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美‧希盟丶马哈迪丶下一代

2017-12-07 11:46

孙天美‧希盟丶马哈迪丶下一代

马哈迪自认聪明绝顶的个性让他无法屈居人下,嚣张跋扈和不可一世的个性让他容不下能力可能比他强之人,他担任首相22年内连换3任副首相(慕沙希淡约6年;嘉化峇峇约7年;安华约4年),这些首相的去职几乎都是他直接或间接促成。

希盟推举主席马哈迪和总裁旺阿兹莎作为过渡首相和副首相人选,除了副首相人选有些惊喜之外,马哈迪出任过渡首相可是一点也不意外,反倒有种“看吧,早就说了吧”的感觉。

广告

马哈迪自认聪明绝顶的个性让他无法屈居人下,嚣张跋扈和不可一世的个性让他容不下能力可能比他强之人,他担任首相22年内连换3任副首相(慕沙希淡约6年;嘉化峇峇约7年;安华约4年),这些首相的去职几乎都是他直接或间接促成。

马哈迪的末代副首相阿都拉虽然成功於2003年继任马哈迪的首相职,但却也和现任首相纳吉一样,被马哈迪公开指责不适任并加以逼宫。如此自负的马哈迪岂可能会来到希盟後就180度转变,礼让希盟其他大佬?就算马哈迪愿意礼让,希盟也得慎防马哈迪积习难改,在选战过程中频扯过渡首相後腿,横算直算,当然只有让马哈迪当过渡首相,希盟才能取得最大效益。

想当然尔,安华听到马哈迪被提名出任希盟过渡首相的消息,生气是必然的,但气归气,安华必然会顾全执政中央大局後点头同意。

2013年民联以50.1%得票率饮恨全国选举沙场,这是1973年国阵成立以来,反对党阵营第一次取得过半数得票率。只是反对党阵营过去4年与伊党的风风雨雨,和行动党近年来与公正党的偶有纠葛,再加上失去安华协助竞选的光环,可以想像的是希盟在来届大选得票率只会比2013年少,不会更多。因此一心一意想要在出狱後进驻布城的安华,绝对不能承担失去马哈迪这个过去马来选区吸票机的风险。安华再不高兴马哈迪出任过渡首相,也会为了布城这个更大的目标坦然接受。

只不过安华和希盟或许得防备的是,马哈迪曾於今年7月公开表示,若希盟胜选就绝对不会有过渡首相这回事。也就是说,或许希盟认定马哈迪只是过渡首相,但若希盟胜选,马哈迪就不会让自己仅仅是个过渡首相而已。对马哈迪而言,除了他自己外,谁都不适任大马首相这一职位,一旦重返大位,马哈迪绝不会再犯14年前他交棒给指定接班人的“错”。

当然,在我们一般小老百姓的眼里,马哈迪再度出任首相,未必是件坏事,尤其是当大家近年来都被笼罩在物价过高丶消费税压力丶马币贬值丶高官贪污疑云的乌烟瘴气之时,换个领袖换个政党或许也就能吐出满胸的怨气。

广告

只不过在这当前我们也应思考,倘若我们支持希盟和马哈迪,就表示我们接受希盟为了执政中央,谈笑之间轻易就放下与马哈迪誓不两立数十年的原则,姑息养奸并与之共舞。这也就说我们接受了我们经常鄙视身边一些人,为了达到目地可以不分黑白丶不择手段的价值观。

先不说马哈迪若担任首相大马又会回到当年的威权统治和数不尽的党争事故,我们这一代的决定,又给我们下一代树立甚麽榜样?他们会对我们做出怎样的评断?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