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梦想创造成功‧陈清和这球,越踢越高 - 体育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小小梦想创造成功‧陈清和这球,越踢越高

2018-02-18 17:42

小小梦想创造成功‧陈清和这球,越踢越高

陈清和说:“身为一个教练,我的愿望肯定是提高大马足球的水平,加上今年有东南亚足球赛(铃木杯),我希望能率领国家队取得一个好的成绩。”
陈清和表示其农历新年的愿望是希望能提高大马足球的水平,此外也希望自己一切能顺顺利利。(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18日讯)陈清和这“一场球”,踢到现在还在继续,且越踢越成功。

广告

去年12月,大马足总会长东姑依斯迈委任陈清和担任“马来虎”大马足球队教头,并直言陈清和是他心目中的“国内最佳主帅”。

如今,陈清和已执掌国足2个月,他在接受《星洲体育》的访问时谈到自己农历新年的愿望时,希望国足战绩能步步高升。

陈清和说:“身为一个教练,我的愿望肯定是提高大马足球的水平,加上今年有东南亚足球赛(铃木杯),我希望能率领国家队取得一个好的成绩。”

“至于个人方面,我希望能身体健康,一切都顺顺利利。”

没想到足球真成终生职业

出生于吉打象屿山的陈清和在小学时期开始接触足球运动,之后一路从球员当上助教,最终成为德高望重的国家队主帅。

广告

现年49岁的清和回忆起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时表示:“现在回想起来,我在小时候时真的没有想过足球竟然会成为我的终生职业。若吉打队在我青年时并没招揽我,我可能会凭借踢足球找到一份政府工,毕竟我当时有一些朋友因帮助政府机构的球队踢球,因此当起公务员。”

脑海中闪过各种过往回忆的陈清和在谈到自己怎么接触足球时表示:“小时候在电视看到国家队的比赛后,我就喜欢上足球这项运动,当时我是通过黑白荧幕见识一众老前辈如苏进安等的英姿,就想着长大后也要像他们一样。另外,由于我住在乡下,因此也常常与巫裔同胞一起踢足球,这也让我产生长大后想当职业球员的念头。”

“当然,我的父母不太支持我的梦想,毕竟华人都比较注重教育,因此我是一直偷偷的跑去踢足球。虽然被父母发现后会被打,但我还是一直坚持(踢球)。”

一直坚持梦想的陈清和最终在1989年时正式成为职业球员,他说:“我中学时获得代表学校比赛的机会,接下来就进入吉打州队(18岁时成为青年队球员),并在1989年签署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职业球员合约。”

广告
陈清和在接受《星洲体育》记者李锦财访问时侃侃而谈,平易近人的他在受访时表示,小时候从没想过足球会成为自己的终生职业。(图:星洲日报)

遭伤病休养2年仍不放弃

不过,刚成为职业球员短短3年,陈清和就遭遇运动员的天敌——伤病的困扰。

他说:“在1992年时,我迎来职业生涯的最低潮,我因膝盖受伤动了手术,得休养长达2年。那个时候,我大约24或25岁,家人一直劝告我去找另一份工作,或去学其他的手艺。”

“不过,足球当时就是我的工作,所以我不能停,加上自己的课业不是很好,因此我并没有放弃职业球员这一条路。所幸,吉打在我养伤的2年内一直向我提供薪水,我才能撑过这一段艰难的时期。因此,在伤势痊愈后,我就继续效力吉打,之后还曾转会玻璃市、槟城、吉隆坡和吉兰丹,最终在2000年又回到吉打。”

约格拉森引导走上执教路

再次回到吉打队时,陈清和已32岁,迎来职业生涯的晚期,但当时他没有想过转当教练,直到一个人叫他试试。

那个人就是时任吉打队的主帅约格拉森。陈清和说:“回到吉打踢了2年后,当时球队的丹麦籍主帅约格拉森因看我伤病不断,就鼓励我尝试执起教鞭,担任他的助教,我因此迎来人生另一阶段。开始担任助教后,我对教练一职有了很大的兴趣,因此就去考取执照,之后一直持续这份职业至今。”

与拉惹戈巴创国足辉煌

2005年,在教练一职上小有名气的陈清和加入大马足总,成为拿督拉惹戈巴的助手,随后两人在9年间一起创造大马足坛近30年以来最辉煌的时代。

陈清和说:“2005年时,我担任拿督拉惹戈巴的助教,当时他执教20岁及以下足球队,接下来我们一起升上23岁及以下足球队,之后在2009年时升上国家队。”

“拉惹戈巴一当上国家队主帅后,便率队在2009年的寮国东运会上为大马摘下时隔20年的东运足球金牌,之后隔年又率队历史首次夺得铃木杯冠军,让大马足球运动重现辉煌。当时,我从他身上吸收了不少执教的经验,也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执教吉打踢出名堂

2013年,陈清和与大马足总的合约到期,因此就返回家乡,之后凭借执教吉打踢出名堂。

“我回到家乡休息几个月后,就接到吉打的邀请,因此首次担任球队的主帅。我在吉打一直执教至去年5月,才因收到大马足总会长东姑依斯迈的邀请再次担任国家队助教。”

“随后,国家队的葡萄牙籍主帅温加达在12月时辞职,我因此接过教鞭,首次担任国家队主帅,这就是我出生迄今的故事,非常简单。”

“不管怎样,担任国家队主帅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毕竟我国的足球运动一直以来都处于低迷的状况,在国际赛没有很好的成绩。”

陈清和接受吉打邀请时,该队当时在马首联赛排名第7,但他成功率队杀上前4,取得大马杯资格。之后,他在隔年率队夺得马首冠军,成功升级马超。

而在马超的首个赛季,他率队排名第3,且还夺得大马杯冠军,执教能力让人赞叹。

陈清和在2016年时率领身为马超升班马的吉打夺得大马杯冠军,震惊了大马足坛。

足球哲学就是进攻

询问陈清和是否有想过自己能率领吉打取得如此出色的成绩,他说:“没有想过,但自己一直都抱有率队取得好成绩的信念,这毕竟是我的家乡球队,所以一直都想帮助家乡的球员取得进步。”

谈到自己被东姑依斯迈誉为本土最佳主帅,陈清和说:“东姑依斯迈说这一句话胜过其他人的鼓励,这让我产生一个很大的动力,所以我将竭尽所能带领国家队取得好的成绩。”

要取得好成绩,就必须赢球,因此陈清和表示他的足球哲学就是进攻:“进攻是赢球的方法,若太执著于防守,那只能取得平球或输球的结果。当然,若遇到实力比自己强的球队,就一定要把防守做好,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得完全舍弃进攻、采取龟缩的踢法,毕竟没有进球就不能取胜。”

心态对,做什么都对

而崇尚进攻的陈清和表示,他要的球员必须怀有为国牺牲的心及强烈的取胜欲望。

他说:“作为新的国家队主帅,我自然会在阵容上做出调整,引进一些新的年轻球员,并改变训练的方式。而我挑选的球员必须要有为国牺牲的心态,同时我也会尽力加强球员为国作战的荣誉感和求胜欲望,以改进球员的想法和心态作为第一步。”

“另外,自我纪律也很重要,若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和自主训练的意识,那很难取得进步。所以,我主要看的是球员的态度,技术对我来说是其次,毕竟心态对,做甚么都对。”

国足接班不顺遭抛离

作为曾带领大马步上辉煌的助教,陈清和是怎么看待大马足球如今的低迷?

他说:“当时(2010年夺得铃木杯),球员已达到最高峰,因此国家队接下需要年轻球员来接班,但却未能很好的进行换血,加上其他的国家都在进步,我们因此被抛离。现在,我觉得我们有不错的年轻球员,但要取得进步并非能在一朝一夕完成,这些球员还必须吸取更多的经验和加强技术。”

确实,大马目前有不错的年轻球员,因“幼虎”23岁及以下足球队在1月份的亚洲杯23岁及以下足球赛成功创历史闯入正赛,之后还再度创造历史杀入8强。

肯定幼虎强势表现

谈到幼虎强势的表现,陈清和说:“23岁及以下足球队在亚洲杯的表现非常好,他们所取得的成绩无疑将激励成年队做得更好,而我也肯定会召集23岁及以下足球队发挥出色的球员,让他们有机会在更大的舞台亮相。”

“因此,我希望23岁及以下的球员不要在亚洲杯结束就开始松懈,必须继续在各自的球会取得好的表现,和不断提升自己的技术和水平,不然一切等于零。”

询问陈清和幼虎球员是否有机会征战今年12月的铃木杯?他说:“当然有,他们是国家队的一份子,只要能持续维持好的表现和状态,就一定有机会。”

越南是好榜样

而说起铃木杯,大马除了必须提防劲旅泰国,如今又多了在亚洲杯23岁及以下足球赛夺得亚军的越南。

谈到越南杀入决赛的成就,陈清和说:“这对其他东南亚国家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同时我也希望大马球员的信心能因此提高,要相信越南既然能有如此出色的表现,那大马也一定能有一番作为。”

“好的成绩肯定不是只有一天的努力,所以大马要取得如越南般的表现,一定要好好的发展基层,提拔更多年轻的球员。当然,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可持续性发展的计划,而不是只是短短的两三年。其实,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必须付出努力,而要达成目标肯定没有捷径,必须面对一定的挑战。”

与王金瑞携手发展马足

询问陈清和有关大马的过去几年的基层做得如何?他说:“我觉得大马青年队目前发展得还不错,除了有23岁以下足球队创历史,19岁及以下足球队也成功在去年闯入东南亚杯决赛(0比2不敌泰国),16岁及以下足球队也在去年的东南亚杯晋级半决赛。”

“不管怎样,发展基层和青训不只是大马足总的责任,我们还需要各州属足总的协助及合作,才能取得预想中的效果。”

成年队有陈清和,大马的青年队则有王金瑞,两大华裔教头携手发展大马足球。谈到自己与王金瑞的合作,陈清和说:“我们时常有沟通,在青年队和成年队之间制定一个体系,并讨论如何提高青年球员的实力。”

铃木杯须拿出最佳表现

接下来,陈清和谈到自己在新一年为国家队制定的计划。

他说:“国家队在3月份会迎来第一场友谊赛,之后就是在2019年亚洲杯入选赛的第三圈资格赛的B组末轮对垒黎巴嫩(3月27日)。接下来,大马联赛在9和10月时会短暂休息,因此我们会在那个时候进行几场友谊赛。”

询问陈清和有关铃木杯的目标,他说:“大马足总现阶段还没为铃木杯定下目标,我们会通过友谊赛观察球队的表现和状态,之后才决定要定下甚么目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球员们在铃木杯必须拿出最好的表现。”

回家乡一周欢喜过年

作为国家队主帅,陈清和给人的印象难免“洋化”,加上他长期与巫裔及印裔合作,因此让人好奇身为福建人的他还会否依据华人传统庆祝农历新年?

对此,他说:“当然,我还是会庆祝华人传统的习俗,如吃团圆饭、拜天宫、端午节和中秋节等,和一般华人没有甚么差别。”

询问他会否邀请球员前来他的家乡拜年,他说:“我在农历新年前两三天就会返回家乡,之后待上一个星期。其实,我很少跟球员庆祝,大多数是跟家人和朋友聚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