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杨教练值得第二次机会吗?

2017-12-27 10:17

郑丁贤‧杨教练值得第二次机会吗?

青体部仓促的决定,让大马跳水队失去了一位优秀的教练,可能影响未来的奖牌计划;而杨教练受到“恐惧文化”的牵连,失去工作之外,声誉也不免受损。

杨祝梁事件,双方亮出底牌,结果是双输。

广告

青体部仓促的决定,让大马跳水队失去了一位优秀的教练,可能影响未来的奖牌计划;而杨教练受到“恐惧文化”的牵连,失去工作之外,声誉也不免受损。

双输局面其实可以避免,可惜的是,青体部和杨教练,在处理分歧时,都少了一些前瞻和理性,国家体育研究院决定不和杨续约,之前并没有和杨沟通,导致杨难以接受,而公开提出置疑,表达不满。

而体育研究院之前受到凯里指示,作出宣布时要照顾各方的形象,而以一个无厘头的“运动科学”作为理由,结果是弄巧成拙。

杨教练当然不能接受这种理由。他带领大马跳水队臻上高峰,却被指说他缺乏运动科学能力。对他而言,这是挑战了他的专业。

对公众而言,这个理由也很荒谬。衡量训练的优劣成败,在於比赛的成绩,而不在於训练方式。

因为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人们就发挥想像力,为它加诸各种颜色。

广告

最糟的是,网上出现流言,把事件染上种族色彩,指说这是当局对华人的歧视和打压。杨教练成为华社遭受不公平对待的代表,尽管他的身份更加是中国人。

人们的想像力太过丰富,是吧!

遗憾的是,这就是大马今天的环境。任何课题,都可以和种族产生关系,用种族角度来看待。

华社的“迫害情结”,让这种思维无限扩散。

广告

凯里最终站出来发表声明,道出跳水队内部的强奸丶性侵丶暴力丶殴打丶欺凌和威胁,才是主因。他认为虽然杨教练没有直接涉及,但是,却也没有阻止,造成恐惧在跳水队内扩散。

凯里虽然没有说出名字,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已经被控强奸罪的黄强的作为。而黄强不但是杨祝梁带进大马队,也是杨的爱徒。他不但涉及强奸,也被指称殴打队员,包括潘德蕾拉都是受害者。

公平而言,杨虽然没有直接涉及,但是,身为总教练,他必须负一定的责任。

暴力丶霸凌丶强奸,对当事人造成的创伤,不是任何奖牌可以弥补的;不管是部长丶体院或总教练,他们共同的最大责任是保护队员,避免他们受伤害,接下来才是奖牌。

任何的奖牌荣耀,都比不上心灵和身体的伤害。

事件和种族无关,杨教练也并非那麽无辜。只是,作为一位优秀的教练,为大马立下汗马功劳,杨祝梁是否值得第二次机会?

值得考量的是,杨教练的声誉和事业都因此受打击,对他已经是一种惩罚和教训;但是,如果因此就要他的毕生专业付诸流水,那也太超过了。

当事人黄强也已经离开跳水队,面对法律制裁,直接的威胁已经消除。而杨教练汲取了教训,以後应该会更加重视教练人选,以及队内的健康文化。

另一方面,青体部丶体院和泳总也不能把责任完全推给杨祝梁。它们本身在事发前,是否有充份屦行它们的职责,阻止性侵和暴力?或是对杨施加更大压力,要他处理黄强的问题?

我个人倾向於给杨教练第二次机会,也许不是保留国家跳水队总教练,而是委任他带领青年队,或是担任跳水队顾问。

当然,杨教练经此事件,未必还想留在大马。

然而,如果双方都还互相需要,也想大马跳水运动继续发展,大家何尝不能放下心结,重新开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