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工业风灯饰

2018-01-08 08:43

我们是工业风灯饰

随着时代演进,设计风格推陈出新,更融合不少创新元素,近几年掀起热潮的工业风,使金属不再局限于工厂内,咖啡馆、办公室,甚至是住家都一一成为占据地。
当铁水管变成原料,制作出一盏盏带有设计感的灯饰,将会是什么模样?
这期【东西】带领你感受工业风灯饰的独有魅力!
阳刚的金属喷上红色,顿时散发可爱气息。(图:星洲日报)
战斗勇士造型灯饰像不像出征沙场的士兵或将领?(图:星洲日报)

一趟澳洲之旅,李俊雄和郑伟杰意外发现使用镀锌铁管(GI pipe)制作而成的灯饰,并被深深吸引,当作纪念品买回国收藏。

广告

“好奇心驱使下,我们想何不自己研究看能否做出类似灯饰,结果点燃起兴趣,越做越投入,大概做了几种不同款式,面对着一批灯饰,在懊恼该怎么处理。”

后来,他们决定将作品推出市场试探水温,在商场里的小型市集摆摊,“没想到竟然有人懂得欣赏,还称赞我们的作品好看,于是继续做下去,当兼职经营。”

就在两年前,他们和另一位创办人钱志龙建立起铁三角伙伴关系,联手打造BA Light灯饰品牌,直至去年年底,正式成立公司,转换成正职。

尽管成立了公司,实际上却没聘请任何员工,依然和当初一样,三人身兼多职,灯饰设计和制作全由自己一手包办。

“坦白讲,我们的收入并不稳定,赚的钱不多,而且工作时间长,因为是手工灯,需花费大量时间在生产上。”

李俊雄(左)和郑伟杰(右)打从小学开始相识,是多年好友,因对工业风灯饰产生兴趣,还成为了事业伙伴。(图:星洲日报)
工作室里堆满了原材料,是3位创办人埋首制作的地方,环境相当闷热。(图:星洲日报)

纯手工打造的工业风灯饰

广告

除了展示在市集里的灯饰,他们还承包工程,于办公室、咖啡馆、住家、陈列室等地方,为顾客设计专属灯饰,最令他们难忘的是一位拿督家的工程,原因是对方要求以橡果木作为吊灯材料之一。

“橡果木头超重的!我们顶着那块木,很冒险地把它固定上天花板,即使担心不小心掉下来压到我们,但仍硬着头皮上,那一刻很难忘,不过完成后,很开心。每个设计都是新挑战,亦是吸取经验的机会。”

从甫开始的不熟悉,到逐渐步入轨道,一路走来他们遭遇不少难题,包括资金、原材料、机械技能等,都透过时间磨练,一步步累积资源和实力。

这灯饰名为Running Man,3位创办人用来激励自己积极行动,往目标前进。(图:星洲日报)
思考中的Thinking Man。(图:星洲日报)

李俊雄透露,我国水管的尺寸和设计有限,为制作不同灯饰造型,必须向国外订购,除此之外,内里有着各种形状设计的灯泡,如心形、圆形,都从国外进口,只因我国缺乏所需材料。

广告

“刚开始有人认为我们产品价格不符合价值,但其实不简单,我们耗费时间、心机去研究技术问题和设计,制作过程吃力,幸好同时有人欣赏,推动我们坚持到现在。”

目前,他们一个月举办一次工作坊,教导有兴趣者制作灯饰,“现代年轻人喜欢一样东西,不只想要买,也想尝试动手做,教会他们后,也许能研究出新的成品。”

他们并不忧虑别人因此超越,因为灯饰行业需要不同风格产品,郑伟杰说,若别人创作比他们优秀,就是学习机会,鞭策他们更进一步。

除了灯饰,他们亦积极利用镀锌铁管研发新产品,如橱架、壁架等,而对于未来,他们计划开设陈列室,把所创造的艺术作品放在里面展示,给顾客作为空间设计参考。

“顾客最大问题是买回去后不懂如何摆设,如果我们有陈列室,就能为他们提供概念,了解搭配技巧。”

基于收入不稳定,他们仍持续在小型市集摆摊,以开拓客源,期盼能尽快存到资金一圆梦想。

人偶灯饰令金属摆脱生硬形象,充满生气。(图:星洲日报)
人偶踢球灯饰将日常生活元素融入设计创意里。(图:星洲日报)
骑士灯饰既搞怪又有趣!(图:星洲日报)
看起来像机器人的灯饰,不止可用来摆设,还能放上一片指示板,指明方向。(图:星洲日报)
看得出来是什么社交网站的标志吗?(图:星洲日报)
除了桌灯、吊灯,还有壁灯,都由3位创办人亲手制作和设计。(图:星洲日报)
在天花板挂上工业风吊灯,空间不再显得单调。(图:星洲日报)
使用镀锌铁管制造的壁架,简约得来又不失设计感。(图:星洲日报)
工业风设计使金属不再局限于工厂内,办公室、咖啡馆,甚至是住家都可发现它的踪影。(图:星洲日报)
别具一格的工业风家居环境。(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