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 · 向善的力量

2018-03-03 13:18

何俐萍 · 向善的力量

有读者气呼呼质问,那些帮助傅主教的穆斯林是出自于人性的本能,不是因为宗教的缘故。我说:“是呀,当这些护卫傅主教的人一个箭步冲上前,他们不是以宗教的思维决定帮或不帮。同样,那些对傅主教高声疾呼的人,不是宗教教义教导他们这么做,而是狭隘的心造成他们走向偏激。”

2月27日,联邦法院裁定古晋4宗申请脱教的案件,民事法庭无权审理,而必须交回给伊斯兰法庭。

广告

上述判决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更应该说,是预料中的结果。有人说,入教容易,脱教难,入教不是只不吃某种肉类这般简单。说得不无道理,只能慎重告诫哪些为了爱情,或是为了个人的目的不顾一切准备豁出去的人,务必三思再三思。

判决当天,经过古晋柏特拉再也的司法大厦外,汹涌的人潮已释放叫人不安的情绪。果然,手机陆续收获现场群情激昂,天主教古晋总教区总主教傅云生遭人群呛声,状似被包围的惊险画面和短片。

坦白说,这一幕若是发生在西马,不会让人感觉错愕,但当它发生在向来以种族和谐、宗教包容见称的砂拉越,它非但不寻常,也告诉砂拉越人,不要把和谐、开明视为理所当然。当社会的敏感度不断被试探,当社会的包容力逐渐窄化,对立和冲突往往可能一触即发。

有网民说,227是砂拉越伤心的一天。当砂拉越人一再自豪表示,我们和马来亚不一样,当视频流传出有一群人对着傅云生振臂高呼宗教口号,和睦的假象已被戮破,它其实也犹如被层层剥开,迫使人们直击问题的核心,正视它、解决它。

所以,看似糟透的情况,其实也是在提醒我们得有所防备,还得继续努力巩固和谐的基石。现场有人叫嚣、有人呛声,意味着这片人人口中赞誉有加的净土,已经泛起恼人的杂音。

反思之余,但还有一些画面,一些举动,带给人阵阵的暖意。傅云生、伊斯兰讯息中心主席首席执行员扎巴利亚、在混乱中护卫傅云生,确保他安全离开的马来裔青年拉雅,还有在法庭内外拥抱、揽着傅云生的肩膀,以行动代替言语,给予默默支持的不知名穆斯林同胞们,他们的举动都让我们在信心逐渐被动摇时,仿佛在用他们的肢体动作告诉我们,信仰可以不同,但良善的本质一直是我们彼此努力守护的共同信念。

广告

我参加过傅云生总主教主持的弥撒数次,他亲和的笑脸予我深刻的印象。

换作任何人处身在被包围,意势形态上已形同威胁的诡谲氛围中,纵使努力故作镇定,也不免从不安的眼神中泄露内心的忐忑。但傅主教却依然是我心中那个时刻展现亲和力的神职人员,在慌乱的局面中那熟悉的笑容未从他的脸庞抹去,而他更深知自己的一句话足以激起千层浪的效应,也当然可以让剑拔弩张的局势瞬间降温,缓和紧张的气氛。他得体又显大度的谈吐,为帮助他的穆斯林说了公道话,也疾呼众人要继续守护砂拉越的和谐。宽容的胸襟让我想起圣经中有这么一句话:“父啊,原谅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使面对咄咄逼人的气焰,傅主教选择原谅,把感激的目光聚焦在那些帮助他的人。

我和一个马来同行交流时,他竟对我说抱歉。我一时摸不着头脑,他才缓缓说道:“对不起,因为有一些人去Kacau主教”,我立刻告诉他,这不是宗教的问题,我相信大部份的穆斯林是良善的,换来他以感激的眼神回报。

有读者气呼呼质问,那些帮助傅主教的穆斯林是出自于人性的本能,不是因为宗教的缘故。我说:“是呀,当这些护卫傅主教的人一个箭步冲上前,他们不是以宗教的思维决定帮或不帮。同样,那些对傅主教高声疾呼的人,不是宗教教义教导他们这么做,而是狭隘的心造成他们走向偏激。”

广告

也有读者不满:“你们报道暖势力,难道没有看到恶势力的存在吗?”

这点,我倒觉得无需多加辩解,从傅云生、扎巴利雅、拉雅,还有那些微笑拥抱主教的穆斯林,他们都教晓我们,在“恶”的面前,更要坚定举扬“善”的力量。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