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需要改革的反贪机制

2018-02-28 10:07

惟诚·需要改革的反贪机制

何谓才叫有诚意?当然是对国内反贪机制进行改革,而政府必须在三大方面展开整顿。根据现有的2009年反贪会法令,反贪会受制于由首相任命的咨委会(以及由首相署部长任命的投诉委员会),因此受公务员监督的反贪会,其独立性向来备受争议,所以其一,政府必须裁撤咨委会、重组投委会,再将两者权力下放到只向国会负责的特委会,由立法权直接监督反贪会,实现行政权不涉反贪运作的机制,因为只有独立性确立了,反贪会才能毫无顾虑地执行任务。

我国在近期发布的2017年国际贪污印象指数(CPI)中排名持续下跌,于180个国家中和古巴同列第62名,除了被卢旺达、沙地阿拉伯等第三世界国家抛离,名次还和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圣多美接近,排名是历年最差。指数一经发布,迅即引发舆论哗然,当然,也引起了争议,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和反贪咨委会主席阿都阿兹高喊指数未能反映实况,而大马国际透明组织主席阿克巴则将问题归咎于总检察长阿班迪,直言后者检控不力,令大马陷入廉正危机。

广告

对于如此差强人意的数据,很多人很紧张,但亦有些人表现得不屑,比如阿都阿兹,就提出政府应自行设立贪污指数的建议。这项建议挺有意思,但不切实际,因为无论你喜欢与否,贪污印象指数的数据源自于国际投资者、分析师和政治学者对相关国家的整体评价,并由世界银行、世界经济论坛、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等国际组织进行统计,其在企业界早就享有特定的权威地位,因此这组数据对国际投资者而言,也拥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这意味着,当国际投资者或企业有意投资相关国家时,会透过这份印象报告来观察对方的政策透明度,以从中判断其投资的可行性。需知,国际投资者向来习惯将政策透明度列为其中一项投资条件,因为政策透明度越高,则相关企业注资或设厂时,所面对的政策变动和隐藏成本将越低,令相关投资者更容易预测启动资本、从商模式和与政策拟定,进而提高他们对投资相关国家的兴趣和信心。印象指数在如此的条件下,显然,能间接影响一个国家对外资的吸引力。

我相信政府早已认清这一点,不然反贪会不会对这份报告和排名作出那么大的反应。然而,认清是一回事,有无给出诚意解决问题又是另一回事。尽管反贪会在过去积极游说各大机构签署反贪宣言,也逮捕不少贪官污吏,但反贪宣言不过是一张无法律约束的黄纸,而且行政疏失、官员舞弊的问题仍时有所闻,再加上逮捕、提控和结案的数量不成正比,这些种种都突显着我国反贪效率的低下,也直接影射政府并没有在根本上解决国内的贪污问题。

何谓才叫有诚意?当然是对国内反贪机制进行改革,而政府必须在三大方面展开整顿。根据现有的2009年反贪会法令,反贪会受制于由首相任命的咨委会(以及由首相署部长任命的投诉委员会),因此受公务员监督的反贪会,其独立性向来备受争议,所以其一,政府必须裁撤咨委会、重组投委会,再将两者权力下放到只向国会负责的特委会,由立法权直接监督反贪会,实现行政权不涉反贪运作的机制,因为只有独立性确立了,反贪会才能毫无顾虑地执行任务。

其二,政府必须进一步修订反贪会法令第58条文,以赋予反贪会自行提控权,当然,为避免国家提控权重叠,导致检控体制陷入混乱和司法体系的资源浪费,我国可参考香港廉政公署防止贿赂条例第31条文,为自行提控权设立总检察长的“同意”门槛。意即,反贪会在进行检控前咨询总检察署,取得“同意”后即可自行展开检控,因为只有自主性增加了,反贪会才能够具备提高我国反贪效率的能力。当然,反贪会一旦具备了独立性和自主性后,就必须建构其权威性。

因此,第三个方面,即是反贪会的内部整顿,其领导层任免需与警队同等,只能经由内部提调,而非现在般,允许其他政府机构的高级公务员跨界出任,与此同时,该会主席也需从秘书级别提升至总警长级别,以从中树立权威。因为对我而言,我国目前现有的政治和贪污问题,其根源皆是长久以来存在的制度缺陷,若政府不循着这三大方向对反贪体制展开彻头彻尾的制度改革,则所有的反贪努力都将会注定是白忙一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