产主义,这根本是拦路抢劫!’”

中国应建立道德社会法治

在郭鹤年看来,中国目前面对两大挑战,一是恢复道德教育,二是建立法治。

他认为,道德社会不能通过控制来实现,必须从一开始、从年幼的时候,在家里和学校,将强烈的道德意识灌输给年轻人。

“数百年来,儒家的原则是中国的道德指南,他们可以再次这样做。”

第二个重点是中国需要努力理解和执行法治。

郭鹤年说,对中国来说,法治比实行民主更重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治的基本原则。

“今天的中国是人治,但在法治之下,即使共产党总书记也不在法律之上。”

他知道很多人都认为共产党不可能接受法治,但他认为,如果中国共产党要长久生存,共产党领导人必须适应;否则,中国人民就会拒绝他们。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