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古庙游神之敲锣打鼓 - 生活志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柔佛古庙游神之敲锣打鼓

2018-03-12 14:20

柔佛古庙游神之敲锣打鼓

柔佛古庙游神盛会于2012年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古庙于何时成立已不可考,庙里最古老的文物匾额刻着“总握天枢”,年份为“同治庚午”,即1870年;目前学者找到记载游神的最初资料是1888年(光绪十四年)的《叻报》。由此可见柔佛古庙至少有148年之久,游神活动也已超过130年。
柔佛古庙洪仙大帝第拾壹队大锣鼓队旧照。(图:受访者提供)

柔佛古庙游神盛会于2012年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古庙于何时成立已不可考,庙里最古老的文物匾额刻着“总握天枢”,年份为“同治庚午”,即1870年;目前学者找到记载游神的最初资料是1888年(光绪十四年)的《叻报》。由此可见柔佛古庙至少有148年之久,游神活动也已超过130年。

广告

《叻报》记载,“柔佛赛神:柔佛地方向例每年于正月二十日为赛神之期。仪仗遥风,族旗映日,更召名优往为演剧,亦可算穷荒小岛中之繁华世界。本日该处赛会之期已届,谅今春风景当不减于曩年,盍往观乎得以及时行乐也。”

130年前的“繁华世界”是怎样一番风景?130年后的今天,现代人提起游神就想到浩浩荡荡的游神队伍,有好几辆花车、无数条创意龙,这些都是近10年来才增添的元素。其实游神中有好几个传统队伍,好比会馆的镖旗队、镖车、彩旗、几个龙狮团和大锣鼓队。

其中一支传统队伍是排列在洪仙大帝轿前的柔佛古庙洪仙大帝第拾壹队大锣鼓队。口耳相传“第拾壹队大锣鼓队不起鼓,洪仙公就不起驾”。每逢柔佛古庙游神,洪仙大帝起驾前和就位后,这支大锣鼓队都要对着神明演奏助兴。

柔佛古庙洪仙大帝第拾壹队大锣鼓队前身是一支花鼓队,早在现任主席叶楚善(52岁)的爷爷一代,大约日据时代结束后,由几个木材行、五金店人士组织而成,最初只有6名队员。后来一位新加坡师傅见状,认为洪仙大帝是武将,应击鼓出征,鸣鼓凯旋,才教当时的队员演奏战鼓。于是,1954年柔佛古庙洪仙大帝第拾壹队大锣鼓队正式成立,至今都是不分籍贯,谁都可以参加。

大锣鼓队取名“第拾壹”,顾名思义从前就排列在整个游神队伍第十一队。后来游神队伍不断壮大,大锣鼓队如今排在洪仙大帝队伍中第十一位,新加入的表演队伍只能附属在其他团体之下,务必保留第十一的位置给他们。

每年正月初六第拾壹队大锣鼓队由应届炉主击鼓,是为一年一度的开鼓仪式。隔天正月初七人日,距离柔佛古庙游神大约10天,鼓队每晚都聚集会所练习。大锣鼓居前,钟、锣、大钹、小钹和碗锣等伴奏乐器围成一圈,配合着鼓声咚咚锵锵奏乐,尤其碗锣的节奏“哐哐唧哐唧哐”在背景音乐中特别突出,听起来非常喜庆。

广告

一些新手妹妹拿着比盘子还大的大钹拍奏,显得有点力不从心。前辈吴丽丽握着她的手大力拍奏,跟上鼓声节奏。还有一些比较有经验的哥哥姐姐,坐在他们面前敲奏锣,领着他们跟上拍子。换上现任“鼓头”陈国光上场,鼓声立即变得更为有力扎实。

第拾壹队大锣鼓队就像一个大家庭,有人在此找到一生伴侣,传统鼓艺也这样一代传承一代。(图:星洲日报)
前任“鼓头”叶木锦已经退休。(图:本报档案照)

日夜敲奏,敲响游神队伍

对这些“鼓咖”(鼓队队员)而言,游神比过年还令人期待,出队的那3天(出銮、夜游、回銮)一点都不累,游神期间根本无心上班。

随洪仙大帝圣驾出队,大锣鼓居前排正中位置,左右两侧是钟、锣、大钹、二弟(小钹)和碗锣等伴奏乐器,乐手由矮到高排成四行。出銮时间是上午11时,柔佛古庙与行宫距离约4公里,队员顶着正午大太阳击鼓前进。夜游当日也不轻松,下午4时鼓队前往行宫参拜众神后等到7时才出发,一直到半夜回到行宫。

广告

叶楚善形容,夜游回到行宫,第拾壹队大锣鼓队尽兴演奏,让洪仙大帝就位。大头娃娃在鼓乐伴奏下越跳越起劲,一直等到“大老爷”玄天上帝也抵达。“我们一定会敲破几个锣,鼓手累了就换人继续打,整个气氛很热闹。”

夜游后凌晨三四时才回家休息,一早9时又得到会所集合,准备最后一天众神回銮。同样在上午11时开始日正当中进行,大锣鼓队依旧奋力、尽兴敲奏。

一连3天出队,队员的手臂都晒成红白两截。

队伍中有中年的前辈,有二十几岁的青年,还有十几岁的中学生。他们手中只有乐器,没有乐谱。叶楚善说,许多队员都是从小跟着父母来练习,耳濡目染就记下鼓声节奏,差不多7岁就能加入鼓队学习演奏。

像叶楚善本身,八九岁就随父亲和叔叔加入鼓队,她的叔叔叶木锦是前任“鼓头”,现已退休。

现任“鼓头”陈国光,他的父亲是鼓队队员,母亲是扛镖旗的小姐,两人因此结缘。还有上述握着后辈的手拍奏大钹的吴丽丽,也是在鼓队结识丈夫叶金祥。

第拾壹队大锣鼓队就像个大家庭,有人在此找到一生伴侣,传统鼓艺也这样一代传承一代。

第拾壹大锣鼓队从前出队都穿得全身白。(图:星洲日报)
第拾壹队大锣鼓队理事成员。坐者左起:叶金祥、刘建国、叶楚善和陈德明;后排左起:叶珊惠、陈国光和吴丽丽。(图:星洲日报)

昔日鼓声,回不去……

请几位鼓队理事聚在一起谈,他们看着老照片,思绪也回到过去。

“以前我们出队还会请主厨,在会所搭棚起镬,有鱼有虾有猪脚,吃饱饱再出队,现在是请catering(自助餐饮)来。”

“以前老前辈出队穿全身白,还有戴cowboy(牛仔)帽的。”

“以前我们的传统镖旗一定是少女扛的,前面还要挂着两瓶F&N橙汁汽水,玻璃瓶的,后面挂两颗黄梨。现在我们挂灯笼。”

他们七嘴八舌,一人一句回忆以前游神的情况。鼓队共有5面镖旗,分别写着“柔佛古庙”、“洪仙大帝”、“圣驾出游”、“福建大社”和“合境平安”。还有2辆传统镖车,曾经停了15年,直到2014年才重出江湖。镖车由妇女组负责布置,出游时也由妇女组又拖又拉走完全程,年纪太小的小朋友就当花童。

还有什么令人回味的传统?叶楚善说,想再听到小时候叔叔叶木锦打奏的传统战鼓声,一开始只有单一鼓声“咚……咚……”沉稳又缓慢,好似洪仙大帝要出城门,随后才加入锣、钹等乐器,由慢转为较轻快的三通和小排。

现在鼓声不够传统吗?现任“鼓头”陈国光说:“每个人打鼓的方式不同,大家是一个团队,习惯打快了,要打回以前的节奏会一时跟不上。而且年轻人也不了解以前的打法,加上气氛热起来,自然也快起来。”

刘建国(左起)、叶珊惠、吴丽丽和陈德明翻看旧照,回忆起从前。(图:星洲日报)
正月初七,第拾壹队大锣鼓队开始练习,大伙围成一圈聆听鼓声节奏,各自敲打乐器。(图:星洲日报)

古文茶福兴宫洪仙大帝
第拾大锣鼓队

同样在洪仙大帝队伍中的古文茶福兴宫洪仙大帝第拾大锣鼓队,顾名思义列在第十位。第拾大锣鼓队目前进入第三、第四代,人称“老爸”的队长林明星逐渐把棒子交给徒弟苏腾飞。

林明星那一代的队员多数是哥文茶(Kebun Teh)的居民。每天傍晚,鼓队在炉主家练习,又包膳食,居民听久了也记起鼓声。林明星大约10岁加入鼓队,开始的第一年没得出队,一来没经验,二来队伍人数太多,后方的人也听不清前方的鼓声,容易走拍。

“师父说,要学打鼓,下面的乐器要先会到完。”于是刚开始5年,林明星一年换一种乐器,把锣、钹、钟所有乐器学会,16岁才开始打鼓,今年刚好40年。

现在村里没剩下几户人家,新一代队员都是外地人。像苏腾飞,因为喜欢参加游神,但家人因刻板印象不让他参加龙狮队,他才随干姐姐加入鼓队学习敲击乐。

如今成了小队长,他也自知责任随之而来,不只学习打鼓,也要学会管理,如何接洽酬神活动等。

福兴宫在1980年代成立舞凤队,当时彩凤被人笑称是大公鸡,一直到去年鸡年才重出江湖。舞龙队较舞凤队迟成立,近年来每年都会呈献创意龙,像是去年以玫瑰花为主,设计“花开富贵龙”。

一连3天出队,陈国光(中)和队员的手臂都晒成两截颜色。(图:星洲日报)
第四代成员苏腾飞(右)接过林明星鼓棒,担任鼓队小队长。(图:星洲日报)
林明星示范演奏花鼓,鼓声轻快。(图:星洲日报)
林和辉(左起)、陈源基和林展贤展示福兴宫舞龙队之前制作的“花开富贵龙”。(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老古庙,新游神
【柔佛古庙游神之穿上游神衣,随众神銮驾。】

【柔佛古庙游神之敲锣打鼓】

【柔佛古庙游神之游神文化,如何新旧并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