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迅·香港“文坛教父” 刘以鬯百岁啦

2018-01-14 13:56

江迅·香港“文坛教父” 刘以鬯百岁啦

刘以鬯17岁开始写作,至今80多年。他的作品都颇具风格化:与众不同。《酒徒》是意识流小说,《对倒》是双线平衡。圈中人都说,他一手写娱人作品,即“通俗小说”;一手写娱己作品,即“严肃文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刘以鬯同时为13间报馆供稿,每天写13000字。几十年来,刘以鬯创作了数千万字文学作品。

圣诞节之际,我在中东采访。

广告

那天在耶路撒冷,意外收到刘以鬯夫人罗佩云WhatsApp:“祝圣诞快乐,December2017”。身在异乡,一阵欣喜。我告诉她,我在以色列。她又旋即回覆说:小心,保重。

刚过去的12月7日,是香港文坛的特殊日子,香港纯文学之宝、老作家刘以鬯99岁生辰。那天,我和两位同事玮婧和骆丹,携带前一天就订制的他爱吃的栗子奶油蛋糕,还拎着沉沉的一大袋水果,去太古城他寓所,祝贺他生日快乐。

在客厅,刘以鬯躺在特制的小床上,边上都是医疗器皿物品。下午他还要出门去医院例行复查,不忍心拍他躺着的照片。他极为瘦弱,却精神不错,握着他的手,在他耳边大声用上海话与他交谈。走了一个世纪的文坛“一代宗师”刘以鬯,生于上海,1948年移居香港。尚记得,1992年,我还在上海《文学报》供职时,来香港探亲。一天约他见面,他说他喜欢用上海话与上海人说说话。两年后,我移居香港,多次见他,也都用上海话交谈。2000年冬,我和时任上海《文学报》总编辑的郦国义,联手向北京作家出版社推荐《对倒》一书,最终,新书于2001年2月在北京出版。

记得,当时还作了一次长篇采访。他首度透露,是上海的柯灵先生带着他走上文学之路的。他很想回上海看看。王家卫的影片《花样年华》,片尾出现醒目大字“特别鸣谢刘以鬯先生”,我问他为什么“鸣谢”?他说,从没有人问过他为什么“特别鸣谢”,这是他第一次就此作答。2010年7月,香港书展选他为首位香港书展年度作家,还跟他有过一次深谈,自那以后有7年没见他了。

此时,他躺在小床上,看到我们探望他,他似乎很开心。他像孩童般用英语唱生日快乐歌,还在夫人提议下,唱了一首法语歌。夫人罗佩云79岁了,仍保持那种美的韵味。刘以鬯唱毕,夫人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他鼻尖,以示赞赏。一派动人的鹣鲽情深。

这个住所,他住了40年。客厅两个大橱里,尽是刘老当年自己手工制作的微细模型。他夫人说,她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末,《对倒》出内地版,还是我从中促成北京出版的。为了增补书稿,她还来过当年我在荃湾的寓所送书稿。

广告

刘以鬯17岁开始写作,至今80多年。他的作品都颇具风格化:与众不同。《酒徒》是意识流小说,《对倒》是双线平衡。圈中人都说,他一手写娱人作品,即“通俗小说”;一手写娱己作品,即“严肃文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刘以鬯同时为13间报馆供稿,每天写13000字。几十年来,刘以鬯创作了数千万字文学作品。每逢出书,他却严格挑选,至今出版的也就是二、三十种。精挑又细选,择优才出版,《对倒》最初精选版是2万字,最早连载字数却是50万字。多数书稿,他都要改、要删,把有水分的,一一删除。他总是说他作品的读者年岁偏大。2010年7月,香港书展首次评选书展年度作家,他获选。那天论坛后,数百读者拿着他的书排队签名,他坐着不停签,刘太站在边上不时翻开书的扉页。求签名的大部份是年轻人。事后,他对我连说三遍:“真没想到”。

电影人黄劲辉执导的《刘以鬯:1918》,以光影声像记录了刘以鬯。

此纪录片是台湾《他们在岛屿写作》系列之一。有消息说,香港有人正筹划拍摄刘以鬯的新纪录片。2018年,是刘以鬯百岁纪念,预祝拍摄成功。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