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琪·投票以外的事

2018-02-12 12:22

白慧琪·投票以外的事

投票虽是选出了人民代议士,再由议席多者组织政府,但过程必须建立在完善的制度上。要改善又得修正选举法令,这就得透过国会辩论、通过才能完成,参与国会辩论的则是我们所投选的议员。

我还记得上届大选作为首投族有多么兴奋与热情。当时我是海外选民,提早一周,清晨5时起床,摇了3个小时半的火车终于抵达大使馆,不辞劳苦去投票让我觉得骄傲。

广告

若干年后,有人问我海外邮寄选票的流程,我一时语塞。那段让我兴奋、骄傲的首投之旅,印象最深刻竟然是大使馆招待的咖哩鸡。海外选民领取什么文件,有多少个信封,细节我全忘了。或许那兴奋与热情来自当时的政治氛围。纵使更多选民前往投票,当时的你会不会也像我一样,觉得有投票就够了,其他细节一概不知?

再分享一下,最近出席选举工作坊,由选举委员会学院讲师主讲提前投票(UndiAwal)和邮寄选票(Undi Pos)的操作过程。当然,我厘清了海外邮寄选票的繁杂过程,以及与上届不同之处。然而,让我听得津津有味的是在场的同学如何主动积极提问和反馈,有时不知不觉提高声量,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现场火爆。

这些同学大多数是资深监票员与计票监督员(PACA),他们熟悉选举法令和选委会在历届大选颁布的选举指南。他们犀利地提出各种疑问,屡次让主讲者招架不住。举个例子:“选民抵达投票室领取选票时,选举书记该依据选民册还是身份证念出选民名字?”

差别在哪?因为监票员手上也握有相同的选民册,若依照选民册念出名字,监票员也只是依样划掉名字。若选举书记依照选民身份证念出名字,有错误时监票员才能及时发现。

他们热烈的讨论当然不止这些。对比我当初以为履行投票义务就功德圆满的想法,这些乍看有点吹毛求疵的PACA才是用心履行公民义务的“公民”。他们挑出各种问题,希望主讲者反馈上层,及时改进一些缺失。

来得及吗?我也不知道。

广告

每到临近大选,选委会才陆续释出投票机制更动,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专业人士评估、反对并提议改善缺失。虽然整个选举依照选举法令进行,选委会又制订选举指南作为操作依规,但当中仍有可商榷之处;就如本届海外邮寄选票改为直接寄给选民,再由选民自行寄回国,纵使需附上签收与见证表格,谁又能确保不被冒签。

这些PACA监督选举制度有何不妥,也竭力提出意见如何改进,因为只有更完善的选举制度,每一张选票才能真正表达民意。可否自动登记选民、可否强制投票、选区划分、邮寄选票机制、军警和公务单位投票机制等,都还有改善空间。

读到这里,你发现了吗?

政治不只是投票而已。

广告

投票虽是选出了人民代议士,再由议席多者组织政府,但过程必须建立在完善的制度上。要改善又得修正选举法令,这就得透过国会辩论、通过才能完成,参与国会辩论的则是我们所投选的议员。

民主不会从天而降,而我们还在裹足不前讨论投票、投废票或不投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