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追捕》英雄片的没落

2017-12-07 15:08

茉莉·《追捕》英雄片的没落

“情怀”丶“致敬”都成了近几年中文商业电影的流行元素,吴宇森的最新作品《追捕》也不例外。

“情怀”丶“致敬”都成了近几年中文商业电影的流行元素,吴宇森的最新作品《追捕》也不例外。白鸽丶充满舞姿的枪战丶从敌对的两方到最後成了惺惺相惜的拍档,这些都是吴宇森当年的强烈风格的烙印。只是当吴宇森进军好莱坞後,即便也是采用了他一贯的暴力美学,但终究觉得有点做作,为了风格而风格。

广告

《追捕》完全展现了吴宇森在卖弄暴力美学时,所产生的做作和尴尬,电影一开场就将《英雄本色》里Mark哥在枫林阁酒家的枪战再重演一次,试图让观众缅怀於Mark哥昔日的英雄英姿,结果却有一种既熟悉但却陌生的感觉。

电影的编剧多达7人,但奇怪的是,即便拥有这麽多人,却无法修补剧本的逻辑问题?剧本的空洞导致人物的苍白,每一位角色性格和动机,在没有说服力的情况下却硬设下“识英雄重英雄”的桥段,显得十分造作。在这部片子中,即便张涵予和福山雅治都有一副硬朗帅气的外貌,但两人只能沦落得扮演花瓶,毫无英雄的气势。

吴宇森的《英雄本色》可说是开拓了香港现代英雄片的风气,但在1995年,周润发前往好莱坞发展前接了韦家辉导的《和平饭店》,这部电影也是周润发在香港最後一部的英雄式角色,韦家辉当年大胆利用了一个英雄角色去演一部反英雄意识的电影,讲述英雄的诞生到灭亡,他的英雄世界里不浪漫也无歌颂的成份,而是阐述英雄的宿命。在《和平饭店》之後,香港就已经不再有英雄式的电影角色,《和平饭店》仿佛是预言英雄电影将会没落,而也确实是灵验了,至今为止都还是灵验着。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