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国阵已准备好面对大选?

2018-03-06 12:01

林瑞源 ·国阵已准备好面对大选?

记得在2015年,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马以“捍卫马来人尊严”的口号,号召“916集会”。国阵在9月14日晚上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虽然大部份成员党领袖反对这项集会,但国阵主席纳吉在主持会议後说,国阵决定“求同存异”,允许集会的举行,惟列出举办的条件。

“郭鹤年风波”引发巫统与马华领袖互相讥讽,这并不是新鲜事,但糟糕的是,发生在大选即将举行的时候,眼下只能希望快快灭火,不会造成基层士气低落。

广告

记得在2015年,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马以“捍卫马来人尊严”的口号,号召“916集会”。国阵在9月14日晚上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虽然大部份成员党领袖反对这项集会,但国阵主席纳吉在主持会议後说,国阵决定“求同存异”,允许集会的举行,惟列出举办的条件。

不过,集会却出现“消灭华小”丶“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土地”等种族主义横幅,示威者更一度试图闯入茨厂街,然而首相过後却指916大集会是在和平及和谐的情况下举行,柔佛巴西古当马青区团因此宣布与首相断交。

巫统领袖纷纷抨击巴西古当马青区团,其中巫青团长凯里挑战该区团乾脆退出国阵,并表示倘若该区团执意与纳吉断交,那麽巫青团也将与该区团断绝关系。“郭鹤年风波”相信已挑起马华基层对这段往事的记忆。

在355法案课题上,巫统也是不理会国阵成员党的感受。副首相阿末扎希曾在2017年3月17日表示,政府将接手自行提呈355修正案,此举虽会失去一些旧朋友,却赢得“新朋友”。

因为“旧朋友”没有摊牌,让巫统继续“任意行事”。

至於“郭鹤年风波”,即便马华知道背後是巫统政治宣传局在操控,也只能针对纳兹里一人,抨击他是国阵内部的“倒米分子”,与行动党里应外合,试图在不与巫统翻脸的情况下,挽回一点颜面。

广告

巫统领袖三番四次口出狂言,破坏国阵精神,却没有受到惩处,最终华裔选民不支持国阵,马华却被责怪,长久下去,马华基层必定泄气。

“郭鹤年风波”可能使国阵失掉原本回流的几个巴仙华人票,特别是在柔佛州。马华领袖必须了解基层的感受。

事实上,这些年来,那麽多事端已经冲击国阵成员党的互信,比如纳兹里去年在旅游税课题上与砂州旅游丶艺术丶文化丶青年和体育部长阿都卡林以及东马3名部长发生骂战;纳兹里攻击郭鹤年,砂州国阵领袖也毫不给脸的炮轰纳兹里。

505大选过後,因为巫统领袖迷茫,加剧国阵成员党貌合神离的情况,若没有受到控制,大选可能出现扯後腿的行径。

广告

国阵对重大课题没有方案,也让成员党面对压力,举例来说,联邦政府没有对改教课题做出政策性决定,砂政府只好修改2001年砂拉越伊斯兰理事会法令,以针对处理脱教案取得行政解决方案。

此外,高生活费丶通货膨胀丶家庭债务丶屋价高涨及社会罪案等问题,也削弱人民的信心。

国阵近年来也面对各种议题的困扰,比如一马公司案不时有新的进展,让当局穷於应付,印尼最近扣押据说属於大马富豪刘特佐的“平静号”豪华游艇,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莫哈末沙烈只能指责反对党炒作假新闻。

东马国阵成员党势必会在大选来临前,要求更多的自主权,从而考验联邦与沙砂的关系。

“郭鹤年风波”是突发性,但也说明巫统一些领袖缺乏信心丶国阵没有完善的舆论策略,以及暴露国阵成员党的矛盾。在精神面貌,合作丶团队及谅解精神上,国阵还存有一定的弱点。

国阵必须说服人民,现有的国阵治理模式能够应对和解决国家问题。它不应是问题的一部份,必须是提供解决方案的一方,否则国阵的选战将无法取得突破。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Is BN ready for the election?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