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宝珠 Pearlly Chua · 国民为什么总爱开口讨演出免费票?

2018-01-03 13:00

蔡宝珠 Pearlly Chua · 国民为什么总爱开口讨演出免费票?

开口要免费票,或觉得本地艺术不值得付这样的价码,这是在贬低我们本身文化的价值。如果我觉得文化是重要且有价值的,我会付钱买票。又或者我觉得票价太贵了,我付不起,我就会说我付不起,而不是去讨取免费票。
蔡宝珠 Pearlly Chua 简介:我国资深影视及戏剧演员。重要的剧场代表作有《翡翠岭上的艾美丽》(Emily of Emerald Hill)单人剧,演出场次高达200场。影视代表作则有蔡明亮执导的《黑眼圈》,获得第4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图:星洲日报)


问:我国观众总爱向演出制作单位或表演者讨取免费票,这个不愿意掏钱付费去享受或欣赏艺术的行为,你怎么看?

答:我们的祖先是移民群体,从他乡来到以前的马来亚,是为了干活生存,钱对大家来说很重要,钱就是一切。他们都是工人阶级,做苦工,不懂得文化,或懂得文化但没有时间去欣赏,甚至因生活的种种限制而被逼放弃文化欣赏。所以,他们在教育和养成下一代对世界和文化的价值观也是有所影响的。

所以问题回到,到底要不要掏钱出来做文化消费?就是这样的一个动作,就代表了这个社会对文化的价值观。

开口要免费票,或觉得本地艺术不值得付这样的价码,这是在贬低我们本身文化的价值。如果我觉得文化是重要且有价值的,我会付钱买票。又或者我觉得票价太贵了,我付不起,我就会说我付不起,而不是去讨取免费票。

开口要免费票的人对文化没有太多的了解及思考,对艺术是没有尊重的,甚至对生活、对自己都缺乏尊敬。

开口要免费票,就代表——我不愿意花我的金钱和时间去看你做什么,我不相信你所做的东西,那不是一场值得我人生去做的投资。

如果我自己付钱买票,代表我真心尊敬你,认同这是你的专业,你的工作,你的生活,我珍惜你的技能,因为那是我没有的,我要去欣赏,况且那能为我的生活增值。
 

广告
《翡翠岭上的艾美丽》被公认为是东南亚戏剧史上重演最多次的单人剧,场次达500场以上。该剧由不同国籍的演员在不同的地区演出,而演出次数最多者非蔡宝珠莫属,她是于1990年开始受其恩师甄山水邀请参演,演出次数已达200场。(图:受访者提供)


不尊重我国的艺术文化

就像大家愿意买票去看好莱坞电影,但听到本地电影,就歪个脸,“本地电影啊……哎呀,没有水准啦,不用去看。”又或者,“我只会飞去伦敦看戏剧或西区音乐剧,活到纽约看百老汇。本地戏剧啊,哎呀不必啦。”

这是让人痛心的,为什么自己人贬低自己人?你对自己的国民用双手去创作的艺术作品及知识产权,没有给予任何的信任、信心和尊重。这也代表你不为自己从哪里来感到骄傲,不尊敬自己从哪里来,否认自己是谁,否认本身的文化。

许多人看不到一场演出的背后,从导演、演员、编舞、灯光设计师、场景设计师等等等,他们每一个创作者都花了自己时间去创作,并将各自的手艺融合起来,就像缝衣一样一针一线的缝合起来,呈现一个个舞台画面给观众欣赏。

那是他们忠诚的贡献,他们的专业技能,你凭什么有权利去评定他们不好?你有学习过他们的技能吗?你有去看过他们的作品吗?你连看都没看过就觉得本地艺术不好?尊重一个专业的基本礼貌在哪里?凭什么从那么高处去看别人?

就连乞丐都会说,我卖你一包纸巾,你给我钱,这是一个交易。如果你只要给我钱,不拿纸巾,这样不可以。他们也有尊严,但你可以赚钱的,你却开口要拿免费的票?

艺术工作者必须懂得专业经营自己

回到艺术工作者身上,为什么人们不愿意付费去看你的艺术?因为他们看到的你,听到的你--是一个不把自己当成专业艺人来经营及尊敬的你。

如果我们永远把自己当作是业余的,“我是业余的,就去演咯”,那我们将永远停留在业余的状态,然后我们还要赚取专业费用?

我们从没学会——我不理自己是不是业余的,但我坚持地、专业地去经营自己,从我的言行举止,到我的态度,信仰和价值观,直到人们相信我是专业的。如果你有时看似专业,有时却不是,那你到底是不是专业的?

我常对学表演的学生说,你要知道你是谁,你有多少斤两,你有内容吗?如果你有,就敢敢站出来说你是艺人,你是来卖“艺”的,你卖别人买,你敢站出来吗?如果你不敢,是因为你真的觉得自己不够好,那你就要不断去学习和探讨,你停顿、不再自我增值,觉得自己足够好了,那你的艺术已经死亡。

因此,我们不能只说观众不理解我们,可能是艺术创作者没有专业地经营自己,观众无法察觉你所做的是一种专业,所以他们贬低你。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