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下一个轮到谁

2018-03-03 14:10

林瑞源 ·下一个轮到谁

纳兹里没有被上级谴责、没有被指示道歉,说明这不是他的单独行动。

政府公布洋洋洒洒的TN50青年报告,内容包括提出建构国家身份认同、促进各族团结的建议,讽刺的是,巫统部长攻击郭鹤年,就是罔顾人民团结的行径,为何政治领袖的言行如此矛盾?

广告

自建国以来,巫统与盟党的矛盾就无处不在,不协和的关系让国阵无法完善的治理国家,譬如,在2008年大选之前,时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在巫青团大会上高举马来剑,选后马华把惨败归咎于巫统。

这次巫统又尝试用同样的策略来巩固基本盘,马华事后设法补救,但巫统领袖却丝毫不给脸,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只能暗示国阵内部有人里应外合对付马华。国阵的种族政治就是这样周而复始的内耗,马华的困境不解,又怎能争取到华人票回流?

有人揣测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是行动党的好朋友,因此他用恶毒语言攻击郭鹤年是另有议程。这把事情过于简单化,因为攻击郭鹤年的不只是纳兹里,之前还有巫统最高理事莫哈末卜艾、副农业部长达祖丁、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及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等人,同时马来报章也配合炒作。新海峡时报和每日新闻在首相纳吉发表“政府提供钥匙,才让郭鹤年打开成功之门”

言论的第三天,还显著刊登首相的谈话,这些报章不会听从纳兹里的指挥。

纳兹里的措词粗俗,如“给狗吃反被狗咬”、“不男不女”、“懦夫”、“没种”,才让他成为众矢之的。纳兹里是在扮演急先锋的角色,因为华社反应激烈,才终止了攻击行动。

纳兹里没有被上级谴责、没有被指示道歉,说明这不是他的单独行动。

广告

所以,当一些人高谈国家将在2050年成为全球20个顶尖国家,根本缺乏说服力,因为他们的优先议程是保住政权,其余的都是次要,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来一再发生与国家宏愿背道而驰的事情。

比方说,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的355法令私人法案动议的课题上,巫统态度暧昧,国阵12个成员党曾经等待纳吉发表声明,表明国阵反对伊刑法的立场,至今没有下文。

修改355法令能够让大马成为顶尖国家吗?答案是不能,显然的关键是政权;攻击郭鹤年的事件也一样,是不计一切的政治策略。

这次是郭鹤年,下次或许是其他人,其他企业家看在眼里,能不心灰意冷吗?

广告

另一个种族政治带来的弊端是扭曲政党人士的思维,他们分不清政府与国家,把不违反法律、支持反对党的行为视为大逆不道,甚至要撤回公民权。绿野集团创办人李金友就比他们清醒,李金友说,政党可来可去,支持或反对任何政党,是民主自由的权利。

这说明为何在308及505大选,华人支持反对党会被许多人大作文章,“秋后算帐”侵犯了民主权利。

种族政党多年来奉行恩惠政治,因此习惯把政策的利惠视为政府的恩宠,认为有关人士必须感恩,从而忽略了成功企业家更多时候是靠自己。种族政策压缩了大马企业的发展空间,反而是外面的世界,提供更多的机会。

政府以这种“主从心态”来看待政商关系,如何发展健全的企业文化?

国阵华基政党好不容易走出355法令的阴影,营造比较正面的选前情绪,但巫统的“自把自为”,让局面急转直下,叫马华情何以堪?

零和的种族政治游戏,不断的打击马华,也耗损非马来人的信心,把他们推向反对党,能怪谁呢?

老话一句,要长治久安,就必须先根除种族政治,这是绝对无法妥协的原则。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Who's next?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