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不就只是猪和狗图腾

2018-01-14 13:09

郑钦亮·不就只是猪和狗图腾

我们都知道猪狗实物的确是穆斯林所忌讳,但我们不知道的是,当身穿印有猪狗图案的T恤走过穆斯林身边时,是不是让穆斯林觉得有猪狗在身边?业者是不是基于这个考量而“自作主张”去掉猪狗图?

近日掀起话题的农历新年时令T恤“猪狗生肖图案消失”事件,可讨论的题目不少,它其实也被一些人归类为业者反常的自我矮化,甚至是粗俗的说是自我阉割。不过,坊间的激烈谈论与揶揄,也可能只是我们自己人自己说自己骂而已。

广告

说它反常,是因为根据以往如果发生此类争议,通常是由有预谋的非政府组织或宗教团体作出投诉后,才会掀起千堆雪,但是这一次相反,还未有人喊打喊杀,也非什么敏感时期,甚至可以说这是12年来狗图片的最佳出场季节,可是它竟然在“新年衣”的市场自我消失了。

其实真要怪的话,也不能完全怪业者的“先知先觉”,毕竟这里是一个最容易让有心人骑劫宗教和种族课题来搞风搞雨的国度,很多看起来的小事情甚至不算什么事的事情,也很容易的被那些人搞成大事,只要他们能够扣上侵犯宗教或种族的帽子。

我们都知道猪狗实物的确是穆斯林所忌讳,但我们不知道的是,当身穿印有猪狗图案的T恤走过穆斯林身边时,是不是让穆斯林觉得有猪狗在身边?业者是不是基于这个考量而“自作主张”去掉猪狗图?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在一个多元种族和文化的国家,每个人都应该有这个敏感度,但在没有这类敏感课题的季节,业者的先知先觉去猪去狗图,还真的是有点过了,怪不得会引起同胞们的反感。

尤其是穆斯林领袖被问起这回事时,说穆斯林明白此乃华裔的民俗象征,也对业者因担心穆斯林敏感并移除象征生肖的猪狗图腾而感到不解,此语更激起族人的无名火,想必这款“异形”生肖T恤,将成为今年农历新年的败作了。

有人甚至如此形容:要自我阉割也得有个让自己举起刀子后褪下裤子的理由才是,偏偏人家一点感觉都没有,却自己判决自宫了。

广告

课题正热时我请《印尼星洲日报》的同事到市场巡察一轮,看看这个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国家有没有患上“新年T恤灭猪狗图症候群”,结果他们拍了一组满街都是红彤彤“吉祥狗”图腾的照片给我看,款式繁多,七彩缤纷,卖这些衣服的售货员大都是印尼穆斯林,他们自己还穿上了红红的“吉狗衣”呢!

是了,我记得过去在印尼首都雅加达长居时,几乎每天都会有最少50分钟走在路上,但是在4年的时间里,竟然没有在街上见过一只野狗。我曾经问过几个印尼穆斯林同事,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只说:是啊,本来就没有什么野狗啊,我们都没有养狗。

去问印尼华裔,他们也说雅加达没多少人养狗,因为若是要守门,请守卫就好啦,薪水又不须很多,养狗太麻烦了。

不过,近年雅加达进驻了许多由中国前来发展的企业,引进来数以万计的各种人员,其中有不少爱狗人,他们经常抱着或拖着爱狗到处走,有时去公园,有时去商场,有些还抱着爱犬去超市排队付款,而四周围的人包括收银员,至少有八成是穆斯林。

广告

我有看到一些穆斯林脸露不悦,但还没听过当地穆斯林社会提出抗拒,我觉得他们这样的行为才有“条件”被穆斯林投诉干扰或侵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