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古庙游神之游神文化,如何新旧并存? - 生活志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柔佛古庙游神之游神文化,如何新旧并存?

2018-03-13 11:30

柔佛古庙游神之游神文化,如何新旧并存?

“累了就回啰。我们寻找的是随性的狂欢快乐,两旁都是不认识的人,但大家都很开心。游神也是祈求家庭和乐嘛,现在我都是全家大小轻轻松松去,已经四五年不去恭迎台,在路上遇到朋友,开开心心的。”
持香追随圣驾的善信,体现游神活动传统民俗信仰的一面。(图:星洲日报)

“过去,我都带各地方的专家学者来看游神,让他们为我们的游神论述、背书,现在我更珍惜家人的亲子关系。”

广告

请学者安焕然分享近年来如何参与游神,他的行程私人且温馨。正月廿一众神夜游下午,先带妻女去行宫(旧称“神厂”)走走,等众神起驾后开车到新山市区一带,停得老远也无妨,再漫步去罗咪街吃海南鸡扒。晚餐后在陈旭年文化街走走看看,再返回耶耶亚哇路跟着游行队伍继续往前行,直到位于海边的海南会馆。那里也是重要的定点,队伍会在那参拜表演。

“累了就回啰。我们寻找的是随性的狂欢快乐,两旁都是不认识的人,但大家都很开心。游神也是祈求家庭和乐嘛,现在我都是全家大小轻轻松松去,已经四五年不去恭迎台,在路上遇到朋友,开开心心的。”

这就是柔佛古庙游神的魅力,虽然经历超过百年,传统与创新元素堆叠,仍是新山华社各年龄、阶层的集体记忆,每个人都能在活动里找到享受之处。
 

为了让传统游神更年轻化,新增花车、创意龙,吸引更多人潮来参与。(图:星洲日报)

每年配合游神活动,新山市区几条道路封锁,附近学校会提早放学好让校车通行;工作人士事先请假,带着一家大小参与盛会。游神路线两旁停放很多皮卡车或罗里,车斗摆放桌子椅子,悠哉悠哉看完游神队伍表演。每当神明圣驾到来,“兴啊发啊”不绝于耳,善信拥上前摇神轿。

老一辈提醒,神轿经过银行可以大力摇晃,监狱前就绝对摇不得,总不能让监狱旺起来啊。还有主神玄天上帝要稳稳殿后,也是不能摇,而是把神轿高高抬起。

游神有什么?每年媒体都聚焦在绚烂夺目的花车,展示着契合当年生肖主题的造型,播着欢腾的贺岁歌曲,配合干冰和灯光,吸引众人目光。还有年年祭出新意的创意龙,以风车、国花、马来风筝、气球、麻绳,编成龙身,搭配声光效果,同样吸睛。

广告

翻看2017年众神夜游队伍名单,5尊神明圣驾、香炉车、各表演队伍、花车和工具车加总共有152队。对比2000年的队伍名单,全长只有50队。现今游神的规模于2002年起发展起来,当时主办单位开放其他华团参与,龙狮队、花车、表演团体的数量不断增加。再对照早期柔佛古庙游神的照片,抬轿的人员不多,称不上拥挤,多的是持香善信,虔诚地随5尊神明走完全程。

南方大学学院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所长安焕然说:“以前虔诚的善信很多,还有老爷爷老奶奶,就算老人家走不了也会请三轮车代步。”

游神原是民俗活动,最初源自于华南地区,目的是驱邪、祈福。潮州话“营大老爷”的“营”意思是绕境,民众祈愿神绕的境合境平安。当然,狂欢、凑热闹的一定有,但重要的元素还是祈福。除了追随圣驾的善信,柔佛古庙游神时沿途商店也会设香案,队伍经过时对香案参拜,给店家带来福气。但是这个活动随着十多年前的两个机制改变。
 

为了让恭迎台的活动顺畅进行,主办单位尽量让所有队伍集中在恭迎台表演,因而减少了所有队伍参拜沿途的香案。(图:星洲日报)

新与旧的冲击

广告

第一是恭迎台的成立。安焕然认为,2004年起设立在黄亚福街的恭迎台有其正面意义。作为定点表演场所,当游神队伍还没来到,其他团体在恭迎台呈献多元文化和元素演出,强调多元和谐。这也促使游神活动不仅得到官方认可,还吸引海外媒体来,活动更为跨族群和国际化。

然而,为了让恭迎台的活动顺畅进行,主办单位尽量让所有队伍集中在恭迎台表演,所有队伍减少沿途参拜。对老一辈情怀的人,特别是有民俗信仰的人不免感到失落。“有得必有失,当表演、官方元素甚至政治意涵增加,民俗相对减少,传统元素慢慢淡化。”

第二点是十多年前提出的“神与人的嘉年华”定位。安焕然说,为了打造文化新山的品牌,一定要吸引年轻人来参与,因而注入很多现代和新年元素。近年游神新年的气氛很浓烈,就像狗年就会有很多以狗为主题的花车,商业色彩增加,服装、表演、造型都现代化,类似嘉年华会。

“当然,凑热闹也没错,但是在虔诚信仰崇奉方面就有待调整。年轻人占了游神活动80%,相对来说老人家的祈愿,比重上减少很多。如何再吸引各阶层的人一起来拜拜,是主办单位该思考的。”

“我们希望新旧元素同时存在,但一些传统的东西该找回来。”安焕然举例,游神队伍高喊“兴兴发发”,但游神的祈求还包括平安、健康、亲子关系,游神文化不该只剩下“兴兴发发”。
 

早期的游神活动没有长长表演队伍,纯粹是一种民俗信仰仪式。(图:星洲日报)

朝申遗方向前进,文化素质有待提升

2012年,柔佛古庙游神盛会获颁马来西亚非物质文化遗产,现朝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目标迈进,这个愿景有望达成吗?

游神作为一种“仪式”,其实在很多地方都大同小异。那柔佛古庙游神的特点是什么?安焕然强调,游神基本上是净土驱邪,把不干净的东西赶到别人的地盘去。但是柔佛古庙游神特别在于本土化,呈献的是五帮共和荣景。

恭迎台成立后,增添官方元素,强调族群和谐、团结。他认为,除了五帮共庆、族群和谐等特点需要特别论述,活动和参与人士的素质都应提升。

“我们够红了,现在我们应该在素质上提升。”安焕然不讳言,很多年轻人来参与游神,未必熟悉古庙供奉的是哪5尊神。主办单位也应多多宣导,不是聚焦游神有什么,而是宣导游神是什么,包括古庙的传统历史意涵。

此外,就算乱也要有序。“毕竟我们要去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净土驱邪就是要保持干净。一些民间组织自发设置回收站,是值得鼓励和宣传。”

至于媒体,安焕然认为媒体对柔佛古庙游神的宣传已经很足够,但是在宣导方面也可以发挥公民社会监督角色。他认为,媒体的报道应该更为多元,例如环保组织、传统队伍,而不只聚焦在龙队、花车。还有一些常年都拜拜,或者是以前都去现在却不去了,这些都是可以让主办单位检讨的。

不便行动的长者,都会想尽办法跟随神明。(图:星洲日报)
安焕然认为,柔佛古庙游神要申遗,还要提升整体文化素质。(本报摄影:林添喜)

周刊专题:老古庙,新游神
【柔佛古庙游神之穿上游神衣,随众神銮驾。】

【柔佛古庙游神之敲锣打鼓】

【柔佛古庙游神之游神文化,如何新旧并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