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我们》,开启认知之窗

2017-12-31 11:25

何俐萍‧《我们》,开启认知之窗

砂拉越一位摄影师王伟琪有感走遍大江南北采风摄影,唯独对生於厮、长於厮的土地和民情缺乏触动,数年前毅然决定让心中的缺憾以实践行动作为弥补,以他中医本业强调“望闻问切”的精神,加上靠後天培养和时间淬练而成的摄影眼,多次揪团走入原住民的生活圈子,拍出一幅又一幅被我形容为有“灵魂”和会说话的作品。我毛遂自荐,力邀伟琪在《星洲日报》副刊推出“走进婆罗洲”每週一次的摄影专栏,我义务为作品撰文,单是伊班族就撰写了64篇,如今开始把主题锁定在砂拉越土著中的第二大民族─比达友族。

“对生活在我们周遭,和我有不同的肤色,说著不同的语言,有著不同风俗民情,却和我在同一片土地上共生息的异族同胞,我对他们的认识有多少?”

《星洲日报》策划明年1月起,重磅推出《我们》系列,借助全国记者的采访和撰写,让国人对不同民族的文化习俗有初浅的认识。和同事磋商采访的大纲和拟定策划的方向之前,我先自问对砂拉越的不同民族有多认识?很惭愧,若说这是一项检测,我自认很可能会是不及格。

然而,有心不怕迟,只要願意,不囿守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自我感觉良好,没有自持民族的优越感,不屑於走入其他族群生活世界的高傲心态,我深信这个系列,会是架设一扇機会之窗,让全国读者透过这个窗口,打破长期與异族同胞之间的陌生隔阂,对他们的风俗民情的认知不再是苍白如一张纸。

好比砂拉越究竟有多少民族?很多人都答不出一个所以然,官方更欠缺统一的答案,甚至有历史资料提到,砂拉越早期有四五十个,甚至更多的民族,只是有者因为人口逐渐稀缺,或是缺乏资料可考究而鲜为人知。数月前,在砂拉越美里就成立特林人(Tering)公会,特林人属於内陆民族的一種,约莫只有两千人,比本南人还少,但砂拉越人对特林人的存在幾乎完全不知。在和同事讨论的过程,我们决定撰写时列明目前已知在砂拉越生活的種族名称,避开纠结在種族的数目。

砂拉越一位摄影师王伟琪有感走遍大江南北采风摄影,唯独对生於厮、长於厮的土地和民情缺乏触动,数年前毅然决定让心中的缺憾以实践行动作为弥补,以他中医本业强调“望闻问切”的精神,加上靠後天培养和时间淬练而成的摄影眼,多次揪团走入原住民的生活圈子,拍出一幅又一幅被我形容为有“灵魂”和会说话的作品。我毛遂自荐,力邀伟琪在《星洲日报》副刊推出“走进婆罗洲”每週一次的摄影专栏,我义务为作品撰文,单是伊班族就撰写了64篇,如今开始把主题锁定在砂拉越土著中的第二大民族─比达友族。虽是义务代笔,但在查证资料和撰写的过程,自己个人的收获最大,至少让我对伊班族的瞭解不再是一无所知,对认识他们的文化燃起了好奇和兴趣。也在探索的过程,察觉对民俗和文化最大的挑战是民族本身未自觉於價值的存在和可贵,以致於面对走向流失,甚至是有失传之虞的潜在威胁。

在旅遊局任职的朋友告诉我,有日本人趁来砂拉越游学之便学习弹奏沙贝,回国後竟能靠出席大小场合献弹沙贝,而且还成为各单位竞相邀请的抢手货,让我颇感诧异。还有,一般予人没有受教育和封闭、落後印象的本南人,上天却赐予他们一双巧手,善於编织富有民族风味和本土色彩的藤篮和包包。砂拉越能源公司发挥企业社会责任,让本南人令人赞叹的手工艺走出内陆,作为企业送礼的其一特色礼品,既让传统的手艺觅得春天,也为协助本南人开拓生计献力。

企业家方文祥在他经营的生态农场特别辟设文化专区逐一介绍砂拉越主要民族的特色,从他眉飞色舞为我逐一详尽介绍民族特色的文化产品,我也被他那股"劲"所感染,即连土著访客也被方文祥费尽心思搜罗这些文化产品的精神所打动,这仿佛为他们打开尘封记忆的匣子,幽幽往事浮现心头,只是问起他们这些具有历史價值的收藏品如今安在,眼神流露的歉意似已说明,一切早已随风去。

聽到这,我内心也戚戚然,文化的传承靠的是每个人的贡献的一份小心意汇聚成一股足以带来影响力的巨大力量。

同样的,认识和我们生活在同一国度,同样唱著《Negaraku》的民族,真的不该局限於只知其名,而对他们生活面貌一概全然不知。打破種族的隔阂靠的不仅仅是相互包容和理解,还包括从各族的文化差异中觅得求同存异的珍贵,但願《我们》这个系列,能在大马種族和谐已不大如前的今天,透过报道各族的生活轶事,带给读者不一样的视野。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