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未来首相的经济考题

2018-01-12 12:09

杨丽琴·未来首相的经济考题

不管最终是纳吉或马哈迪上台,如何在全球化浪潮中,让国家经济重返正轨,将是他们最大的考验和挑战。

新年伊始,马币和马股如打了强心针,逐步回升。但另一方面,国内物价也同样往高爬。

广告

一些熟食档开年就涨价,年饼和年货的价格也是有升无降。

不管马币后劲如何,已涨的物价铁定不会回降。也就是说,不管执政党再怎样拼经济,只要物价续涨,社会中小阶层的感觉就不那么美好。

这时候,谁是大马未来首相还重不重要?

当然重要!今年大马首相只有两种可能性,不是纳吉就是马哈迪。

如果纳吉仍是首相,他极可能延续之前的经济路线:进行税务改革、续推消费税、合理化津贴、多元化国家收入来源、进行经济转型、加强与中国经贸关系等(重大工程如隆新高铁等,可能落入东方巨龙手中)。

这些经济改革措施的成效如何,见仁见智,需要各种数据说话。

广告

有时候,数据和人民的感觉不太匹配,所以,我们需要以时间来证明一切。

如果马哈迪再当首相,他和希盟会有另一套经济方案。

首先,希盟的首要大计是废除消费税。基于消费税开跑后,个人所得税率曾经下调,消费税一旦废除,也意味着税务制度和个人税率会再度调整。税制调整方向,将间接影响人民可支配收入。

纳吉政府当初甘冒选票流失的风险,执意推行消费税,主要是当时油价下跌,大马油气相关收入削减,国家财政赤字风险升高,使到主权评级弱化。主权评级一旦弱化,国家就可能面临金融危机。

广告

如今油价回扬,希盟增添了废除消费税的筹码。不过,将来油价若再度跌入低谷,新政府就必须确保在消费税缺席后,国家能持续收支平衡,以免主权评级遭投资大行下调,引发另一轮经济危机。

为了取悦民心,一马援助金不可能全面取消。新政府只能另立名目派钱。

而纳吉政府之前合理化津贴,并让油价自由浮动,马哈迪领导的政府如果恢复津贴制度,无疑是走回头路。而国库也没那么多“子弹”。

因此,希盟政府有必要在如何开源节流方面,勾勒出长远和宏观的愿景。

此外,马哈迪本身也有经济议程。他最痛心的不外是宝腾“被卖了”。因此,出任首相后,他会不会要求拿回宝腾主权?让宝腾变身之路再生波折?

此前,当纳吉向中资招手、向美国订购波音飞机等,曾引发诸多反对声浪。就曾指责纳吉向中国靠拢,出卖国家主权。这也表示老马上台后,很可能重新检讨与中国的经贸政策。

也许,大家会说马哈迪将只是傀儡首相,希盟团队才是最终的决策人。但马哈迪背后的土团党为其强大后盾,老马也从来不会对任何人言从计听,因此一切犹是未知数。

不管最终是纳吉或马哈迪上台,如何在全球化浪潮中,让国家经济重返正轨,将是他们最大的考验和挑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