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捞不捞生?

2018-02-21 13:33

詹雪梅·捞不捞生?

捞生究竟是不是华人传统习俗,说法不一,源于何处,起于何时,也各有说法。但对拉让江沿岸城镇的华人而言,捞生是个披着“传统”外衣的新玩意儿。是从无到有,一传十,十传百地慢慢流行起来,成了农历新年宴席上的重头戏。

诗巫是一个以福州人居多的城镇,十多年前,过农历新年时,压根儿没听过捞生。但如今,几乎所有社团、政党、姓氏组织,旦凡主办新春联欢会或晚宴,甚至砂州元首、首长到达官显要府上贺年时,都得在艳丽的大拼盘上,大捞特捞一翻,不捞个菜丝满天飞,捞个水乳交融,誓不罢休。

广告

前些年,捞生多半是大年初七当天,所谓“人日”时的热闹与华丽进行曲,捞一捞,即把连日来渐退的春节温度再捞起回温些许,也预告这欢快的节庆即将结束。然而这两年,新年还没到来,一些人便已赶在腊月,除夕前大肆开捞。这年后的热闹事挪到年前做,在搅拌缤纷菜丝间,时节似乎也被搅混了。

捞生究竟是不是华人传统习俗,说法不一,源于何处,起于何时,也各有说法。但对拉让江沿岸城镇的华人而言,捞生是个披着“传统”外衣的新玩意儿。是从无到有,一传十,十传百地慢慢流行起来,成了农历新年宴席上的重头戏。

为什么要捞生?据说热热闹闹地捞一捞,轰轰烈烈地喊一喊,大家就会有好彩头,在盘子上捞得越起劲,在生活中也就越能捞得风生水起。即能炒热气氛,又能献上美好祝愿,不怪得捞生一经“引进”便势如破竹,速速占有一席之地。所以捞生究竟是不是习俗,恐怕也已不重要。

话说回来,若捞生真不是华人传统习俗,或许还可以不必太讲究地将之被视为一个时兴的热闹玩意儿,做这事的时间、地点也不拘。若捞生确确实实是个传统习俗,想举起筷子捞一捞,就不宜闲视之了,充其量还得溯源问本,了解捞生的意义和适合捞生的日子,免得流为胡闹。

每项传统习俗的流传,都带有前人留下的智慧或对生活美好的盼望,当中一些礼仪、风俗、禁忌、活动,或包含敬天、敬地、敬人、敬事之心,又或者是顺应时节的感恩和美好祝愿。在某个特殊节日,做某项特殊的事更能彰显当中的意义。

现代文明社会,随着生活脚步不断加速,人们不得不或巴不得摒弃繁文缛节。少了礼节的规范和约束,日子确实过得更轻松快活了,但久而久之,当传统礼教渐渐淡化时,当中蕴含的敬畏和感恩是否也将淡去?敬畏与感恩,不应流于表面,拘于形式,但形式却是培养人文情怀与素养的其中一种模式。欢度节庆,正视礼俗,还是有必要的。捞不捞生,亦然。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