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反贪会不懂发生什么事

2018-02-24 14:07

林瑞源.反贪会不懂发生什么事

更令人傻眼的是,反贪会竟然建议政府自行推出我国的贪污指数。这是不是说,今后我们也可以制定自己的大学和竞争力等排名,不用理会国际的评鉴,自己讲自己爽。

大马的国际贪污印象指数再创新低,2017年的排名再跌7个名次,在180个国家之中以47分排名62,这是该指数于1994年创立以来,大马排名最低的一次,让反贪污委员会主席祖基菲里大吃一惊。

广告

祖基菲里感到惊讶是因为他认为,他自2016年8月上任后,就展开了积极的行动,每星期进行一次逮捕或提控一案,排名理应比2016年更好。

反贪会主席不明白个中原因,难怪分数会下跌,当中有数个因素。

首先,没有进行体制改革。反贪会是勤于逮捕贪官,捉了很多人,涉及很多机构,但这也反映贪腐已是结构性问题,必须改革制度,才能够遏止。现有的行动只是治标不治本,一旦松懈将故态复萌。

大马国际透明组织主席阿克巴表示,反贪会在调查引起高度关注的案件已经表现得非常积极,问题在于总检察长阿班迪阿里,即使带来1罗里、2罗里的证据,若总检察长说没事就是没事。

这足以说明大马体制的问题,检控与否由一个人决定。

目前总检察长人选由首相建议,国家元首委任,因此应该修改宪法,改由独立的委员会向国家元首建议任命及罢免,而反贪会主席也应由国会遴选委员会委任及罢免。只有赋予总检察署与反贪会独立和自由的地位,它们才能不论官职,把所有涉贪者绳之以法。

广告

此外,政府也必须制定资讯自由法令,让媒体享有更大的自由,监督和揭发贪污行径。

其次,大案的调查没有结果,加深国际社会认为大马打贪不力的印象。

阿克巴指出,大马排名退步的原因包括一马公司、SRC国际公司、26亿献金、联土局与沙巴水门案,以及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等吹哨者被判罪;当一马公司案爆发,大马指数就开始下跌。

确实令人费解,为何外国已经对一马公司案采取行动,我们的执法机构却没有动静?

广告

不只是一马公司案,联土局和人民信托局等案件也没有下文,总稽查司报告揭发的“买贵了”等行径也不被反贪会视为贪污。太多涉贪者消遥法外,吹哨者没有受到足够的保护,是贪污变成结构性问题的原因。

阿克巴根据反贪会在过去3年逮捕的2000人当中,有54%是年龄介于20至40岁的青年,直言大马已经陷入“廉正危机”。

大马青年需要典范,谁能够为他们提供身教、言教、境教?

第三,若肃贪成为政治口号,外界永远不会有信心。举例来说,在26亿捐款课题爆发后,政府成立委员会草拟管制政治献金的法案,但2年多了,无法呈上国会,在来届大选派上用场。

排名连续3年下跌,负责廉正的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应负起责任,他却把指数下滑归咎于反贪会采取积极行动,所以人们对于我国的贪污情况有负面印象;上级也没有追究和检讨,或许大家都忘了,打贪是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之一。

更令人傻眼的是,反贪会竟然建议政府自行推出我国的贪污指数。这是不是说,今后我们也可以制定自己的大学和竞争力等排名,不用理会国际的评鉴,自己讲自己爽。

大选还未举行,国家各种弱点就暴露出来,除了贪污印象指数再创新低,大马的4G平均网速是最慢的20个国家,不如越南、汶莱、缅甸;八打灵再也美以美国小因为教育部未发放拨款,遭国能公司切断电供,数百名学生被迫“摸黑”忍热上课。

这不是迈向先进国所应该有的现象,也不利于国阵营造美好感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