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尧.当榴梿成熟时

2018-02-22 16:59

陈汉尧.当榴梿成熟时

我是这果园的一名伙计,平时都在做榴梿细胞培养工作,偶尔会协助东家,向参观者介绍果园。

我站在山岳处,此刻眼前的景色:朦胧的雾渐渐散去,东方慢慢有些发白,星星的光亮若隐若现地消失,大地随着太阳的升起苏醒起来。

广告

“请继续跟着我往前走!前面就是各位期待的榴梿园了!”我向身后的一班游客说。

我是这果园的一名伙计,平时都在做榴梿细胞培养工作,偶尔会协助东家,向参观者介绍果园。

“请看看这棵树,那像一朵云串在树枝上的,就是榴梿花了!再过不久,它就会结果,长出榴梿!”我指着一颗榴梿树。

游客们第一次见到榴梿花,都兴奋不已,纷纷拍下照片留念。我继续带游客们参观其他地方,参观完毕,我带游客到休息处,吩咐其他伙计开几个榴梿供游客吃。

其中一名热心的游客,取来一盘榴梿要我也吃,我不好推辞,所以就拿起一粒放进口里。若是3年前的我,一定会说榴梿是一个摆不进嘴里的水果,可今天的我,对榴梿的热诚,可能比东主还要强烈!

我是在偶然情况下,才喜欢上榴梿。

广告

X X X X X X

我在大学时期认识李素玲,她与我是那一年京都大学植物科系里,唯一的华侨生。

我们一开始并不亲近,各自都有自己的朋友群。在某一夏日学期,我们刚好被分到同一组做有关植物生理学的作业,多聊天见面,大家很自然地常常在一块。

有一年新年,她邀我和几个日本同学到她宿舍里作客,饱餐一顿后,大家玩起麻将。

广告

突然,我闻到一股既熟悉又很臭的味道。

“这是水果之王榴梿,是马来西亚的代表水果之一。”素玲吃得津津有味,也叫日本同学试吃,但他们都接受不了榴梿的味道。

“你是大马人,不要跟我说,你怕吃榴梿?”她笑着说。

我看她一眼,忍不住把刚才吃下肚子的东西全呕出来。这成为我们之间的共同趣事。

素玲的家庭背景不错,家里做汽车生意,但她并不骄傲自大,待人彬彬有礼。在学术方面,她常有独特的见解,所以深受教授的爱戴。

这么一个优秀的女生,确实是很多男生的追求目标。每逢佳节,她的座位上就会摆满大小不同的礼物,不过她没有接受这些男生的邀约。

“怎么不见你送礼物?”羽月君问我。

“我又没追求她的意思。”我难为情地说。

“愚蠢!比我们日本的男人还愚蠢!”羽月说:“旁人都能觉得李君看你的时候,眼神不一样,你怎么感觉不出来呢?”

我暗中欣慰着,至少我还有一些希望,我对素玲早有意思,只是我实在鼓不起勇气向她告白。

大学最后一年的学期末,学生们都忙着构思毕业论文的题目。那是在日本的一个秋季夜晚,我们心有灵犀地约了对方。

我们在长街道上,并肩缓步,享受着秋天的晚风。

“我恐怕毕不成业了。”素玲突然说。

素玲的父亲病危旦夕,身为汽车业的巨子,他的新闻遍布各国。

“嗯!”素玲落寞:“父亲召我回家接手一些事业!”

“不是有你兄嫂接管吗?”

“生意大,兄嫂经验尚浅,父亲说他们需要一个帮手。”

“不能跟你一起毕业,心里难过。”

我也难过,这意味着我们的身份地位与关系,即将拉开一段距离。

“我办好离学手续,后天要回马。”

此刻,我好想说喜欢她,但被她阻止了。

“嘘,”她把头倚靠在我胸膛上,“我想哭一下!”

我不好乘虚而入。

素玲要离开那天,我缺席学术活动,跑来机场送机。

她看见我,无比惊喜。

我从背包里取出一盒榴梿,自己先吃了一粒。

“你不是最怕榴梿的味……”她一愣。

“为了爱你,我可以克服榴梿,也可以放弃学业,陪你回国!”

“我爱植物学,我完成不了,你必须代替我!否则……”她搂紧我。

“什么?”

“不准你回国见我!”

“一言为定!”我抱起她,转了一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