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凤珠 Hong Tee · 在优美的吉他旋律中寻找着人生的真义

2018-01-10 13:00

郑凤珠 Hong Tee · 在优美的吉他旋律中寻找着人生的真义

音乐是表演艺术,我从事的是演奏工作。没有舞台,这项工作的生命是苍白、枯萎的。一个演奏家的成长就是需要不断地通过舞台磨炼,来茁壮、成熟......
■郑凤珠 Hong Tee简介:马来西亚首位考获伦敦三一学院最高音乐专业演奏文凭(FTCL)同时拥有古典吉他演奏硕士学位的女吉他家。毕业自英国威尔士皇家音乐学院,主修古典吉他演奏,师从英国古典吉他大师约翰米尔斯(John Mills)和格雷厄姆迪瓦恩(Graham Devine)。她修硕前也曾旅居伦敦1年,师事伦敦皇家音乐学院教授蒂姆沃克(Tim Walker)。她目前于UCSI大学和马来西亚艺术学院任职吉他讲师,同时活跃于国内外的演奏会、大师班与音乐节。去年更获得享誉世界5大吉他音乐节的塞尔维亚世界吉他艺术节(World Guitar Art Festival)之邀,前往贝尔格莱德教授大师班并担任公开组初赛和决赛的评审。(图:郑凤珠提供)


问:在马来西亚,本地音乐家大多无法全心投入音乐创作或演奏事业,一般都到国外发展或直接放弃转行,不然就都必须在学院兼课维生。拿古典吉他演奏为例,纵观马来西亚,只有您是坚持且不断地在各个演出平台上弹奏,进修演奏技巧和能力,让音乐的演奏不停顿,这是为什么?

答:音乐表演是我学习的专业。记得刚回国的时候,由于音乐学院的生活就是学习、练琴、演奏,重心就是音乐、音乐、音乐、突然间完全失去了这个环境,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的艺术生命在萎缩,像鱼离开了水一样。

音乐是表演艺术,我从事的是演奏工作。没有舞台,这项工作的生命是苍白、枯萎的。一个演奏家的成长就是需要不断地通过舞台磨炼,来茁壮、成熟,音乐学院的训练也只是打下基础而已。这也是我毕业后,回到马来西亚,即使音乐表演的环境贫瘠,也坚持不断演出的原因之一。在这里没有舞台,我就必须创造舞台;没有机会,我必须把握任何一个演出的机会。比较乐观的是,由于古典吉他本来就是属于小众的乐器,我又不喜欢用麦克风,所以只要有一个恰当的空间,有观众,就可以创造我的舞台了。我不介意是不是在“演奏厅”,因为当“生命”都快消失的时候,一点点的“水”,或“氧气”都是极为珍贵的。

不放弃演奏,另一原因是想和别人分享我喜欢的音乐。很多人对古典吉他的概念很模糊,偏偏我深爱的就是这个乐器,所以好像有个使命,要将我喜爱的吉他音乐弹给大家听。所以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演奏。当观众被吉他音乐感动的时候,就是令我继续坚持的动力。这是音乐神奇的力量!
 

广告
今年11月,其首张古典吉他专辑《Evocation》面市,也在我国举行意大利著名吉他大师兼作曲家卡洛多梅尼哥尼(Carlo Domeniconi)为马来西亚创作并献给她的吉他独奏新作品《婆罗洲民谣幻想曲》(Fantasia over a Borneo Folksong)的世界首演。(图:郑凤珠提供)



艺术的殿堂没有止境

但这样的生活在现实中是很不容易维护的。单靠演奏,我无法养活自己。要维持这样的作业,我必须教学来支持自己继续演奏。而教学是另一项专业,所以在两者间保持平衡对经营演奏事业真的非常重要。因为演奏是一种工作和状态,演奏工作者须持续保持演出的状态。这种状态包含技巧上的精进、音乐诠释和演绎上的持续探索和成熟、曲目的维持兼扩展包括各种新的尝试和挑战,以及舞台现场演出的各种磨炼。停顿等如退步,真正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与教学平衡不了的话,重心就会逐渐偏离。所以我尽量不教太多,基本上只教导有心学习、态度认真的学生。对我来说,教学有它重要的意义。很多专业演奏家都或多或少从事教学,即使不在音乐学院任职,也会教授大师班。我相信承先启后的精神,对整个音乐艺术的发展非常重要。

5年的耕耘,我用自己的方式,披荆斩棘在这块土地上从事着古典吉他专业演奏的工作,每年尽量保持最少7场或以上的音乐会(7场对专业演奏者来说算是很少了),包括独奏会、合奏会、室内音乐会等,同时活跃于国内外音乐节、教授大师班、指导工作坊、充当比赛评审等,算是第一位成功落脚本土发展的古典吉他家。路很曲折,但风景绮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