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杰.塑胶袋政治

2018-02-24 13:49

许俊杰.塑胶袋政治

雪州才刚落实一年的无胶袋措施,和我一样会带着环保袋上街的人越来越多,能不能不要将环保变成政治课题,让人民有更充裕空间,证明携带环保袋上街,是一件很酷的事。

在非游客区的北角街市里,你到便利店购买饮料零食,像香港人那样掏出八达通卡准备结账,店员用粤语问你“先生要唔要胶袋?”,你点头示意,她熟练的加上5角,从收银机下扯出一个胶袋,快速的把桌上的货品装袋,递上收据“唔该下一位”就招呼其它客人。香港人生活步伐紧凑,一个胶袋收你5角港币,你甚至没有时间细想为什么得多缴5角,就已经回到街上随着路人行色匆匆的往地铁站走去了。

广告

在中文此起彼落的大卖场里,瘦小又疲累的店员用生涩英语问你“有会员卡吗?”,你摇头示意,她熟练的扫描堆满桌上的零食与纪念品,细心的分类装进不同的塑胶袋,这是有扁平包装的海苔可以装在一起、那是沐浴用品得另行装袋,交易完成后她对你合掌致谢。每次到曼谷,总会把太多塑胶袋带回酒店,什么颜色厚度与尺寸都有,好多个被尖角刺破了,不能再用了,只好丢进垃圾桶。

香港自2009年起实施征收“胶袋税”,6年后扩大至全岛港九地区,后来你再到香港时,也像在国内出外购物一样,习惯性把一些耐用的环保袋一并带出去。雪州在去年全面落实胶袋税,每个胶袋索取20仙,一年后我们尚未得知这笔收入总数,不过香港的胶袋税却因游客增加而逐年增加,意味着区区5角港币,让大量采购的游客并不介意,更多居民与上班族也为了方便而宁愿支付,但是,环境保护署却指香港从2009年以前,每年有逾80亿个塑胶袋被送往堆填区,在征收胶袋税后有逐年下降迹像,超市的弃置胶袋更从原本的4亿个降至8400万个。

这样的结果,你能说香港的“无胶袋政策”失效了吗?

在雪州生活多年后,你已经习惯了从过去的每逢周末购物才带环保袋,到去年开始每日都会带环保袋去大卖场,这个以环保为名,企图改变大众对少用塑胶袋的措施才刚刚看见一点成绩,以为持续下去就真的可以对保护环境有所贡献,却可能在来届大选后打回原形,让我们都能像在曼谷购物一样方便,要多少胶袋就有多少胶袋。

政治人物为了打击对手而哗众取宠,经常发表让人发噱的谈话,可以不必太认真。这次国阵有位小主任向希盟雪州政府喊话,说雪州自从落实胶袋税以来,已经增加了人民负担,因此扬言若重夺雪州政权,就会取消胶袋税,还要建更多塑袋厂制造就业机会。姑且不论他的谈话是否代表国阵立场,我倒是对他的论点生起很多疑问:一个胶袋20仙,能带来多大负担?在取舍方便与环保殊重殊轻下,你为什么主张要使用更多的塑胶袋?

在大马,塑胶袋一般是廉价的低密度聚乙烯(LDPE),可降解胶袋因成本较高而不普遍,因此商家普遍选择前者,然后当我们以为可以为环境尽力而使用环保袋,即可重复使用的无纺聚丙烯袋时,英国环境局却告诉我们,制造一个环保袋的碳排放量远高于胶袋,须重复使用很多次才能抵销对环境造成的伤害,若使用纸袋,因其生产过程须耗费更多水资源,制造更多废物与碳排放量,用了胶袋又担心伤害了海洋生物,心里难免有愧疚感,在考量利害此消彼长后,你会不会认为,还是重复使用环保袋比较实际?

广告

雪州才刚落实一年的无胶袋措施,和我一样会带着环保袋上街的人越来越多,能不能不要将环保变成政治课题,让人民有更充裕空间,证明携带环保袋上街,是一件很酷的事。

对环境有害的商品还有很多,如一次性餐具,那是你更应该弃用的,若一昧强调胶袋的危害性,降解需用数百年等论调,却忽视制造一个纸袋将耗费更多资源的事实,那么当全球越来越多国家限制胶袋时,我们还在因被政治化的胶袋课题而胶着,恐怕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