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纳兹里寻衅闹事的背后

2018-03-02 16:54

郑丁贤 ·纳兹里寻衅闹事的背后

很讽刺的是,去年《郭鹤年自传》出版之际,有记者访问纳兹里的看法。当时他说:“郭鹤年说出了历史事实,他有权利发表意见,我认为他的评论是公正的。”

内阁决定不准再攻击郭鹤年,风波看来会告一段落;但是,余波荡漾,冲击远大于想像。

广告

华人社会的反应,从社团至民间,群情汹涌。纳兹里对郭老的粗暴,在华社内部跨越党派,成为华人的公愤。而愤怒的对象,不但是纳兹里,也是巫统。

很多人说,国阵这半年在华社下的工夫,只因纳兹里的流氓行为,而前功尽弃。

这半年来,的确看到国阵的姿态转变。政府批准迁移和增建共16间华小、财政预算案拨款6500万给华人新村、巫统大会不提种族课题、纳吉说需要更多华人代表加入政府……,可以看出政府对华社释放善意。

过年前,纳吉拍摄了亲手为华裔老妇推轮椅,和一群华裔孩童看舞狮,吃团圆饭的贺岁影片,带出一股温馨氛围。这让人想起纳吉在2013年的贺岁影片,亲手为舞狮团打鼓助兴的欢乐场面;那一年,正是纳吉和华社关系的蜜月期。

初一当天,纳吉在浮罗交怡办新春开放门户,还首次委任一位华裔代表进入浮罗交怡发展局(Lada)董事部。之后,他也到处奔波赶场,出席一个又一个华团的新春团拜,发表一个又一个对华社友善的演说。

当然,这可以解释说是政治的需要,纳吉面对第14届大选,希望华人票回流。

广告

然而,也有人认为,这是纳吉的政治原则。即使他知道华人票回流并不乐观,但是,他确实对多元种族的中庸治国路线,有所承诺。

曾经被华人选民遗弃,纳吉可以选择另一种做法;只是,他没有那么做。

而马华和民政这些年来,内部趋于团结,也展现了新作风,推行正面和建设性的政治路线,逐渐软化许多华人既有的政治立场,也暖化对国阵既定的态度。

而纳兹里对郭鹤年的污蔑,不但伤害了国阵,更是给马华和民政一记KO,要它们倒地不起。

广告

如果说攻击郭鹤年是巫统主流派的蓄意做法,看来并不合乎逻辑。纳吉领导下的巫统,不想和华社为敌,而国阵也没有放弃华人选票。

首相署迅速发表声明,认同郭鹤年贡献,显然是一种灭火行动。

当然,伤害已经造成,华社一般人士不会只归咎于纳兹里个人,而是把不满投射在国阵,特别是首相,以及马华。

国阵要进行补救,需要花更长的时间,以及更多的努力。

至于纳兹里如此嚣张和特立独行的政客,要他道歉,形同牛不要喝水,压不到牛头低;况且,人们根本不清楚他的意图。

很讽刺的是,去年《郭鹤年自传》出版之际,有记者访问纳兹里的看法。

当时他说:“郭鹤年说出了历史事实,他有权利发表意见,我认为他的评论是公正的。”

而针对郭鹤年批判巫统的种族主义,纳兹里的回应是:“我们要正面看待他的评论,问题是,我们难以落实非种族政策,这是国家的现实。”

这是多么的有风度!

只是,不到3个月时间,他做了180度转变,用“狗”、“pondan”辱骂郭老,还威胁撤回公民权。

当初说的“事实”、“公正”,去了哪儿?

当然,巫统内部的鹰派,对郭老批评巫统和新经济政策,早已耿耿于怀。

纳吉对华社友善,有利华社的政策,也心存不满。

反击郭鹤年,向华社示威,炒作保守马来社会情绪,三管齐下,是他们背后的目的,当然,还包括个人的政治议程。

纳兹里寻衅闹事的背后,还隐藏着政治漩涡。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