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敏.一场水灾

2018-01-14 09:07

陈佩敏.一场水灾

数天前的早晨,当我刚洗好澡,便接获瓜拉芦骨水灾通知。在头发还未吹干的情况下,我就背起背包,带上相机,穿着短裤与拖鞋出发前往目的地。

数天前的早晨,当我刚洗好澡,便接获瓜拉芦骨水灾通知。在头发还未吹干的情况下,我就背起背包,带上相机,穿着短裤与拖鞋出发前往目的地。

广告

这已经不知是我第几回探访瓜拉芦骨的水灾灾情,每回遭受水患入侵的村民,又是同样的2户人。

撑着一把大雨伞,双脚浸泡在雨水中的我,已经没时间思考到底是雨水、泥水或污水,因担心有沟渠或阶梯摔个跤,唯有半步半步缓慢前进。

双脚浸泡在雨水中,真不是滋味,但眼看前方的灾黎,他们的住家成为“水屋”,连找个舒服的地方休息也没有,即便坐在椅子上,双脚也无法翘起二郎腿,或悬空摇摆,需要找另一张椅子“垫高”。

家中的家具及电器被雨水浸泡,看来又得更新了!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进行更换及更新,每一次他们凭着经验把物品垫得比之前更高,却不知这这回老天又开什么玩笑,让雨势越下越大,唯有默默祈祷,保佑雨水快快停吧!

说真的,住在当地超过数十载都相安无事,却因为发展屋业引发水灾,但灾黎没有憎恨发展,而是讨厌发展商不负责任,且自私罔顾村民的生活。

屡次水灾后,发展商承诺会赔偿,但原来是一张空头支票。其实村民没执意非得要兑现不可,只渴望不要再受到水魔眷顾,也期望听到雨声是不会再深感恐惧。

广告

我匆忙抵达现场后,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到其中一名灾黎对村长破口大骂,这个时候要理智分析与处理真的很难,难免会有激动的负面情绪,或许将责任怪于一方是最好的抒发管道。

对于村长,不得不称赞他的尽责,因无论水灾严重与否,一旦接获投诉后都会立即亲临现场,甚至有一回通过村委会拨款给灾黎家庭;遭灾黎辱骂也忍气吞声,相信这也是村长及村委们能做的范围。

而较后与发展商会面时,村长也积极替村民发声,他的关心出自内心,而不像某些政客把水灾当成政治筹码,或是趁机掀起骂战,或上报拍照拍拍屁股离开,然后后续工作就由村长负责了。

水灾发生,最大损失者非灾黎莫属,但也得要有愿意与灾黎并肩作战的村长及领袖,还有体恤民情的执法单位市议会上下发挥功能,才能对发展商施压改善及提升当地的排水系统。

广告

果真,水灾后第二天的会议奏效了,发展商被迫清理排水沟,改善排水系统;而较后的全天连绵细雨,我的手机没有再接获水灾的通知,无需再担惊受怕,为水灾而防备了。

领袖们常问人民要的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安居乐业。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