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室内农场,当个城市农夫

2018-01-03 08:02

打造室内农场,当个城市农夫

2015年,联合国启动全球共同参与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将遏止气候变化列为17个目标中的第13个目标。气候变化影响的不仅是自然生态,根据研究显示,气温每上升一度,粮食产量就下降5%。从1981年到2002年,由於气候变暖,全球玉米、小麦和其他主要作物的产量每年大幅下降4000万吨。
除了常见的本地菜如辣椒、小白菜、菜心、芥兰、油麦菜,垂直水耕种植也可栽种高原蔬菜如生菜、香料、小番茄等。(图:星洲日报)

自工业革命以来,全球气温上升了0.85℃,海洋变暖,冰雪融化,海平面上升, 如果地球继续加温,世界银行预测,到了2100年,曼谷69%地区将被大水淹没。

广告

气候变化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历史性的《巴黎协议》为全人类设定了共同目标──将升温控制在2℃以内。

然而数个月前,排碳大户美国就在特朗普领导下宣布退出《巴黎协议》,为全球遏止气候变化的努力蒙上一层阴影。

政权会变,政策会变,但气候变化不会。在政府的缺席下,面对气候变化问题,身为地球人的每一个你我,又可以做些甚么?



2015年,联合国启动全球共同参与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将遏止气候变化列为17个目标中的第13个目标。气候变化影响的不仅是自然生态,根据研究显示,气温每上升一度,粮食产量就下降5%。从1981年到2002年,由於气候变暖,全球玉米、小麦和其他主要作物的产量每年大幅下降4000万吨。

粮食产量下降,人口却越来越多。根据预测,到了2050年地球人口将增长到96亿人。城市化成为全球趋势。越来越多人往城里堆挤,城市人也离食物生产地越来越远。这层断了的链接,代价是更高的运输成本和剧增的碳排放,在这过程中,更多食物在送到餐桌前被白白浪费。

2016年世界粮食日的主题为“气候在变迁,农粮亦必变迁”。既然到了2050年,会有高达86%的世界人口居住在城市,何不将农地搬到城市?城市农耕(urban farming),可能是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法之一。

除了常见的本地菜如辣椒、小白菜、菜心、芥兰、油麦菜,垂直水耕种植也可栽种高原蔬菜如生菜、香料、小番茄等。(图:星洲日报)

城市农耕,解决粮产下降的方案?

广告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指出,在气候变迁下,农业及食物供应链必须想方设法,在同样大小的土地,种出更多粮食。2011年,日本人岛村重治(Shigeharu Shimamura)为了应对福岛核电泄漏导致的食物短缺问题,将一座废弃的半导体工厂改造成世界上最大的室内农场Mirai。在这座2万5000平方英尺的工厂里,每天可以生产高达一万棵生菜。以单位面积计算,这个室内农场的产量比传统农耕方法高出了100倍,所使用的水源却少了99%。

走进Mirai,只见一排排叠得高高的架子,水管从中穿过,在粉色灯光照射下,一棵棵生菜翠绿茁壮。岛村重治采用的正是垂直式的水耕种植法(Hydroponics)。垂直水耕种植并非甚么新鲜事,我们的邻居新加坡在2012年就建立了该国第一家商业垂直农场,截至2016年,每日可收割一吨蔬菜。

在我国,也有一批创业家积极研究垂直水耕种植,希望短期内可以打造一家能够盈利的室内农场。

和一般农夫给人的印象不同,City Farm Malaysia创办人郭廷成、雷俊鸣、周祖汉和刘正阳看起来就像刚毕业的大学生。实际上,他们的年龄都在30岁左右,在成为城市农夫以前,分别在资讯科技和石油与天然气领域任职。2014年,周祖汉在办公室开始水耕种植,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广告

他们开始从网上购买材料、组装,并且尝试种植各种蔬菜。在错误中学习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水耕法在大马尚未普及,许多材料都需要从国外进口,因此萌发了成立City Farm Malaysia的想法。

除了常见的本地菜如辣椒、小白菜、菜心、芥兰、油麦菜,垂直水耕种植也可栽种高原蔬菜如生菜、香料、小番茄等。(图:星洲日报)

越城市化,城市农耕发展潜力越高

位於雪兰莪州沙登的City Farm Malaysia总部成立於去年7月。和一般店屋不同,在办公室後方,有一大块空间被分割开来。从玻璃墻望进去,里面是两个种满各色蔬菜的架子,而蔬菜上方装有白色的LED灯,如同户外的阳光般照射著蔬菜。

郭廷成一一介绍里面的蔬菜种类,包括生菜、辣椒、洋甘菊和各类香草等。而在架子之外,他们也种过小白菜、菜心、芥兰、油麦菜、黄瓜、小番茄等等。

“越城市化的地方,城市农耕的发展潜力越高。像吉隆坡、槟城和新山都是城市化程度比较高的地方。”郭廷成说道。目前City Farm Malaysia总部里的这两台架子,每个星期可以生产500棵生菜,并直接供应到邻近的合作店家。

除此之外,他们也协助顾客客制化水耕系统。“我们的角色是农夫,负责去种菜和研究怎麽把菜种好,提高种菜的效率;而农场主人一般是有资金、有资产的人,提供种菜的场地;而菜商则负责将菜销售出去。”郭廷成说。

垂直水耕种植无需泥土,蔬菜直接种在营养液中,并以LED灯模拟日照。若种植一些温带蔬菜,还需要空调设备,控制整体的生长环境。虽然成本相对增加,但在可控的环境中,垂直水耕种植农场的收成率远远超过传统农耕,因此在加加减减一番後,价格依然具有市场竞争力。

“以生菜来说,一般超市的售价大约是200克4.99令吉,而我们这里的批发价则是150克2.50令吉。”周祖汉补充道,由於水耕法种植出来的蔬菜水分含量较高,因此口感也较脆。“而且城市农场就在城市中,可以比较快送到商店,这也保證了蔬菜的新鲜度。”

周祖汉表示,水耕种植的蔬菜因为没有蟲害,因此也无需喷灑各种杀蟲剂和化学试剂,虽然称不上是有机蔬菜,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健康的。

除了常见的本地菜如辣椒、小白菜、菜心、芥兰、油麦菜,垂直水耕种植也可栽种高原蔬菜如生菜、香料、小番茄等。(图:星洲日报)

室内农耕
一棵生菜成本低于2令吉

目前City Farm Malaysia积极举办工作坊,也到各个学校宣导水耕法,并售卖水耕系统给城市人。根据顾客居住地的种类,无论是公寓或排屋,每个人都可以在家当农夫。

以一个可以生产90棵生菜的室内系统来说,占地大约是一个三门衣橱的空间。而一次种植周期(从播种到收割)所需成本包括约50令吉的电费,其余的水费、营养液和过滤器等费用都比较小,因此计算下来,一棵生菜的成本只要不到2令吉。

在这3名年轻人的构想中,不久的未来,从排楼到公寓,从仓库到废弃店屋,只要经过计算和设计,每一寸土地都可能开发成一个可大可小的垂直水耕种植农场,供应到邻近的餐馆和社区。

除了垂直水耕种植农场,城市农耕还包括鱼水共生系统(Aquaponics)、社区农耕计划(Community Gardens)等等。随着城市农耕的理论和技术日趋成熟,城市农耕有望解决粮食短缺问题,也能避免开垦更多原始森林。当人人都能当起农夫,食物里程将大大缩短,因运输粮食而排放的温室气体得以减少。未来,在家种菜不再只是业余爱好,每一个人都能共同喂饱未来的96亿人口,参与遏止气候变化。

除了常见的本地菜如辣椒、小白菜、菜心、芥兰、油麦菜,垂直水耕种植也可栽种高原蔬菜如生菜、香料、小番茄等。(图:星洲日报)

可持续发展目标13
采取紧急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及其影响

2015年9月25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在纽约总部召开,联合国193个成员国在峰会上正式通过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一系列新的发展目标,在2015年千年发展目标到期之後继续指导2015~2030年的全球发展工作,以综合方式彻底解决社会、经济和环境3个维度的发展问题,转向可持续发展道路。

.加强各国抵禦和适应气候相关灾害和自然灾害的能力。

.将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纳入国家政策、战略和规划。

.加强气候变化减缓、适应、减少影响和早期预警等方面的教育和宣传,加强人员和机构在此方面的能力。

.发达国家履行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的承诺,即到2020年每年从各种渠道共同筹资1000亿美元,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帮助其切实开展减缓行动,提高履约的透明度,并儘快向绿色气候基金註资,使其全面投入运行。

通过合理的设计和建造,City Farm为公寓、办公楼、店屋和工厂打造室内垂直水耕农场,让每个人都能成为城市农夫。(左起周祖汉、郭廷成和雷俊鸣)(图:星洲日报)

 

在水耕培植系统中,蔬菜的营养来自矿物盐,因为没有虫害,是无需施打杀虫剂的。(图:星洲日报)

 

一个垂直水耕系统基本上包含:架子(结构)、灯管(阳光)、水管(水源和营养)、过滤器及水泵(过滤并循环用水)。(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