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游走书海里……

2018-02-21 07:40

高雄·游走书海里……

位于南部的港都高雄,除了拥有大都市的现代风格、壮丽迷人的美景,文化艺术更是到处可见,让高雄焕发出不一样的魅力!
拥有百万藏书的高雄市立图书总馆。

位于南部的港都高雄,除了拥有大都市的现代风格、壮丽迷人的美景,文化艺术更是到处可见,让高雄焕发出不一样的魅力!

广告

下午时刻,我正坐在港都新图书总馆内面向高雄展览馆的方向翻阅着借来的杂志,一面随笔写下一些零碎的记录。港都之行转眼已来到尾声,往往最后一刻总是令人感伤,不舍的情绪一阵阵的涌上。

宝岛在心上占据的分量不轻,即便是第三次前往,然港都却是初次到访。若不是早前在京都结识了道地的港都友人,也不晓得是否会在短期内前往被喻为是文化沙漠的高雄。

真的是沙漠吗?若不亲自走一趟实在难以定论,所以便有了这一趟“非一般港都”之旅。

书店是这趟行程的重点,不管是独立书店、二手书店甚至是目前一片火红的高雄市立图书总馆(以下简称“总图”),都是此行的重点。

这趟港都之行多亏了金牌地陪的接送,才能让我走得毫无挂碍,不必担心书扛得太重路途距离的遥远,加上她身为在地人的推荐,才能让我玩得尽兴,走我想走的路。

在三余地下室“巧遇”同乡马尼尼为。
夜间的三余独立书店。
复兴二手书店,喂养灵魂的补给站。

逛书城,寻觅高雄的绿洲

广告

三余书店是抵达第一个晚间到访的独立书店。说来也算是有缘,竟然在他乡遇“故人”,地下室刚好展出马尼尼为的画展,友人直呼太巧了,我真是何其有幸。

尔后直奔复兴二手书店,老板不说还真没察觉到,原来复兴已有30年历史。不过最让人惊叹的还是台湾人的热情,买本书竟连同人家店里的水果一并带走。这已不止是喂养灵魂的书店,更能满足口腹之欲啊!(大误)据店家告知,高雄原本拥有四十多家二手书店,目前仅剩二十几家,听见这样的数据能不感伤吗?然而接手书店的小老板看起来挺年轻,在书店业逐渐萎靡的情况下仍愿意紧守这行业,我真是打从心底敬佩。

另一个让我心悦诚服的“景点”非总图莫属。成立于2014年,建筑经费由市政府拨款,然而购书款项则由市民合力出资购得,翻看总图成立的书籍,不得不佩服高雄市民的齐心协力。

其实单是总图就能耗去一天的时间。除了馆内设计,整个氛围让人无比放松,阅读区每个座位皆附有台灯,面对一片绿意我都不想回家了。

广告

另外,总图被形容为是“一座翻转城市的图书馆”。高雄市长强调高雄一定要改变命运,从重工业走向知识经济,而图书馆的诞生,不仅是新文化地标的出现,还是在解决贫富差距,实现人人平等的价值。(节录自《岸边书藏》)由此可见阅读能带来巨大的转变,而一座能让人人共享的图书馆是必须的。翻开复兴老板赠与的高雄旧书店地图,8区里头每一区至少都有两家旧书店以上,独立书店则有8家。(2015-2016)此刻,在我眼中,高雄是绿洲,是我向往的所在。

逛完免费图书馆,我想再来一趟茉莉二手书店,它刚好位于总图斜对面。茉莉高雄店的面积比台北店来得大,藏书自然比台北丰富。入内想要不带走一片“云彩”,恐怕有点困难。

在雄镇北门后方的观景台上,可以近观西子湾海域。
归航。

吃在地,寻味最暖胃的美食

如果一趟旅程仅仅是逛书城,这也显得过于局限,喂饱灵魂之余五脏腑也得兼顾。想要书写一座城或许还得把自己假想成在地人,吃在地食物,不急于赶景点。有时慢也是一种过程,能让你看得更深更接近一座城的灵魂。

除了抵达当晚吃了友人请客的江糊面线,接着的两天内她还带着在吃方面有些难搞的“老小孩”,胡乱吃了一堆像是阿伯的蛋卷饼、米糕城的米糕(我这才知道米糕其实是类似脱了衣服后的粽子)、黑干馄饨、八方云集的锅贴、盐埕区的炭烤三明治蔬菜多多的mos汉堡,还有钟绿豆汤等。

八卦一提,据说艺人蓝心湄可是专程从台北南下高雄,就是为了“钟绿豆汤”的甜汤。更神奇的是,友人说我点的鲜奶红豆怎么喝都不会见底,似乎红豆会生红豆的模样(实则吃相慢)。

还有家“奇特的丹丹汉堡店”,说奇特是因为汉堡套餐不是配薯条,而是面线糊。

关于这点我很是讶异,它有别于一般汉堡店的既定印象。汉堡不就应该配薯条或炸鸡块吗?汉堡竟然搭个面线羹,也还真是个奇妙的组合,然而丹丹汉堡只在台南以南设店,也不是随处都能吃到。

另家较为偏爱的是“步道咖啡馆”了。除了感觉老派,店家老旧藏书不俗外,最吸引目光的还是店家挂了个“性别友善店家”的牌子。不禁猜想,能同理他人者,想必老板也是个温暖的人。

脱去外衣后的粽子︱米糕。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来碗“江糊面线”吧。
奇特丹丹汉堡搭配面线羹/鸡肉羹。
盐埕区的炭烤三明治佑鲜奶红茶,总感觉吃到了家乡味。
驳二特区,lab咖啡馆就在右手旁。 
微热山丘。 

游景点,发掘高雄的文化氛围

某个雨后的清晨,被友人“拎”来盐埕区吃那一带老店卖的炭烤三明治,吃饱喝足后想说来动一动一身老骨头,咱俩就来切磋一下剑道好了。没几分钟路程便抵达建于1924年的武德殿。

当然切磋是大话,连剑都握不好的人还是乖乖看着大小朋友练剑吧。

武德殿是早期日治时代作为训练警察武道的场所,虽然间中曾被闲置,于1999年被指定为三级古迹(原是一级古迹,因修复不符中华民国古迹维修法而降至三级)。

武德殿于2005年正式对外开放,成为剑道武术的练习场域。当天早上还巧遇友善的武德殿导览员小姐,由于时间不允许参与导览,我们只得挥手道别。

将近傍晚时分再坐上友人的“噗噗”往驳二艺术特区闲晃。驳二特区则由旧仓库改建而成,而今则成为充满艺术氛围的新景观。里头文创商店林立,火腿艺廊也进驻其中。

若时间充裕其实可以好好地走一趟驳二,到lab咖啡馆呷一杯咖啡,用心感受它曾经的风光,尔后的衰败再到眼前所见的文艺复兴。这一路走来的转变,岂是几个字能描写?

既然来到港都,没有港没有船没有码头,像是来过港都吗?在雄镇北门后方的观景台上,除了可以近观西子湾海域和倚山傍水的中山大学,西子湾也是观夕阳的最佳据点。

欣赏海景的同时巧遇从远方归来的船只进港。当然此处不比香蕉码头偶有的奇趣景观,那里时而会有大型邮轮停泊,常会吸引大批民众前去围观。我笑着和友人说,明明是一船旅客,停泊时候到变成展示品,想来也真是有趣又奇妙。

话说回来,那一座由三合土和红砖砌成的雄镇北门可是建于清光绪年间,若此时不小心跌了一跤,会否有穿越时空的可能?

然时间过于仓促,还没找到穿越的契机便又得启程北上台北,那里还有“好样。文房”、“小小蔬房”等着我去发掘。

我想,余下还没发掘到的私房港都,就留待下一次的缘份具足,再好好和这一座城聚首吧。

堆叠的艺术。
于大正十三年(1924)落成的武德殿。
专心一致练剑的小朋友。

 

步道咖啡馆。
感觉“老派”的步道,深得我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