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毓林‧今天的老人,明天的我们

2018-02-17 14:56

曾毓林‧今天的老人,明天的我们

华人新春期间喜欢到老人院丶孤儿院或福利机构施贫派红包,这是件值得效法的好事,只要这不落入意义变质就好。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

广告

华人新春期间喜欢到老人院丶孤儿院或福利机构施贫派红包,这是件值得效法的好事,只要这不落入意义变质就好。

尤其是乡团组织,可能一年到头的活动并不多,适逢新春佳节更不免要有类似的活动“造福弱势”。

部份从政者要表现“爱民如子”,老人院丶孤儿院施赠送暖更是不可少的“背景”;不少老人院负责人投诉,有些政党要员大事铺张来到老人院,召集了所有老人,送两粒柑几粒糖果,表演完爱心无限并让记者拍完照片就拍拍屁股走了,过後如果没有需要宣传时就不再出现。

不是说老人们要贪心要这个那个,也不是说老人院非要他们大笔钱捐助,但至少希望“捐款也要像个样子,多点诚意”。

认真说起来,老人院需要的东西并不算多,除了白米,就是日常生活用品而已。稍微观察一下,可为这些失依孤老收容所做的事可以包括修葺破旧设备丶添购生活用品丶关心水费电费等,对於个别老人则关心他们的贴身日用品丶健康状况,或小如头发指甲是否是时间修剪等,都是有其需要的。

一位开办老人照护中心的医生朋友林进成曾这麽告诉我:“很多孩子把家里老人送来时,我都发现老人的内衣裤都破洞处处;这是孩子们不够细心,只看到外面能看到的,没有关心到平时眼睛看不到的东西。所以老人家的内衣裤破烂到该替换新的,孩子们都不知道。”

广告

这句话可以延伸到每个家庭去,老人家有时过於“体贴”孩子,尽量不要麻烦孩子,所以自己受罪。孩子更需要细心的观察老人家,了解他们的需要。即使是自己家里的老人,不要只是喂饱了就算,也要关心他们如何打发漫漫长日,精神生活是否充实;毕竟我们不是养一头动物,只需要让他吃和睡就算尽了责任。

马来西亚已经开始晋入老人社会,今天的我们也是明天的老人,关心老人问题也是关心自己的未来。然而老人院孤老越来越多丶独居老人也越来越多,特别是少子化和单身族越来越多的今天,使人不禁担忧:孤独的老去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吗?进老人院是我们失能时唯一的归属吗?

“养儿防老”这一套还得看你幸运不幸运,万一碰到不肖子女,却会变成“防儿养老”。

按自己一路来的观察,发现马来西亚政府对老人化社会根本没有做过哪一方面的准备;比起外国,我们连起步都还谈不上。

广告

单靠民间组织的力量极其有限,纵使偶有三两间像样(但也收费不便宜)的老人院,国内陆续还有更多数之不尽,不懂何去何从的老人,包括你和我。

逐渐失去生活能力丶开始百病缠身丶体能日渐衰弱的渐老族能获得的社会资源不多,马来西亚甚至连老人病科的专科医生也不多,一个老人如果同时有三丶四种病缠身还得分几天在不同医院或不同部门看不同科的医生,多麽耗时耗神劳累。所以很多人一想起自己的老年时,就会越想越怕,觉得没有安全感,更担心自己千算万算依然沦落在病床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需要旁人来照顾自己的地步。

所以我们应该多关注国内老人问题,他们今天碰到的问题正是我们明天将碰到的问题。

新春期间很多人会到老人院去送关怀,希望大家都多用心眼观察,不要只是走马看花派完红包就算;再且,老人真正需要的未必是红包。红包虽然可以解决一时三刻的需要,但对他们更迫切要关注的还有更多。

先关心家里老人,再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地关怀其他老人。让每个老人老有所安丶病有所医。

老人问题处理得好,直接间接的也会解决了很多家庭问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