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祝梁:也许有一天,带别队夺奥运金牌

2018-01-02 17:56

杨祝梁:也许有一天,带别队夺奥运金牌

曾心灰意冷表示“累了,不想再执教”的大马“跳水之父”杨祝梁仍未把话说绝,他坦言没有在大马队栽培出奥运金牌是最大遗憾,所以,他不排除在未来某一天带领另一队伍的队员完成奥运金牌梦想。
正式离开大马国家跳水队的杨祝梁,不排除未来带领另一队伍的队员夺得奥运金牌。(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2日讯)曾心灰意冷表示“累了,不想再执教”的大马“跳水之父”杨祝梁仍未把话说绝,他坦言没有在大马队栽培出奥运金牌是最大遗憾,所以,他不排除在未来某一天带领另一队伍的队员完成奥运金牌梦想。

广告

大马国家跳水队总教练杨祝梁不获国家体育研究院(ISN)续约风波延烧一段时间后逐渐淡去,杨祝梁也在12月31日正式离开大马国家跳水队,临别之前,他接受星报的专访,坦率揭露执教大马队多年的起伏,以及内心的感受。

执教大马遗憾没夺奥运金牌

没有获得续约并且是以这种不愉快的方式不获得续约,杨祝梁其实早在吉隆坡东运会结束后就知道自己留队的日子不多了,过去他也就此事发表了很多言论,而当中最让他感到遗憾的事,就是离开大马队前未能实现栽培出奥运金牌的梦想。

他说:“也许有一天,我会和另外一个团队实现这个梦想,谁知道呢?”

杨祝梁带领大马跳水队不断提升水平是不争的事实,大马跳水队不断创造佳绩,除了夺得奥运奖牌,最大的成就是弟子张俊虹夺得世界冠军,不过,杨祝梁认为,他可以做得更好。

杨祝梁说:“我很高兴带给大马跳水队许多里程碑。我们已取得了很多成就,但如果我们更早得到有关方面的更多支持,我想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大马仍然在等待他们的第一枚奥运金牌,但如果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我第2次执教大马队开始就得到了全力的支持,那么我们本可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实现这一目标。”

广告

若早重视今天已有奥运冠军

“我在2005年去了澳洲,当时的大马泳总秘书已故张锡钦劝说我回来。我回来是因为我真的相信大马能制造一个奥运跳水冠军。我一直认为布莱恩是有非常出色天赋的选手,但在2005年我离开后,他的表现下滑了很多。”

“很多时候,我提出了更好的设施和支持的要求,但有些事情没有获得关注。我很感激我们能让选手在中国有长时间的集训,因为那里的设施比较好。”

“有些人把我看作是提出这些问题的麻烦制造者。但我觉得,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跳水上,那么我们今天已经有一位奥运冠军了。”

愿承担近来种种风波

广告

青体部长凯里指责杨祝梁让“恐惧环境与文化”(culture and environment of fear)笼罩国家跳水队,也没有采取措施防止得意助教黄强的性侵案件发生,杨祝梁再次对此作出回应。

杨祝梁说:“我想部长所提及的事件,是潘德莉拉和黄强在排球游戏时的冲突事件。事后我都有告诉黄强,因为他是教练,必须负责。我告诉他甚么事能做甚么不能做。那之后我们没有玩排球游戏了。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前,至于性侵案件,直到报警以后,我才知道。

“对于吴丽颐的药检不过关事件,我承认也是我的错。她的家人给了她健康饮料,没有意识到当中有禁药(西布曲明)。

传有些选手不喜欢太严格训练

传言有一些选手希望改变教练的训练方式,也不希望杨祝梁继续执教,杨祝梁对此表示:“也许有些人不喜欢我,因为他们认为我太严格了。其中有些人因训练而受伤。他们不喜欢在健身房训练,但这是能保持稳定表现的最好方法。

“举例,我只训练小潘和俊虹10公尺双人跳台,小潘在10公尺个人跳台有另一位教练负责,但没关系,我对他们仍有很多的爱。”

再提及被批评训练方法“过时”,也不接受运动科学帮助选手,杨祝梁慎重反驳:“他们怎么能这样说呢?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一点,但我是天津大学体育科学专业的毕业生。我很惊讶他们说我很固执、我不喜欢运动科学。事实上,我已收到了提供法律服务的人的信息。他们觉得我有理由去寻求法律意见,因为我的名声已被玷污了。所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