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别再内耗了

2018-03-01 10:51

郭清江‧别再内耗了

国阵也许拥有感觉良好的依据,但我始终认为唯有等到解散国会及进入竞选期,才能看到真正的民意。目前的良好感觉未必会在投票时刻反映出来,更何况巫统太容易犯下失误。近日旅游部长纳兹里等根据未经证实的消息攻击与指责郭鹤年忘恩负义,实乃不智且太无礼,也让成员党马华民政再次里外不是人。

这个年过得特快,就只有大选迟迟不来。

广告

对一些人尤其商家们来说,新年最大的愿望之一,应该是快快举行大选,以便专心做生意,摆脱政治攻心与恼人的日子。

根据最新消息,大选日期已提前。原本计划在5月初,现在已提前至3月21号过后随时解散国会,4月举行大选。

消息说,国阵认为希盟不是一条心,内部问题逐渐浮出台面,再加上国会将在3月通过选区划分动议,以及希盟期待的大反风还吹不起来,所以决定不再拖下去。但是,生活成本高及消费税依然是各族人民心头的一根刺,国阵若轻视随时会上演滑铁卢。最近的“吃藜麦不吃米饭”的事件,即使有千万个站得住脚的解释,在此骨节上说这种话仍会予人一种不知人间疾苦的印象,对纳吉个人或国阵都是减分。

国阵也许拥有感觉良好的依据,但我始终认为唯有等到解散国会及进入竞选期,才能看到真正的民意。目前的良好感觉未必会在投票时刻反映出来,更何况巫统太容易犯下失误。近日旅游部长纳兹里等根据未经证实的消息攻击与指责郭鹤年忘恩负义,实乃不智且太无礼,也让成员党马华民政再次里外不是人。

在一个民主国家里,任何人都有选择权,不应受到责难与批评。我们效忠的是君主和国家,因为领袖可来可去。自古至今,背叛国家的人,永远是这些没把人民放在心上的政客。

一句要老人家交出公民权,太伤透华社的心,纳兹里这次过火了。他的举动让在过去几个月极力争取华社好感的国阵,在一夜之间前功尽废。

广告

北京外语大学马来语研究中心主席阿旺和国大民族研究所教授张国祥最近的谈话,某种程度反映了马来社会与巫统保守派的中心思想。

除了这批学者和依布拉欣阿里所领导的土著权威组织,马来社会还有3个最保守与最有影响力的马来组织,即马来作家协会(GAPENA)、半岛马来学生联盟(GPMS)和国家教授理事会(MPN),他们一直都在向巫统施加压力,坚决反对承认统考文凭,也不希望看到政府制度化兴建华小与独中。他们认为华淡小的存在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

部份巫统领袖为了个人政治利益,长久以来跟这些组织里应外合,利用他们的反对声浪,作为拒绝或限制华教发展的武器之一。这也造成马华民政一直疲于奔命地扑火,以致被华社认为当家不当权,在上两届大选没获支持惨遭唾弃。

不过,马华与民政领袖们若没在国阵内部灭火、董教总等华团没站到最前线,以及没有华文报负起传承与充当华社喉舌的使命,今天马来西亚华文教育早已跟印尼、泰国和新加坡一样被消灭了。

广告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能够开枝散叶,并不是理所当然或巫统施舍得来的,它是华裔政党、华团与华文报几代人并肩抗争、牺牲,始获得保存;这段历史有血有泪。

星洲日报于本月21日的封面头条带出一个讯息,即在实施单元教育与承认统考文凭的课题上,马来社会存在着分歧。巫统内部当然也有开明及认同多元源流教育的领袖,但这些领袖必须要够强大,才能够压下党外的反对声浪,以及党内的右派分子,否则最终会被拉下台。

曾经担任国家语文出版局总监的阿旺感概地说,竟然有马来人支持承认统考。 “过去我在教育部开会时,发现有时并非华人提出,而是马来人提出承认统考的问题。但是,我反对,时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也很坚决反对两种文凭制度。 ”

阿旺说出了一个重点,连当时作为巫统与国家第二号人物的慕尤丁也坚决反对承认统考文凭,马华、民政等华裔领袖这一哩路,当然并不容易走。如果没获得巫统党内开明派的加持与协助,最近那16所获批的新华小(10新6搬迁),几乎是奢想。

远的不说,在2012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关丹中华中学批文,也是经过许多波折才批下来。根据内部消息,时任教育部长慕尤丁一开始也不愿签准,过后是在首相纳吉硬硬拍板下才批下来。

纳吉在担任教育部长时修改教育法令,删除21(2)条文,废除部长有权关闭华小的至高权力,解除了华教头上的紧箍咒。这对一位巫统部长来说,如果没几分自信,足够的党内势力,无疑是政治自杀。巫统党内其实仍潜伏着不少反对多元源流教育的老中青势力。部份种族主义分子现在也随着敦马哈迪的加盟,散布在希盟里头。

因此,华人必须要自救,喊打喊杀内耗很容易,但单靠呐喊,华教不可能走到今天;华小从不能建、允许建分校、允许搬迁,到批准兴建新华小,靠的是华社的团结与智慧。如果我们继续天真地以为,只要干掉敌对阵营的所有华人代表,华人就得救那就大错特错了。在华人人口比率逐年下降的今天,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完全没保障。

谁都知道该支持政党轮替或两线制,以建立一个更公平对待各民族,去种族化的国家。但是,我们的选择太少了,还没出现第三股更清流的阵线。现有的两粒烂苹果还是不能摆脱种族主义的阴魂,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终归是个不能在短期内实现的梦想。

这个国家还是马来人说了算,所以不论在国阵或希盟,华社仍需要华人代表,才能保障子孙们的未来。情绪是一时的,族群的生存与未来,才是千秋大业。请看清楚一点,别再内耗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