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羽俐.背夫

2018-01-03 13:52

夕羽俐.背夫

琇卉的登山经验看似有限,我按照她的速度与体力来安排这趟行程,我们徒步攀登高峰的路线需约11天的时间。

我名为哈斯,住在喜马拉雅山脉不远处的某个小镇。

广告

巨大雪山有着震撼人心的绝美景色,自是吸引国内外的登山者前来徒步探索,顺势带动镇内的就业机会。

我是个尼中混血儿,职业是山上的向导兼背夫,凭着中文语言水平较好的优势,招揽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顾客。

前一天,旅行社捎来消息让我去接待新顾客,据说对方来自马来西亚。

出发当天,对方站在旅行社门口等候,是个年纪约莫30岁的女郎。她背着一个体积颇大的背包,脚边放着一个行李箱,一包一箱的行李还算精简。

“你好,我是负责带路的向导兼背夫,你可以叫我哈斯。你需要我帮忙背的东西是这两样吗?”我以一口流利的中文对她说道。

“我是琇卉,你帮我拿这个行李箱就好。”琇卉说道。

广告

X X X X X X

琇卉的登山经验看似有限,我按照她的速度与体力来安排这趟行程,我们徒步攀登高峰的路线需约11天的时间。

我虽长得高高瘦瘦,但精力充沛,背着自己的轻便行囊,扛着琇卉的行李,还是绰绰有余;琇卉个子娇小玲珑,背起大背包走路略显费力,我向她再三确认后,她依旧坚持自己背着背包走。

琇卉是个寡言的人,路途中我经常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话,她偶尔会回个几句,更多时候只是报以一抹浅笑,她大多把集中力专注在脚下的山路,还有欣赏沿途白雪皑皑的景色。

广告

我没有忽略琇卉右手无名指戴着的一枚戒指,只是莞尔为何她的丈夫让她一个单身女子独自前来冒险。

X X X X X X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过夜,有什么事你呼喊我一声就可。”这天是我们出发后的第五天,我一如往常地向琇卉交待。

琇卉点了点头以示明白,就走入她的营帐。

是夜,地面忽然摇摇晃晃,把昏昏欲睡的我给震醒。营外传来一声巨响,我心中大喊不妙,难不成是地震引起的雪崩?

我脚步匆忙地冲出外头,只见琇卉过夜的营帐右边一半已被白雪覆盖。

“琇卉!”我呼唤着她的名字。

“哈斯,我在这里……”琇卉气游若丝地说道,我顺着她的嗓音传来方向,最后在营帐左方找到她的位置。

我迅速帮琇卉移走覆盖在她身上的积雪,接着扶她站起来,所幸她意识清晰,整体上并无任何明显伤痕,算是安然无恙。

琇卉神色慌张地打量四周,似乎在寻找些什么,我猜测她是在找对她重要的背包,于是加入寻找行列。

两人在找了约莫数分钟后,我在雪堆一角发现被埋于其中的背包,当我拎起背包时,无意中看到从背包显露出来的东西,原来是一个拥有特殊花纹的陶器。

琇卉急忙接过背包,仔细检查那个陶器。

“阿轩,幸亏你在身边保护我!”失而复得的琇卉这才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这时,我终于明白,琇卉那么在乎那个背包的原因……

X X X X X X

翌日,琇卉坚持继续登山的行程,以客人意愿为尊的我继续带着她走。

往后的几天行程,我们越往上走,我看出琇卉的体力渐渐透支,她似乎是撑着意志力往前走。

抵达顶峰时,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映入我们的眼帘,让人不自觉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琇卉的身体忍不住颤抖,除了寒冷的温度外,我想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完成了心中的某种心愿。

只见她从背包拿出那个陶器,接着从陶器内掏出一把灰,顺着风的方向一撒,灰遍布峰顶满地。

“阿轩,这里是你梦寐以求想登上的喜马拉雅山。你热爱登山,本想等没有登过山的我,在慢慢学会挑战登山后,才一起并肩攀爬喜马拉雅山。可惜那场意外把你带走,我跟你没有这个机会一起实现这个愿望。如今我亲自带你过来,你得偿所愿的话,可以安息了……”琇卉喃喃低语,脸上挂着两行泪痕。

X X X X X X

“哈斯,谢谢你,这是给你的。”

琇卉下山后,除了支付我原先说好的酬劳,还多给我一笔丰厚的小费。

我本想婉拒。

“你帮了我很多,让我有机会亲自背着我的丈夫抵达他最想到的地方。”琇卉却说。

我收下钱后,琇卉向我挥手告别,迈开脚步离开。

这一段背夫之旅,让我留下难忘的印象。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