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 ·东马春运与砂拉越主权

2018-02-14 11:46

惟诚 ·东马春运与砂拉越主权

其实东马也有春运,虽然这里人口流动的规模远远不及中国,但在东马,确实都是每年相当重大的议题。

转眼间,明天就已是大年除夕,无论你在即将过去的丁酉鸡年忙得怎样,都是时候放慢脚步,准备迎接两天后莅临的戊戌狗年。而每次在这段时间,我们都会透过国际媒体,见证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类迁移活动。这个在中国被称为“春运”的人口流动现象,每年都会涉及至少29亿人次,当中铁路系统每日必须承受至少1亿人次的流量,而这相等于其每日需要搬空两个韩国。如斯庞大的人口流通,令当地政府和公共运输业者每次到了这个时候,精神都会相当紧绷。

广告

然而,为了确保民众可以及时、安全回家过年,中国政府和运输者每年都会想方设法,处理和解决春运期间所出现的各种问题,比如班次有限、票价高涨和黄牛票猖獗等。中国政府过去有“北车南调”的策略,现在有“微信绑定购票”、“曲线回家”、“高铁疏散”等措施,除了旨在逐步提升春运的效率,也在严格控制作票和造市行为,并尽可能减少单一运输的垄断行为,以从中确保车票和机票价格合理浮动。

这些政策和措施尽管看似铿锵有力,但其实仍存在不少缺陷,中国政府依然在今年的春运中面对各种难题,也还有很多民众因为车票、机票价格过于昂贵而回不了家。不过,该国政府每年为解决这些问题所做出的努力和调整,是让人感觉到很有诚意的,而且其运输效率确实有所提升。当然,这是中国春运,我们现在不如把焦点移回东马。东马?对,其实东马也有春运,虽然这里人口流动的规模远远不及中国,但在东马,确实都是每年相当重大的议题。

和中国春运不同,这里的春运主要是西马至东马,而且也仅有航空路线一途。如果是主要城市的航线,比如吉隆坡到古晋、吉隆坡到亚庇等,因为营运的航空公司多、班次多,因此票价多少存在竞争力,只要购票时不要太接近春节,则有机会以相对合理(但不便宜)的价格买到返乡的机票。但是,那些在以上普遍航线以外城镇工作的东马人就没那么幸运,比如从新山到古晋、诗巫到美里或吉隆坡到山打根等航线,单程机票动辄千来令吉。

以新山到古晋为例,这条只有1小时20分钟航程的航线,在最廉价时单程不会超过50令吉,而在一般时段的普通售价,单程也不会超过200令吉,就算临时决定的即买即飞(walk-in tickets)也不会超过350令吉。但到了春节,这条航线的来回票价就会飙破1千令吉。虽然我明白这是资本社会的供求运作,而且营运这条航线的航空公司也只有一家,班次少、需求高,从而导致票价的抬高,但这种以倍数飙涨的情况实在过于离谱,令极多东马游子无法回家过年。

更何况,这样的价位经常只在重要佳节才会出现,因此东马每年有很多民众呼吁航空公司在特定时间增加航班、航线,而来自东马的国会议员去年11月也曾在下议院向交通部提出,要求大马航委会在佳节期间为部份西马飞往东马和砂沙两州内部航线的票价设顶,以确保票价合理,因为他们的回乡选项极为有限。当然,我理解商业航线有其盈利目标,但这种呼吁也需被政府和相关航空公司理解,从而仔细考虑东马民众、议员的呼吁与建议,提升州内佳节运输效率。

全国大选目前已进入倒数计时,首相纳吉为了要力保东马江山而频频访问东马,其甚至在上周的砂拉越土保党大会中承诺将归还砂州“应得”的主权。另外,砂国阵、砂希盟也同样将竞选焦点放在砂主权的议题之上,以期获得砂州选民的青睐。然而,对当地居民而言,政治人物为我们所争取的州主权,需与改善州内的“衣食住行”

广告

有关。若州主权争取回来了,生活成本还是比对岸高,甚至连每逢过年回乡的权利都无法享受,这样的主权我们要来干什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