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音乐家失智 儿脑瘤失明‧拿汀卖年饼扛家计

2018-01-12 21:02

拿督音乐家失智 儿脑瘤失明‧拿汀卖年饼扛家计

将一生奉献给音乐,3年前获得槟州元首敦阿都拉曼封赐拿督勋衔的大马老牌作曲兼钢琴家黄耀仁,并没有因为勋衔和才华而享有荣华富贵,如今高龄80岁的他,是老年痴呆症的患者,日常起居需要妻子的协助,家中尚有一名长期卧病在床的失明儿子,日子艰苦。
自黄耀仁家中情况的消息传开后,各族善心人士纷纷登门探访,并向许莲枝购买年饼和捐款。(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2日讯)将一生奉献给音乐,3年前获得槟州元首敦阿都拉曼封赐拿督勋衔的大马老牌作曲兼钢琴家黄耀仁,并没有因为勋衔和才华而享有荣华富贵,如今高龄80岁的他,是老年痴呆症的患者,日常起居需要妻子的协助,家中尚有一名长期卧病在床的失明儿子,日子艰苦。

广告

在60至80年代享有盛誉的作曲家黄耀仁,曾为大马多名知名歌手,如苏迪曼、比南利、后巷猫,甚至是香港歌星叶丽仪创作多首耳熟能详的金曲,然而这一切辉煌都成了过眼云烟。

当记者走入黄耀仁的家,一踏入客厅看见的是两张病床、两个病人,一个忙出忙外的妇女——黄耀仁的夫人拿汀许莲枝,以及一罐罐用来赚取家中生活费的年饼,和不间断的访客。

许莲枝一边接待前来探望丈夫的前同事、一边把年饼售卖给闻风而至的善心人士,桌上的手机不断传来声响,许莲枝脸上虽一脸倦容,却保持着礼貌笑容,对来者再三道谢。

许莲枝:夫很努力工作怕失业
痴呆症缠身被迫退休

钢琴家黄耀仁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大华酒店担任钢琴师,然而随着老年痴呆症缠身,而被迫退休。

“他很努力工作,非常恐惧失业,从不敢请假,因为怕有人会取代他,甚至曾在一次跌得满脸是伤,也不愿请假。”

许莲枝说,当时家庭还能依靠这份收入来维持,因深知儿子的医药费需要大笔钱,丈夫一直努力扛着照顾家庭的重担。

广告

二儿子22岁血癌病逝

“一直到痴呆症状越来越严重,他才被迫退休,他的记忆力日渐衰退,疑心病也越来越重,常会怀疑有人要偷他的钱,常一个人呆在房内不说话。”

她表示,现年54岁的大儿子是在14岁时发现脑瘤,前后至少动了6次手术,初期还能在教会打份简单的工作,但慢慢地视力开始受损,整个人也越来越消沉,如今双眼已失明,只能卧病在床。

“二儿子则是在1994年,22岁时因血癌病逝,当时我们没有能力支付20万的医药费替他移植骨髓。

广告

压力大无法摆脱忧郁症

“丈夫非常疼爱二儿子,他去世的时候,丈夫非常难过……”

许莲枝受访期间,声泪俱下。她的伤痛不比丈夫少,今日少了丈夫的肩膀,得独自扛起整个家,种种的压力把她推向了忧郁症,至今仍无法摆脱,还曾有自寻短见的念头。

“医生吩咐我偶尔要离开家中1至2小时,到外头放松,不要想家庭烦恼。所幸的是有一群好朋友,大家一起在茶艺馆,谈天说地,我视他们为贵人。

“有时候我会离开家中半天,让丈夫、儿子习惯我不在,我若让他们太依赖,有天我走了,他们会更幸苦……”

虽然命运坎坷,信仰基督的许莲枝相信天无绝人之路,虽然这条路很难走,但依然会走完。

“我靠主刚强,人是软弱的,需要神在心灵上的扶持,我随时随地祷告。”

家中每月开销逾6000

此外,她也感激天主教慈善团体聘请帮佣到家中协助她,让她有喘息空间;而目前一家人所租居长达8年的双层排屋,也是受到房东的谅解,从不干涉或加租金。

许莲枝透露,家中每个月的开销超过6000令吉,其中医药费用就占逾2000令吉。

“Papa Jin,你还认得我们吗?”,黄耀仁(右一)曾经在首要媒体的旧同事从网络知道其近况后,登门探望,给予支持。(图:星洲日报)

消息传开后应接不暇
年饼近断货

许莲枝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透露,自2天前开始,有关她正在售卖年饼来维持家庭开销的信息传开后,年饼卖得几乎断货,对于无暇接听各方的来电而感到抱歉,希望大家能谅解。

对于网络流传她所售卖的年饼只能赚取2令吉,她也作出澄清,表示其友人,即年饼供应商实际上拨出超过2令吉予她。

她说,前来购买年饼的多数为陌生的脸孔,甚至还是不同种族,让她倍感温暖。

遭人诋毁谣传爱挥霍

然而,在一片善意之中,也出现有心人士对她恶意诋毁,向外谣传她是挥霍的女人、甚至还传出她的死讯,要民众勿再捐款。

对此,她表示并不知道这些人的用意为何,希望对方能够停止造谣。

有意提供援助及购买年饼者可直接到她的家中:20,Jalan SS23/35Taman SEA,Peraling Jaya。

结褵逾50年,尽管深爱的丈夫不再是坐在钢琴前才华洋溢的钢琴家,许莲枝依然对丈夫不离不弃,独自扛起整个家,照顾家中两个男人。(图:星洲日报)


前同事林延良:盼能援助黄耀仁

“我是在80年代,因在第三电视服务而与黄耀仁成为同事。他是一个非常寡言的绅士,谈吐非常斯文。他当时是第三电视的常驻作曲人,创作了多首主题曲,约1992年才离职。

随后我们失去联系,至到最近在社交媒体知道了他的近况,我也分享了有关消息,所有前同事,不管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全都对此表达关注,表示要前来探望他。

作为老朋友,看到他的情况,我也很伤心。所以今天来希望能给他们一些金钱上的援助,不管他是否还记得我。”

林延良。

 前同事黄梅凤(第三电视前首席营销员):同事称黄耀仁“Papa Jin”

“我在80年代,第三电视初创期间认识这位前辈,非常尊敬他,大家都称他为'Papa Jin’,我相信他是国宝级的作曲人,创作无数经典歌曲,是无人能取代的。今天来时专程为他的妻子贡献一点心意,要一个女人独自照顾患病的丈夫和儿子,是非常辛苦的。”

黄梅凤。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