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本一家·不分你我他】“多元民族之乡”当之无愧‧沙巴逾30族群200亚族群

2018-01-20 18:48

【我们本一家·不分你我他】“多元民族之乡”当之无愧‧沙巴逾30族群200亚族群

孕育多元民族与文化的沙巴,拥有超过30个族群及200个亚族群,异族通婚的情况非常普遍,即使是当地人,有时也难以分辨站在面前的陌生人到底是甚么族群,形成复杂、多元、丰富而和谐融洽的种族与文化图像。
位于兰瑙的Nunuk Ragang纪念碑,象征沙巴最大的原住民族─卡达山杜顺族的发源地。(图:星洲日报)

孕育多元民族与文化的沙巴,拥有超过30个族群及200个亚族群,异族通婚的情况非常普遍,即使是当地人,有时也难以分辨站在面前的陌生人到底是甚么族群,形成复杂、多元、丰富而和谐融洽的种族与文化图像。

广告

到底沙巴有多少个族群?至今仍无法有一个确切的答案。由沙巴州文化局与沙巴原住民事务局、沙巴大学、沙巴博物馆及州律政司署于2007年开始研究及拟定“沙巴族群与亚族群分区及列表”,于2008年提呈的报告中,共有35个族群及逾200个亚族群。

有关报告随之掀起争议,当局之后召集各族群的协会代表进行研讨会,最后一次举行的研讨会总结出共有42个族群及逾200个亚族群。有关报告如今正需要各单位的审核,随之将提呈予州内阁寻求批准。

沙巴大学卡达山杜顺系主任杰克琳普吉丁岸教授

沙大学教授:各族群已久居婆罗洲

为何沙巴存有那么多族群、语言与文化?沙巴大学卡达山杜顺系主任杰克琳普吉丁岸教授指出,沙巴的族群,尤其是原住民的多元与复杂,其中原因是这些民族在婆罗洲生活了很长的时间。沙巴最古老及主要的原住民族为南岛语系(Austranesian)支系的杜顺支系(Dusunic)、姆律支系(Murutic),以及拜丹支系(Paitanic)族群,估计在1万至2万年前已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杜顺支系的族群主要分布在沙巴内陆、北部及西部地区,包括分布在古达及柏哥卡半岛的龙古斯(Rungus)、哥打马鲁都至古打毛律地区的多比龙(Tobilong)、哥打马鲁都至必打士一带的吉马拉岗(Kim a r a g ang)、哥打马鲁都内陆的孙苏昆(S o n s o g o n)、拉卜河至京那巴岸河的杜顺拉卜(Dusun Labuk)、斗亚兰的罗杜(Lotud)、卡达山(Kadazan)或卡达山杜顺(Kadazandusun)、根地咬的贵胶(Kuijau)、瓜拉班友的达塔那(Tatana)、比沙雅(Bisaya)和吧巴(Papar);保佛的克里雅斯嘉达山(Kadazan Sungai Klias)及拉卜─苏谷的顿巴斯(Dumpas)。

姆律支系集居于内陆北部,共有12个族群,而拜丹支系主要生活在东海岸与内陆沿河地区,共5个族群。这些族群拥有许多支族或籍贯,因居住的地理环境等,在语言与文化上存有差异。

广告
古达龙古斯族长者在传授传统织布手艺。(图:星洲日报)



当年往外迁非从外移入

杰克琳表示,婆罗洲为世界第三大岛屿,加上沙巴地理环境的关系,而发展出多元族群、语言及文化,人们在数以万计年的时间里,不断迁移造成语言与文化的变化,从原有的文化发展出多元性。

“在地理因素方面,沙巴有平地、高原、海洋与河流,都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与文化;例如讨海为生的依拉侬族的捕鱼工具名称繁多,对稻米就只有一个字;传统上种稻的担布南原住民,拥有各种米和种稻工具的名称,对于鱼和捕鱼工具的词汇却很少。”

杰克琳表示,在过去,沙巴的原住民被指从中国或台湾迁移而来,近年来的基因与考古研究指出,东南亚岛屿,尤其婆罗洲是南岛语族主要的起源地之一,婆罗洲岛的原住民族乃往外迁移,而非从外而来,“例如根据基因研究,与属于杜顺支系的龙古斯族血源最接近的是新加坡的马来人及柬埔寨人,证明这里的民族过去向外迁移。”

广告
斗亚兰罗杜族祭司。(图:星洲日报)

卡达山杜顺族源自兰瑙村落

针对卡达山杜顺族起源地的传说,杰克琳表示,大部份杜顺语系的原住民相信位于兰瑙村落Nunuk Ragang是他们的发源地,他们的祖先从此地迁移出去。在杜顺语里,Nunuk是榕树,Ragang是红色。

她表示,Nunuk Ragang对大部份杜顺语系族人不只是传统,而是实有其事,时至今日,嘉达山、杜顺、多比龙、基马拉岗族等,依然可追溯他们来自Nunuk Ragang的历史。

“在担布南,有些族群甚至可说明他们祖先迁移的路线,有关迁移并非一次过进行,而是分为几波。迁移也不只发生在Nunuk Ragang,其他地方相信也有发生。”

她表示,有关Nunuk Ragang的传说有许多版本,并经过长时间的演变,当人口越来越多、土地开始不足,自然造成人口迁移,“这是真实的事,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传说。”

无论如何,有些杜顺语系的族群,像比沙雅(Bisaya)和罗杜(Lotud),就完全没有关于祖先源自Nunuk Ragang传说,“过去曾有建议在当地建水霸,这将会把Nunuk Ragang淹没。这是一个古老的遗迹,必须好好保留。”

穿着传统服装的姆律族男孩。(图:星洲日报)

原住民主要居住沿海地区

除了上述3个支系,根据杰克琳的《卡达山杜顺》(Kadazandusun)一书,沙巴其他南岛语系的原住民族有邦耳岛的邦基(Bonggi)、巴兰邦岸岛的依达安(Ida'an)、拿笃的柏嘉族(Begak)及东海岸的帝东(Tidung)。

此外,主要居住在沿海地区,如古打毛律和拿笃的依拉农(Iranun)属于达劳支系(Danao)。沙巴西海岸曾属汶莱苏丹王朝领土,汶莱族(Brunei)与卡达央族(Kadayan)主要分布在西海岸北部与南部地区。

沙巴东海岸和西海岸的巴瑶族(Bajau)属于南岛语系的沙马支系(Sama),这两个族群分别受到苏禄族(Suluk)及依拉侬的影响,形成文化上的差异。苏禄王朝在18至19世纪统治沙巴东海岸,如今在拿笃与柏鲁兰居住的苏禄族从那时迁移来此。传统上,沙巴的原住民族以种稻及狩猎为生,邦基和依达安族以木薯为主食。依拉侬是航海族,巴瑶则是渔夫。

在沙巴内陆地区的市集,原住民妇女售卖传统藤制器及野菜。(图:星洲日报)

大马成立后菲印移民纷来沙

《卡达山杜顺》一书也指出,在20世纪,伦达雅族(Lundayah)从加里曼丹迁移到巴达士河上游,并在1959年到了丹南。193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属北婆罗洲特许公司引进爪哇族及其他印尼族群在园丘工作;二战之后,来自可可斯岛的可可斯族(Kokos)到斗湖定居下来,而来自加里曼丹的伊班族(Iban)到了斗湖摩罗带进行种植。

在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之后,很多来自菲律宾南部及印尼移民来到沙巴,主要为菲律宾的苏禄及乌比安族(Ubian),印尼则是武吉斯(Bugis)、特拉嘉(Teroja)及弗罗斯(Flores)。

在沙巴的非南岛语系族群包括华人,主要为客家人,其他有广东、海南及潮州等,大部份华人是自1883年通过基督教团体及英属北婆罗洲特许公司引进。在1913年,一群来自中国北部的山东人也来到北婆罗洲定居下来。沙巴州其他少数族群为印度人,主要为巴丹、锡克及锡兰。他们是英属北婆公司及二战后英殖民政府引入担任公务员或教师。

丹南伦达雅族的传统餐宴。(图:星洲日报)

沙人口320万非公民约89万

1970年代,菲律宾南部与印尼移民大量涌入沙巴,对沙巴人口结构形成深远影响,根据2010年沙巴人口普查,沙巴人口达320万6742人,其中234万6963人为大马公民或占72.26%,非公民则有88万9779人或占27.74%。

该数据显示,沙巴土著人口共有196万5309人,非土著有65万9865人。嘉达山杜顺族占了56万8575人、巴瑶族群占45万零279、华裔占29万5674人、马来人占18万4197人、姆律族占10万2393人、印裔占7453人及其他4万8527人。

统计局在2017年公布的数据显示,沙巴的人口达到390万人,是全国继雪兰莪之后,人口排名第二多的州属。

杰克琳表示,人们都说原住民传统与文化正在消失,但在乡区,很多年轻人都在说著本身的语言,坚持本身的文化;传统的可能在形式上有所变化,本质依然存在,而在城市地区,或许面对有其他元素的汇入,这(社会)就是个大熔炉。

她也表示,大量的菲律宾与印尼人的到来,肯定会造成文化的演变,惟有关的演变并非单向而是双向的,这都需要持续的研究,“社会研究永远做不完,因为事情一直在发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