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换宿(一):接地气的旅行体验

2018-01-15 08:35

打工换宿(一):接地气的旅行体验

打工度假这几年蔚为风气,吸引许多年轻人赶在三十而立前,踏上一段充实人生历练的旅途。当中打工换宿变成了一种深度旅行形式,也是穷游的选项。
库克山与冰川湖形成了一幅壮观漂亮的美景,他们俩在这里留下倩影。

旅行可以非常简单,也能非常复杂,三五知己可以组织吃货团、古迹文化团、摄影团,再不然吹水团。旅途中打闹也是一种乐趣,捕回一些小确幸和美好。友人老爱讲,不旅行就会死。这样的“哀怨”,无疑可以确认他们对旅游的爱是坚贞不渝。

广告

忙碌了一整年,用一张机票犒赏差不多要闷死的旅行魂是非常合情合理。不用问,大家骨子里也想做一个随时随地出发的旅者。

最为熟悉的旅行方式莫过于打工度假,这几年已蔚为风气,吸引许多年轻人赶在三十而立前,踏上一段充实人生历练的旅途。当中打工换宿变成了一种深度旅行形式,也是穷游的选项。

挽着行囊在一个人情味浓厚的地方旅居数周,可以仔细翻阅乡镇朴实面貌,走进宿主的生活圈子,让自己成为当地人。

人,就是让一片土地充满魅力和丰富色彩的因素。彼此之间仿佛是在交换一份礼物,在短短时间内,生活空间因对方而有了换氧的机会,互递彼此人生故事和文化。这些旅人拥有过客的身份,但也可说是宿主既陌生又熟悉的家人。

每年1月是一个很重要的月份,想到纽西兰打工度假的年轻人一早加入各种脸书社团群组,一旦开放申请就要漏夜上网抢夺仅有千多个的名额。陈俊丰和叶俐华这对年轻情侣,在2015年成功抢到两个名额。“当时我想让自己的生涯规划,有不同的启发和尝试。”陈俊丰很爱旅行和想改变自己的生命,他甚至做好随时抽身的决定,拿到远赴纽国打工机会后就离职。

坐在他身旁的叶俐华则透露抢票小秘诀,那年两人到网咖霸了两个风水位。两台桌面电脑,再加两台连接手机数据网络的手提电脑,势必要抢到位子。“真的是花光了运气才抢到位子。”

广告

他们订了12月的机票,随后各自继续工作存钱。不过陈俊丰年中就辞职,然后找短期工。2015下半年也让他有机会尝试本地打工换宿。

“讲到打工换宿,大家第一个印象就会联想到台湾、纽西兰或欧洲国家。我一开始听到本地可以打工换宿也很惊讶。”

陈俊丰个性健谈和喜欢劳动,辞职后他参与不少志工活动,如跟随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去天猛公湖原住民村采访。“原定整个采访需要一个月,后来缩短至2个星期。”工作结束后,对方称将会有第二轮志工面试。他本身非常喜欢这类工作,距离面试尚有一星期的空档,他前往霹雳州江沙新寿活新村的容县七号打工换宿。

打工换宿让陈俊丰和叶俐华的旅行生活有了全新的面貌,留下许多深刻的回忆。(本报摄影:冯依健)

本地民宿提供打工换宿

广告

民宿主人Kamo(甘靖康)的名言是“随遇而安”,没有固定工作内容。对事前要有安排计划的陈俊丰而言很不习惯。“好像今天他起床想要做什么就去做,没有任何事前规划。”那个星期,他做完简单家常事务就可以自由活动。“但闲下来时,我就会问对方有没有东西给我做。”

所幸一块木头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常规生活。Kamo想要善用这块木头,决定动手制作凳子。他们并没有周详蓝图计划,也没有专业技术辅助,“纯粹以我们的方法去处理。结果椅子做出来有点像摇椅,脚一离开椅子就倒下去。可是我们觉得好玩,没浪费了这块木头。”

期间,他开始搜索提供打工换宿的地点,大多数以民宿为主,如柔佛树屋、海.浪滔滔民宿、回顾.乡民宿等。工作内容很都简单,“早上整理一下房间被单,清理民宿,下午就没事忙了。”国外民宿规模和环境比较宽广,例如纽西兰部份民宿有草坪、种植农作物或饲养牛马。换宿工作自然繁重和多样化,需要几个人去处理。

对比本地与外国的工作时间也有所不同。这里需和收留你的宿主(host)沟通好。或许只需1至2小时,对方有时会提供膳食。以纽西兰为例,换宿工作时间通常是2至4小时。2小时就提供住宿,4小时以上就供膳食住宿。“这是一种不成文规定。

普遍上纽西兰是维持这样的做法,澳洲则会要求较长的工作时间。”如果工作两个星期以上就会有休假。

问及本地打工换宿风气时,陈俊丰认为仍欠缺宣传和推广,加上需求量或许不高,有时本地民宿只有短期项目的工作,无需长期邀请换宿者。“我是因为朋友刚好知道这些消息,在朋友圈分享出来,我看到了就直接参与。”

叶俐华补充,若在国外打工换宿可以浏览几个网站,例如HelpX、WWOOF(世界有机农场机会组织)和Workaway。Helpx拥有多元类型的工作,较多是家庭工,如担任保姆、处理家务、园丁等。WWOOF则以有机农场的农务为主。Workaway与Helpx相似,较多是民宿类。想参与打工换宿者必须在这些网站注册。点选合适的工作后,栏目上则会列明工作时间和工作性质。

陈俊丰在容县七号换宿时,与Kamo一起动手做木凳子。(图:取自容县七号脸书)

志工VS打工换宿

过去有一种印象是,宿主会利用打工换宿寻找免费劳工,有时难免会有“害群之马”,但他们在本地和纽西兰打工换宿时则没有这样的遭遇。“在国外这个文化已经很成熟了。”

有一次他们一心想为瓦纳卡一户人家准备晚餐,“我们早上做满4小时了。当天准备晚餐只是顺手之劳,只需半小时,但是那半小时对宿主而言也是在工作,所以就拒绝我们的好意。”

叶俐华提及本地一些艺术活动经常需要志工,并且提供膳食住宿。“我觉得也类似打工换宿的概念。”他们曾参与邦咯岛海岛节,在当地住了6个星期,协助制作剧场道具。后来也到居銮“起风了”文创节担任志工。

“如果你参加志工项目,虽然有住宿,但不能称为换宿。因为你本身很清楚是当志工,而住宿只是一个附带条件。打工换宿则是为了住宿而去工作。”

他们在霍基蒂卡换宿之后,前往瓦纳卡途中,就决定来一个徒步走冰川之旅。

纽西兰打工换宿初体验

2016年8月杪,为期9个月的打工度假签证结束后,他们另外申请了3个月旅游签证,展开打工换宿旅程。首先要规划旅游路线,选定好想要长时间逗留的地点,才到网络平台搜索落脚处附近的换宿工作。

“我们主要会在一个地方逗留一两个星期,并着重选择家庭工作,想跟当地人有进一步交流。工作的时候比较难有深入的交流,毕竟不方便聊天,多数是与其余换宿者在一起。对于当地人而言,我们很少机会进入他们的生活。”

那3个月的行程从西海岸霍基蒂卡开始,之后到瓦纳卡、里弗顿、但尼丁、特威力尔和澳洲阿德莱德。第一份工作是在刻玉艺术家担任小帮手。宿主是夫妇,大叔因工伤在家办雕刻玉石工作坊赚取收入。当时他们看到别人在网站反馈可以亲身体验刻玉而选择这位宿主。

“我们心想妈妈亲戚都喜欢玉,不妨将自己刻的玉带回去作手信。”叶俐华的想像并没有实现。对方没有很系统的分配家务工作。几天下来也不曾看见对方走进工作坊触碰玉石,更多时候是在电脑前玩扑克牌游戏,也鲜少和他们聊天。当问及第二天需要处理的工作时,大叔则以一句“we'll see”打发他。

“到了第3天,我们真的没东西做了,决定提早请辞。”陈俊丰后来发现,对方似乎以换宿点子招徕顾客,希望对方买玉后再教怎么雕刻。“这是后来我们到另一站换宿时,遇到曾在那里打工换宿的人,才得知这样的讯息。”

这里是里弗顿大户人家的自家花园,他们也在这里举办女儿的婚礼。

外国人婚前准备大不同

外国人与本地人办婚礼有什么不同?里弗顿有一个大户人家就让他们大为赞叹,原因是屋子前后都有庭院,后庭院还有香料园和蔬菜园。对方一次过招待了6名换宿者。

“这是因为恰好宿主的女儿出嫁,决定在自己的家办婚礼。宿主的几位女儿也曾在这里筹办婚礼。”由于婚礼将在1个月后举行,宿主紧张兮兮的要求多位换宿者着手修建草坪、清洗户外家具和擦拭杯盘瓷器。

“我们以为外国人的婚礼很轻松,华人会较多繁文缛节。其实外国人也会有这种情况。那是一户有苏格兰背景的传统人家。他们一场婚礼要筹办4天,所有亲朋戚友会一起帮忙筹办。

第一天是请亲戚吃喝,然后准备婚礼琐事;第二天请男方家人吃;第三天是正式的婚礼。第四天是派对,婚礼结束后大家一起庆祝。”

在南澳阿德莱德郊区打工换宿时,他们和换宿家庭一起去遛马,叶俐华(左)牵着只供小朋友骑的小马(Pony)。

社区脸书,最佳询问处

陈俊丰指出,四季的国家,换宿的工作性质会随之改变。春天时,需要从事庭院除草工作。“外国有spring cleaning大扫除。秋天有太多落叶,冬天又太冷。所以春天就是要大扫除,给家园焕然一新的感觉。”冬天则通常不会找换宿者。“因为煤气很贵,多一个人就等于要多用暖气。”

有时未必能在热门景点找到打工换宿的机会。当他们抵达瓦纳卡就碰到这种情况。“那时是滑雪季的最后一个星期,很多人去滑雪。这个时期很难找到地方换宿,但那地方太漂亮了,我们想继续待下去,就在当地超市布告栏留字条,说明需要换宿。”

在国外,无论换宿或买卖东西都可以通过布告栏询问,但成效似乎不大,直至朋友建议他们在小镇社区脸书留言,才成功找到换宿家庭。

当我问到花费时,两人笑笑说,那3个月都是以尽量省钱为大目标,能露营就露营,不然就入住背包客栈。

打工换宿无疑是一个“上等”待遇了。反复工作虽然疲倦,然而这个体悟却格外珍稀,也是一种期待,去发掘和认识全新的自己。

叶俐华是中文系学生,也热爱历史文化,其身份从道具制作组变成收集人文导览的资料工作,活动期间还和邦咯岛岛民海龙大哥一起带领导览团。
居住在但尼丁Otago Peninsula时,他们每天固定的工作是拔草和喂鸡,算是生活小乐趣。

 

【打工换宿(一):接地气的旅行体验】

【打工换宿(二):煮一顿饭拉近彼此的距离】

【打工换宿(三):日韩台非一般打工体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