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区里禅修 - 生活志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在山区里禅修

2018-01-13 11:06

在山区里禅修

禅修,体现的其实是身心一体,强调身心兼顾方为上策。所谓禅修,宗教层次上视为修行,凡人却可视为修健康。
方丽琼在引导学员修禅过程中,见证不少学员的健康有所改善。(图:星洲日报)

文冬克切拉禅修林有座仿自然环境建构的鸟天堂,饲养的鸟儿都很有个性,曾参与鸟舍建设的郭华盈形容,这是一座专供受伤鸟儿修禅的鸟舍,“其中有只葵花凤头鹦鹉名叫贡卡,它到来的那一天有很明显的心理问题,不断用喙狂拔胸口部位的羽毛。好端端一只鸟儿,自残到近乎不成鸟样了。”

广告

对禅修人来说,世间万物皆一体,从一草一木到一飞禽一走兽都有灵性,在错综复杂的求生环境中寻觅心灵平静的有机生命体,都能感知生命的奥妙,更何况是鸟儿:“我也曾在一间飞禽宠物店看过一只失去伴侣开始自残的鹦鹉,它和贡卡一样让我意识到鸟儿也有忧郁症,心灵受创伤时也像人一样,需要找到疗伤的方法,一旦疗愈心灵伤口就恢复平静,不再自残了。”

修禅,就是要修专注力、修根本意识、修清净心灵,修禅人需要通过用心观察事物的本性,去领悟幸福其实就深藏在最简单的事物中。修禅人相信,平静乃万物所求,即使饲养一尾鱼,完全依照自然环境处理鱼池,鱼儿必也悠游自在,因此感觉无比幸福。

克切拉禅修林
禅修是身心治疗

当今科学已有研究发现,冥想打坐不但可以放松精神、安稳心灵,还可改变大脑结构并增进智慧。修禅的方法,就包括冥想和打坐。

本身拥有医学专科文凭,现在克切拉禅修林负责资讯编译的谢丽晶确认,越来越多科学数据已验证冥想和打坐的好处,深度冥想可改变脑部的活动波形,自发协调神经元放电的节率,有如睡觉的功效,可使人恢复精神,让人精力充沛。现代科学从出家人打坐冥想的临床实验中取得数据,无形间也把这类调整身心的方式应用于身心治疗,源自宗教修行的禅也因而走平民百姓家。

早年在海鲜餐馆担任厨师的谢松平,跟随詹杜固仁波切修行多年后,也在禅修林负责讲法并引领学徒习禅,即便如此,他也强调:“你可以从宗教立场,或抱持宗教信念坐禅,但禅修这回事非纯粹宗教修行,更不是高僧专属的修心法门,克切拉禅修林接待的也不是僧人或宗教门徒,而是需要通过禅修调养身心,或通过身心疗法减缓病痛的众生。”

广告

他们都相信,禅修重在调理身心,与中西医疗方配搭应用,就可提高疗效,是最顺应自然的调养技巧和方法。

“这有别于传统西医的心物二元论,体现的其实是身心一体,强调身心兼顾方为上策。

所谓禅修,宗教层次上视为修行,凡人却可视为修健康。”

心物二元论需从17世纪宣称心灵和物质截然不同的笛卡儿思想说起,接踵三百余年,西医把“身体”和“心理”分割为截然不同的东西,把人体结构精细分类,交由不同专科部门处理。直至20世纪,东西文化交流日广,诸多研究一再佐证身心本为一体,有关身心一体的哲学思维才在科学研究室中导出“身心医学”、“行为医学”以及“辅助与另类疗法”等范畴。

广告

这门新兴的医学研究,不再视身体与心理为分离、互不相干的两个实体,现代医学和佛教刊物如《普门学报》也常有相关研究报告,普遍认为整体健康不仅关乎生理因素,更涉及心理乃至社会因素,深信内在心理力量对身心整体健康具有莫大影响力。

东方禅修如“超觉静坐”等,就在医学和佛教结合推广下,逐渐成为现代人尝试的身心治疗选项,尤其与减压相关的疗程,更被视为成效卓显的疗法。

学员在切克拉度母道修“行禅”。(图:星洲日报)

禅就是专注

入山静坐,闭关禅修,听起来颇有宗教意涵,加上藏传佛教色彩,使到“禅修”听起来更添神秘感。

其实不然,尤其面对高压生活的先进社会如美国、日本等,都有频临崩溃的人选在深山或郊区的禅修中心,以短期闭关的禅修方式找到出口。

这类禅修中心选在郊区建址,主要是以清幽灵秀的环境,让人感觉不到繁忙城市的喧嚣,尤其深入山区,参与者必须卸下电脑、手机等,短期隔绝于世的做法,就已有闭关意境。而僻静的文冬山区,正是一个适宜禅修,让承受精神高压的城市人,卸下凡尘俗务短期闭关的好去处。

克切拉禅修林面向葱绿景色的建筑群,就立在天然山丘上,让禅修人身心更贴近大自然。驱车直入山区,路经禅修林里的一草一木,都在陪伴禅修客感受大自然的清新、焕然之气。

从好奇、入门、静坐、闭关到觉知,可是一条漫长的路,这一路皆始于放松;走入禅修林,面向大自然,绷紧的心自会放松下来,不论是走向林中鸟屋或坐在鱼池小舍,对修禅人来说,只要非常专注的观鸟看鱼,即已处在禅定状态中。一如谢松平所言:“禅就是专注,即使一个不曾习禅的访客,就只在禅修林中专注的散步,专注到极点时,其实就已进入禅的意境。”

“专注本身其实也是一种互动。专注是万物互动的本质,包括人与人、动植物,都可在专注的修禅路上产生互动,禅修林因此非常注重万物互动的概念。”

或因创办人詹杜固仁波切本身喜爱动物,宽敞、明亮的鸟舍就收养许多仁波切拯救回来的鸟儿,包括澳洲鹦鹉、非洲灰鹦鹉、美冠鹦鹉和相思鹦鹉,行政团队在体现万物互动的概念下,甚至欢迎访客预约前来学习喂食和照顾鸟儿。同样的,禅修林的鱼池也是静坐禅修的场所,或通过有机菜园的绿化计划,参与香草园和菜园农耕活动,融入大自然,体会万物互动之情。

对禅修人来说,修禅的方式或许不同,即便在入山路上悠闲漫步,一路看花草、看树看林,绕过鱼池静坐养神,或路经鸟舍跟鸟儿交谈,以至喂食鸟儿,学习打扫和清理鸟舍等,一路专注即一路禅定报道:本报陈绍安了。

文殊山上的克切拉禅修林行政与创意办公室。(图:星洲日报)

禅修林的缘起

克切拉禅修林是由藏传佛教高僧詹杜固仁波切发起兴建,整个计划始于2012年初。从吉隆坡驱车约需一小时半路程的禅修林,也是仁波切在国内历经数个月寻寻觅觅才决定买下的地段,以暂离拥挤喧嚷的城市生活为目标,是供城市人松弛心情、修心养性的好地方。

“自小时候,我一直都想打造一个人们可携手共处,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可疗愈身心、排毒、静思、放松及闭关的地方。它是一个不以宗教,但以发掘自我及潜在能量为基础的国际禅修中心。”克切拉禅修林中心创始文案记录了詹杜固仁波切的话,直接揭示这一座山区林地的发展缘起和未来目标:“这里也是一个以持续发展为模式,实践绿色生活的地方,赋予人们灵感,鼓励人们在各自社群实践相同理想的根基地。”

2012年10月3日正式动土之后,持续10个月兴建途中,大批志工经历了莫大的环境挑战,包括前半年承受炙热潮湿气候煎熬,以及下半年在狂风骤雨、闪电水灾,脚踏泥泞推进工程,在山区缺乏水电供应,通讯系统也欠佳情况下步步艰辛。仁波切本身在筹建禅修林第一天,即已驻扎这热带雨林中,和大批志工一样以货柜箱为居所,一起面对恶劣气候和各种环境挑战,且通过每日法会加持,激励众人突破困境,终至完成任务。

今日禅修林内,仍保留仁波切当年入宿的货柜屋,除了居住、办公并策划每一阶段的发展,仁波切当年也在此货柜屋内禅修、祈祷和主持法会,信众因此相信货柜屋充满灵修力量,视为强化信念的朝圣地。

简而极致的货柜屋,在克切拉禅修林内比比皆是,林中供禅修客住宿的都噶公寓,也以开放式的两层货柜屋组成,设计概念简单而极致,内部宽敞且铺上地毡,从活动厅、用膳厅、咖啡厅到卧室皆设备齐全,尤其卧室如衣橱、书桌、椅子、桌灯无一不缺。

这个年代,禅修已非出家人专属的修心法门,越来越多城市人参与禅修活动,希望可在高压社会中找到精神的出口。(图:星洲日报)

禅修对减缓病痛的帮助

詹杜固仁波切具有蒙古西藏血统,曾在台湾和美国度过童年,尔后到甘丹寺接受佛学教育,成为少数能以西方语言讲释东方古老智慧的上师。在门徒眼中,仁波切拒绝虚伪地分别佛法与日常的现实生活,谢松平说:“仁波切特别重视现代宏法之道,常以适合现代人的方法传授佛法精髓,克切拉禅修林也是在建立‘觉知社群’概念下成立,禅修就是提高觉知能力的方法。”

谢晓晶非常确定的回应:“禅修对一些身心病痛肯定有帮助,尤其忧郁、抑郁症状未臻严重时,通过禅修课程或参加禅修营确可缓和病情,但是对于严重至已经产生幻觉、幻听的忧郁症患者,要以禅修治疗已不可能。”

谢晓晶:禅修对一些身心病痛肯定有帮助,通过禅修课程或参加禅修营确可缓和病情。(图:星洲日报)

在禅修林,一些忧郁症患者会按照医生建议服药,“禅修需要最基本的自我意识觉醒,意即需要本身愿意,且可自我控制,以让意识沉淀下来,对于严重的忧郁症患者,因为无法触发初始环节的沉淀,所以无法进入最基本的禅状态,他们始终还是需要辅以药物治疗。”

方丽琼在引导学员修禅过程中,就见证不少成功个案:“有一非常成功的参与者,他虽建立了自己的事业,过程中却深受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酒精和毒品所害,最终焦虑终至损害健康,不只过度紧张,甚至出现抽搐现象,且也患上糖尿病。”禅修课程引领他通过冥想放慢脚步,重建自我:“只要放慢脚步,自会平静下来,这是疗愈的最关键步骤。这参与者有明显的忧郁症状,首次到来时更因糖尿而脚上有病变迹象,持续两个月后再见到他时,不只精神状态好转,脚上病变的问题也消减了。”

这一个案,当事人是在家属安排下参加课程,结果进展令人鼓舞,课程之后已恢复冷静处事,“这一个案让我感觉自豪,并以分享为荣。”

谢松平:禅修这回事非纯粹宗教修行,更不是高僧专属的修心法门,而是需要通过禅修调养身心,或通过身心疗法减缓病痛的众生。(图:星洲日报)
智慧堂内常见人们聚集坐禅。(图:星洲日报)
鸟儿也有心理病,建在深山的克切拉禅修林鸟舍,是让受伤的鸟儿修养的天堂,原有自残现象的鸟儿,在此修养一段时日后都会恢复平静。(图:星洲日报)

鱼池夜里特别宁静,池中立起的文殊菩萨像溢出祥和之气,有助修心禅定。(图:星洲日报)

禅修林中简而极致的货柜屋, 内部宽敞、明亮且设备齐全。(图:星洲日报)
禅修林今也已成为海内外游客观光点,立在鱼池上的文殊菩萨也已成为游客争相取景的林内地标。(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