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脚传奇(一):被遗忘在时光里.等待重生大山脚

2018-02-12 08:32

大山脚传奇(一):被遗忘在时光里.等待重生大山脚

走在大山脚,会有坠入时光隧道的感觉。老店屋脱漆门板烙下的岁月印痕,斑驳墙面像遗弃的一张张破碎的脸。街上老人家都说,城市一直往周边区域扩散,居民也随屋业发展外迁,一座又一座卫星市镇把一批又一批人移出老街,余下搬不走的老店屋,只能在街上依靠老行当苟延残喘。
老街处处可见从上一个年代至今未变的传统老行业,包括老理发院和美发屋等。(图:星洲日报)

走在大山脚,会有坠入时光隧道的感觉。老店屋脱漆门板烙下的岁月印痕,斑驳墙面像遗弃的一张张破碎的脸。街上老人家都说,城市一直往周边区域扩散,居民也随屋业发展外迁,一座又一座卫星市镇把一批又一批人移出老街,余下搬不走的老店屋,只能在街上依靠老行当苟延残喘。

广告

倘要追问古城今年贵庚,稍有研究的大山脚人都会说,这座位于卓坤山脚下的小城早于1500年前就出现人迹,19世纪大批迁入定居的惠州人,见眼前有一座大山可依靠,生活在山下盆地感觉自在安稳,因此自喻“大山脚下”的居民,从此这个地方就叫“大山脚”(Bukit Mertajam)。倘依据国内地名音译,Bukit Mertajam一般都会译成武吉墨打仁,大山脚旧火车站的牌匾就曾出现这个翻译之名。

它的古早味,不只彻底融汇于老会馆、老钟表店、老饭店、老布庄,以及在五脚基摆摊的补鞋匠、打铁匠之间。

走入其中一家传了至少三代人的“容记饭店”,挂在店面的老招牌还留下只有3个数字的电话号码“296”,留守大山脚超过半世纪的庄佛和说:“那可是独立前后有线通讯年代,需要接线员驳接上线之后才可通话的电话号码。”

时至今日,大山脚的老人家招待外来友好,都会选择保有原味的老饭店,点的都是传承数十年老味道的地方菜,“这些都可重新打开小时候的味蕾,是真正的大山脚老味道。事实上,老街至今还保留这些令人回味无穷的老味道。”

“这样的老店、空屋占满大山脚老街,有时真觉得每一条巷弄都已老得让人感觉好累,但是街和街、屋和屋,以至杂夹当中的老行当之间,在在折射出迷人的古老气质。”

庄佛和迄今走在街上还会感叹:“我们其实早已进入一个讲究复兴、追求复古的年代,很多国家社会争着复兴古文化,甚至动员拯救老街场,你只要用心走一趟大山脚,自会感觉有厚重的人文底蕴,确是一座值得注资复兴的古城。”

广告

槟州第一任首席部长王保尼的故居就在大山脚老街一个三叉路口处,以保留近百年的原貌默默守望车流,残旧门板上仍贴有“加官、进禄”4个金字,只是人已不复返,楼房空置多年,对每天经过的大山脚人而言,就像一个孤立街头的老相好。

大山脚新生代在发展步伐中已远离老街坊,融入了周边卫星市镇的繁荣景致中,趋渐迷失在新景观、新时尚里。在外人眼中老街看似还很热闹,走进就会发现,很多建筑物不是荒废就是等出租,比率占35%以上。即连路边鞋匠都会说,老街现在只能靠外劳交昜,每当公假或周末就会成为大批外劳到来聚会的天堂。这是否意味真正的大山脚开始没落了?

大山脚坐标:玄天庙即伯公埕。(图:星洲日报)

宗教的力量,在大山脚无处不在

福德正神的玄天庙、大大小小的兴都庙和东南亚最大天主教堂的圣安纳,逾百年来与大山脚共生,发展迄今也都坐拥诸多产业。区内一些学校建筑都由这些宗教组织耗资兴建,包括老街上的日新和2公里外的金星小学──原在巴刹街上,由福德正神创建的日新学堂,自1950年代迁入爱士顿路至今,一直都与福德正神共用空间;天主教会兴办的金星小学,也坐落圣安纳天主教堂附近,教会和神庙迄今还是学校董事部成员。

广告

融入教育事业,造就新一代大山脚人,宗教建筑无形中也成了大山脚发展史料的宝贵资源。一如大山脚父老有句口头禅:“先有广惠肇,后有福德神。”玄天庙清楚记录了华人在大山脚的定居年份,光绪12年或1886年建起时,门匾还写着“山为大德”。和坐落山脚下的圣安纳教堂一样,尽显大山脚人对大山的敬意。

大山脚下的圣安纳教堂,突显大山脚人对大山的敬意。(图:星洲日报)

●圣安纳教堂,发现古文物

今日的圣安纳天主教堂不只是宗教朝圣地,也是驰名海内外的观光区。

建于1846年的圣安纳教堂有一块8尺碣石,铭刻了5世纪前留下的古梵文(一说是巴利文):“从此消失了,喇玛尼普哈王的敌人。”圣安纳堂福传协调员朱国峰(编按:朱国峰于去年9月逝世)解释,碣石及其碑铭可追溯至1500年前的古吉打王朝,是由英国军官詹姆斯罗上校(Colonel JamesLow)于1987年考古发现,碣石及刻在其上的碑铭无关天主教,只是刚好出现在圣安纳教堂范围内,因其考古价值而受到国家文物局保护,成为观光卖点。

这座教堂见证的,其实包括1830年代大山脚华人和印裔天主教徒活动轨迹,陆续迁入山脚下定居的信徒,牵动法国传教士阿多福神父(Fr.Adolphe Couellan MEP)于1840年代建起第一座小教堂,这座老教堂的基石至今仍可在圣安纳教堂原址山上看到,等如177年前即已奠下圣安纳的基石。

今日主持教堂事务的饶恒力神父精通华语,是今日北马教区内可兼顾华、印和英语教徒需求的神父。每年7月圣安纳庆典,也是他最忙碌的季节:“四面八方到来朝圣的,其实大多数非天主教徒,但都会与天主教徒一起守在教堂听弥撒,我们也都一一接纳,给予深深的祝福。”

圣安纳教堂逾百年来以实现人们愿望而驰名,朱国峰展示福传中心访客投入还愿箱的物品说:“从这些物品中,很明显看到许愿者来自各种族、各阶层,甚至各宗教信仰人士,他们都以自己的信仰、习俗投入还愿物品,当中不乏华、印裔宗教场合和文化习俗上常出现的还愿物品。”

此外,遍布区内的大大小小百年古老兴都庙,与玄天庙、圣安纳教堂一样,并列为大山脚区内3大宗教古迹。

坐落在居林路的Sri Mangalanayagi Amman Devasthanam古老兴都庙。(图:星洲日报)

●兴都庙的形成

众多兴都庙当中,以居林路的Sri Mangalanayagi Amman Devasthanam老庙最为今日大山脚人所熟悉。建于1870年代,至今已有148年历史的斯里姆尼斯瓦拉兴都庙,则是官方推荐的旅游景点,就坐落在北赖新路,其地理位置,在北赖和大山脚人互相迁移过程中,自20世纪由一道火车轨道衔接,在牵连大山脚人脉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余大山脚区内众多兴都庙的兴建年代,都与兴都教在同一区域发展轨迹相近,也都形成大山脚的另一特色。

时至今日,每年农历七月在玄天庙举办的普度庆典、7月26日前后持续整10天的圣安纳瞻礼会,以及兴都庙一年几回的众神出游,吸引了数以万计人流涌入,让这座几近荒废的古城,借宗教气息再现人潮汹涌之势。尤其近年,3大宗教团体的年度盛会,更吸引海内外包括泰国、新加坡、香港、台湾、加拿大、菲律宾、澳洲等游客慕名观光,盛名远播也让大山脚人开始思考:这究竟是一个注定荒废,还是有待复兴的老街?

郑木炎(右)经常针对复兴大山脚概念走入社区,参与规划甚至争取国际交流。(图:星洲日报)

逝去的繁华,何时再现?

每当伯公埕中元庆典、圣安纳朝圣季节、兴都庙游神活动过后,迅速回归的平静,让上一代人看了不由感觉虚空、荒芜。年过60的大山脚人皆可感受,早年这里车水马龙,只须搭巴士、乘火车到站,即可步行全镇,吃喝玩乐皆不缺场所,繁华之景不逊槟岛。

在与东印度公司撇不开关系的17世纪,英殖民政府即已引入大量华、印人力应付香料、蔗糖贸易。1899年大山脚─北赖铁路建成之后,更崛起为锡米和橡胶运输中心。1920年,这里的火车即已直通曼谷和新加坡,英殖民政府把威省行政中心钦定于此,吸引更多华人到来定居,直至二战日军占领后,涌入定居的人潮才告停止。

依循历史往回追溯,很难想像一度引领风骚的盛景,今日显得老态龙钟。

当年街上百业昌兴之景,今日仅见外劳闲逛,街上老行业,也只能依赖外劳维生了。

不甘如此的各籍贯乡会组织,一再借助大小活动力图振兴,希望借助文化节日汇整人文气息,丰富日趋干涸的老街内涵。只是缺了新生代涉身参与,再多付出皆力有未逮。另外,也有一些热心的文化人把一批又一批海外学者引入老街,研究古建筑价值,甚至模拟复兴大山脚的规划和未来发展,亦未见草根蠢蠢欲动之势。

福德正神会主席庄佛和承认,复兴大山脚、重振老街场的可能“说来容易,行之超难,但只要时机到来,福德正神肯定参与,尤其分属福德正神产业区的巴刹街,是可以牵动大山脚人重返老街的策略地点,值得注资维护。”

福德正神是玄天庙及该庙周边店屋业主,区内不乏代代相传的著名小食,包括始于1890年的举丰粿汁、始于1935年的白云吞面和蟹肉河粉米粉、始于1945年的客家米台目和1950年的三代盖饭等,至今仍是食客追棒的伯公埕美食,也是保住玄天庙人气的卖点。而环绕伯公埕周遭的老店屋也还在散发魅力,庄佛和视此为可让大山脚重现生机的启始点。

见证千年历史的8尺碣石就在圣安纳教堂范围内,今已受国家文物局保护。(图:星洲日报)

发掘老街特色,等待复兴之火

“恢复过往商业盛景已不可能,要规划为古色古香的休闲重镇,这点倒还可以尝试,但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他形容,虽然有了概念,甚至可以想像画面,必须等的还是时机。

建筑规划师郑木炎也觉得,“真正复原老街古建筑,这在人力和财力上几乎不可能,因为还原一座古城需要遵照考古学上的严格要求。但又不可否定,街上很多老店屋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吸引游客的潜能和卖点。”

他认为,“所谓复兴老街的做法,应该是让有故事的老店屋焕发新生命。

在保留老店屋古风的前提下重新规划修整,用以经营深具人文特质的新商业活动。”

事实上,大山脚老街的人文气息一直都在,只是隐身于街上的老店屋、老门面之间,有时因为身处其中而习以为常,反而难以窥得珍贵之处。庄佛和估量优劣势之后觉得,大山脚老街的特色在于周边建筑密集,街景保有浓郁古风,贯穿的巷弄可让访客随心穿梭,可以规划成无障碍的步行街:“整座老街超适合步行,肯定可以发展成一个无车休闲区,但必须先为街上老店屋注入卖点,让它成为不论一日游或小住几天都不觉得闷,只要乘巴士火车下站,即可轻松逛完街市的休闲场所或观光区。”

这在很多国家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在大部份大山脚人眼中,这些概念就如同一小群人在做的白日梦。只是,无梦等如放弃,虽还只占少数,但至少真的有人开始做梦了!

庄佛和:大山脚是一座值得注资复兴的古城。(图:星洲日报)
每年7月的圣安纳庆典,是饶恒力神父最忙碌的季节。(图:星洲日报)
朱国峰:希望圣安纳成为世界级的宗教圣殿,每年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朝圣者。(图:星洲日报)

 

【大山脚传奇(一):被遗忘在时光里.等待重生大山脚】

【大山脚传奇(二):寻觅武吉的文学印迹】

【大山脚传奇(三):书写我们的土地、我们的文学、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故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