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强.反对党还有作为吗?

2017-12-07 15:53

李志强.反对党还有作为吗?

我说过,成熟的民主制度最终的政治成效是两党制的形成,像美国、英国、日本及其他欧洲国家。

我说过,成熟的民主制度最终的政治成效是两党制的形成,像美国、英国、日本及其他欧洲国家。

广告

我也说过,308没有出现一边倒的普选成绩并非一件坏事,因为这是一个民主国度日趋成熟的政治生态所然。

但两党制的形成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两党的实力必须旗鼓相当、势均力敌,才能取得互相制衡、抵御之效。

纵观从308到505,再到今天的政治局势,大马这10年来的政治生态是否已达至两党能够“互相制衡、抵御”的局面?我看未必。

历史告诫我们,大马的反对集团原来是一众“滥竽”,只是在每次大选前凑足一队代表“充数”上阵,是一群乌合之众。多州的反对党都有类似情形出现,公正党尤为明显。

事实证明,308大选的许多反对集团候选人不学无术,缺乏党意识,有些根本不知政治为何物,这也是为何大选过后,这些飞上枝头的乌鸦带来多次的“党内地震”,制造不少的政治青蛙。

好了,从2008的全国普选(即308)到2018的第14届大选,国内的反对集团还是维持在那种错综复杂、明争暗斗、互不信任、同床异梦的关系。

广告

扪心自问,一个曾经送(陷害?)自己丈夫再三入狱受尽折磨、病痛及前途尽毁,也害得整个家庭几乎支离破碎的人,能够这么轻易得到原谅,并接受他来领导整个反对集团,而自己还得听命于他?

良心一句,我办不到,莎姐若办得到,我打心里写个“服”字。

再扪心自问,两位曾经被老马逼入牢房坐政治监的七旬老翁,为了所谓的“攻进布城”憧憬,愿意在公开场合与老马一抱泯恩仇,还大言不惭的说:为了国家,可以原谅他,也可以合作。

再良心一句,我绝对办不到,华哥与林伯若能,我甘拜下风。

广告

回头看看老马与他的土团党:一个新兴政党,全国也只有一名国会议员,竟然死撑要做反对集团全国一号人物──M01,还说要当临时(零食?)首相。试问,这样的无根浮萍,能让人臣服、信服吗?

刚刚颁布的“315亿国行炒外汇巨额亏损”报告肯定还有后续,老马与华哥最后的命运如何迄今还不能有所定夺,但看来是证据确实,噩梦难逃。再说,92高龄的老马,还有多少气魄与精神真枪实弹的与政敌玩“俄罗斯游戏”,更甭说要掀起啥马来海啸?

说句真心话,老马早该收收口德,就不至于连累慕克里斯失去大臣宝座,而现在企图利用大选(也利用希盟各党)私仇公报,要拉纳吉下台(黑吃黑?),有恐为时已晚事小,晚节不保事大。

看来第14届全国大选又是一个行动党与巫统单挑的战役,其他的政党只能当陪坐与拉拉队就好。

事实上,行动党万万想不到,五年前的今天还一起抱头揽腰的回教党,竟然变节成为巫统的杀手锏。行动党就算不偷不抢,也预料到昔日叫华社支持的“盟友”会见钱眼开变“屎友”。

一些政治观察家预测,非巫裔选票的回流与回教党的“失信”将促使行动党输掉至少5个、回教党至少10个的国会议席。反对集团攻城美景越来越远,也越似海市蜃楼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