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杰·天冷,人心不能冷

2018-01-14 16:11

许俊杰·天冷,人心不能冷

一床好棉被,一支风油与一包药丸,是我们可以为失依老人送上的实际又实用的新年礼品。我们可能无法建起千万间广厦,让天下寒士皆欢颜,在这段清冷的时节时,我们是可以让老人家们睡上一场好眠,有一支止痒解忧的风油。天冷,人心不能冷,更不能让失依的老人,在雨夜里冷得缩成一团发抖啊!

清冷的天气,你想到了谁?

广告

自元旦以来,雪隆地区便一直阴雨绵绵,家庭主妇抱怨衣服总是无法晒干有股霉味、上班族埋怨雨天塞车、菜农担心过量雨水会浇坏了农作物、快递小哥得在湿滑路面上送货,险象环生,几乎没有人不会对阴湿气候抱怨两句,听,家里的老人又埋怨雨天让他们风湿病发,四肢关节都痛得让人心烦。

这样的气候,气象局说会一直持续至月中,从炎热的曼谷降温、高海拔的昆明飘雪、到号称“全球最热”的撒哈拉沙漠、和向来阳光普照的美国佛罗里达州也下起大雪,是过去数十年来都不曾出现过的异常气候。我在清冷的早上伏案写稿,手机传来“天冷要加衣”的关怀讯息,桌上有杯冒着烟的热茶暖手,这么潮湿阴冷的天,我挂念着一大群见过的、没见过的弱势人士,不知道昨晚的连夜寒雨,他们有没有一张厚实的被单保暖,还是被冷醒了只能捉起半湿的毛巾、薄薄的球子将自己草草裹起来哆嗦?

这样的冷天气,不是活惯在热带气候下的国人,一时半载所能适应的,更何况是露宿街头的流浪人、窝居老人院的孤老、寄宿在孤人院或残障中心的瘦小儿童与青少年。我实在不忍心,让辛苦一辈子的老人,在夜里因天冷犯风湿痛而惊醒,才发现身旁竟然连一张可以御寒的棉被也找不到,再看看室内其它老人都蜷缩成一团如虾子般在发抖,好不容易撑起身子找外套来穿,脚掌一碰到冰冷的水泥地,立时冷得弹缩起来。

全球暖化创低温纪录是事实、国内政治纷扰乱象丛生也是事实,当部长一直在告诉你,大马经济有多好令吉有多强劲国内生产总值又增加了多少时,为什么还有老人家在如此清冷的雨夜冻得醒过来,连一张足以御寒的棉被都找不到?当政府能力不足,无法周全照顾所有人民需求时,我们确实有能力给有需要的老人,送上一床厚实温暖的新棉被,在这个阴晴不定,早上可以很炎热晚上一场雨却会变冷的国度,让气血本来不足,身子本来多病痛的老人可以盖着安睡到天亮。

让老人能安稳睡到天亮自然醒过来,精神饱足的开始新一天,就因为你施赠了一床好棉被,如此暖心的行动,原来已经有善心人发起落实。也许你能感同身受,很想为他们也送上一床好棉被;也许你也想在过年前行善积福,由星洲日报热购(logon)响应发动读者捐助的“送暖给失依老人”计划正在进行,这是“行三好社会公益计划”的年度送暖活动,我们已获供应商以低价供应一床优质纯棉被,在实地考察与鉴定需求后,将您捐助200令吉的棉被送给老人,让他们能在寒冷的雨夜,一觉到天亮。

这是细心的善人,实地观察老人院的孤老日常所需后的发现,或许有很多热心人士与团体,在特定时节给他们送上粮食,多得挤满了仓库,唯他们却往往忽略了老人们的真正日常需要─一床好棉被,还有一支驱风油。是的,谁家里没有一支驱风油呢?在老人院的孤老也许食粮不缺,可是在被蚊虫叮咬得痕痒无比、在关节风湿病发得辗转难眠时、在感冒鼻塞头晕胸部发闷时,那支驱风油却总是找不到,要不就用完了怎样都挤不出一滴来。

广告

向隔壁床位的老人商借吗?他们极为重视风油,自己都不够用了,还能借多少给人呢?

他们向前来送棉被的善人小小声要求:可以好心送我一支风油吗?小小支就够,晚晚被蚊子叮,痒到无法睡。听到这样的要求,我真是万般不忍心,怎么就没有人给他们送来这些物资呢?怎么他们如此卑微的心愿,都无法被即时满足呢?

失依老人的要求并不多,日常用品乃至一瓶风油却是一奢望,这些都是我们可以用10令吉来满足的,“行三好社会公益计划”也邀请您捐助仅仅的10令吉,集合众人的善心来为失依老人提供风油与风痧丸,让每位老人都有贴身的药品。

朋友毓林说,你没有看到老人接过棉被那种眼神──他们似乎没有预料到自己有生之年会使用这样一张可以保暖和御寒的被。有些一直强调“我没钱的!我没钱给你,我不要!”直到我们说这是有善心人送给,不会向你收钱。他们握住棉被的感激神情,你看过后就很难忘了。原来他们这么容易满足。

广告

一床好棉被,一支风油与一包药丸,是我们可以为失依老人送上的实际又实用的新年礼品。我们可能无法建起千万间广厦,让天下寒士皆欢颜,在这段清冷的时节时,我们是可以让老人家们睡上一场好眠,有一支止痒解忧的风油。天冷,人心不能冷,更不能让失依的老人,在雨夜里冷得缩成一团发抖啊!

(善心读者可浏灠http://www.logon.my 了解“送暖给失依老人”计划详情。)(稿费响应“送暖给失依老人”计划)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