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 ·放下傲慢与偏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惟诚 ·放下傲慢与偏见

2018-01-03 11:33

惟诚 ·放下傲慢与偏见

纳斯在片尾解释说,要把世界说得非黑即白丶把宗教讲得很悲情丶把巴国形容得很恐怖,是非常容易的,因为所有人都能这麽做,所以你无法想像那里其实还有很多正面丶美好的事情。当然,这部短片并没出现在我的社交网络内,而是我国际研究院的巴籍同学传给我看的,说是在他们社群很受落的短片,也顺便让我认识一下,没有“被政治化”的巴勒斯坦。

最近社交网络流传跨族共事之新发现,即一则由巴勒斯坦犹太人纳斯所录制的短片。在短片中,他通过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所展开的社会实验,来逐一拆解外国人对两地社会的刻板印象,包括犹太人在巴国行走有生命危险丶两国人是世仇丶巴国没有希望等说法,并从中验证,邀请巴国人到犹太人家作客没有问题丶犹太人在巴国散步和购物并不会获得关注,而其巴国友人研发了受到两地欢迎的清真啤酒,商机无限。

广告

纳斯在片尾解释说,要把世界说得非黑即白丶把宗教讲得很悲情丶把巴国形容得很恐怖,是非常容易的,因为所有人都能这麽做,所以你无法想像那里其实还有很多正面丶美好的事情。当然,这部短片并没出现在我的社交网络内,而是我国际研究院的巴籍同学传给我看的,说是在他们社群很受落的短片,也顺便让我认识一下,没有“被政治化”的巴勒斯坦。

其实,我跟一般人一样,对以丶巴两地社会充满着负面想法,甚至在巴籍同学面前表现对他们的同情和关切(这应该是促使他把短片传给我的原因),所以在看完短片後,我是有些讶异的,因为这和我们所认知的不同。可能是怕我悟性太低,所以他在传来的短片中做了些注解,说明所有负面讯息已被“政治化”,无法反映以丶巴社会和形态,就好像“大马有些穆斯林高官感觉很偏激,但民间的穆斯林却很善良。”

我知道他的意思,所以在看完短片後我即陷入深思,尽管我当时对他们表示同情是出自一番好意,但无可否认的是,这种关切就是由偏见所产生的,对方听起来不可能会舒服。当然,我也想到了自己的土地。这个国家,是由多元种族所组成的,除了种族结构复杂,各族的心理结构丶思考模式也有相当大的差异,而这种差异也很常被各族领袖注入政坛之中,形成了更复杂的种族政治。

这种政治生态,促使我国充斥着越来越多的种族和宗教议题,而这些议题甚至逐渐在民间扎根,形成一种偏见。比如,我们会觉得马来同胞懒散丶偏激,印裔同胞酗酒丶犯案,而也有他族同胞觉得我们贪钱丶沙文,这些偏见延伸到政坛里,就是华裔“不懂感恩丶没有为国奉献丶企图削弱伊斯兰”的指责,当然,华社也一样会拥有巫裔“懒散自私丶不懂包容他族和宗教丶剥削他族福利”的想法。

更甚的是,这些人当中,有些还拥有要不得的优越感,傲慢地觉得自族高人一等,并轻视他族同胞。这种傲慢与偏见,越来越容易被投机政客公开摆弄,导致我国政坛和社交网络频频出现种族和宗教议题,进而让国人(甚至是外国人)觉得,我国正逐渐迈向种族化丶伊斯兰化,昔日的多元种族丶宽容共荣的大马,已经不复存在,跨种族式的合作丶生活,好像越来越困难。当然,这并不是现实的全部。

因为有别於混乱的政坛,坊间的各种同胞对种族议题的反应是相对平和的,也懂得互相忍让丶互相帮忙,换句话说,跨种族的模式仍深刻地存在这个社会中,但我们要认识到的是,政治分化的影响力是超越你我想像的,而“政治化”将让我们这个跨种族社会越来越不完整。若继续放任政客在种族议题上煽风点火,久而久之我们必定会对对方形成心结,各族凝聚力将被逐渐分解,让跨种族最终只能局限在功能交流上。

广告

届时,各族间将只有公事而没有私事,至於原有的跨种族模式,也将沦为旅游局宣传和国庆日的应景题材。当然,我们也不能把所有责任归咎给政客,因为若非民间普遍对异族同胞所持有的傲慢与偏见,政客是找不到机会可以煽风点火的。不信?不妨看看网民是怎麽评论同胞的。所以,若我们要维持先贤流传下来的跨种族模式,责任,其实就在你我,大选在即,就让我们放下无谓的傲慢与偏见,一起把投机的政客扫地出门,再通过建立多元共存丶彼此尊重的共识,在2018年迎来更完整的跨种族社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