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娃娃.走出困境

2018-03-07 14:57

杨娃娃.走出困境

“啪啪啪!”他拍打提款机机箱,大喊救命、救命!外头的人似乎没有听见?难道提款机除了有防盗防火,还有隔音的功能?

周末,城里的黄金地段人来人往。这年头钱难赚,要不是这一通电话,才不会傻到往这个水泄不通的城里钻。

广告

“哔哔……”有司机烦躁地直按车鸣,增加噪音污染。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车辆动弹不得。塞了3个小时,终于到了市中心的一间国家银行。赶紧完成任务离开吧。

他提了工具箱,下车去开工。

银行的招牌老旧,字母上还留有多年积累而成的水印。银行里头的墙壁发黄,有的部份颜色不均,旧漆被刮了下来。陈旧如此,早该装修了,只是这个时段,相信大家都收工去了,未见任何装修员工。电灯无法开启,幸好有所准备,否则就得抹黑工作了。

“哔”一声,手机亮起提示,电池量只剩下5%。

“该死的车龙!”他破口大骂,忆起在车上玩手机游戏打发时间,电量才会所剩无几。把手电筒套在额头上方,他走向提款机的小房。

广告

“唉!”他忘了把门卡拿下车,从这儿走回停车处,又是费时费力的。他只好善用仅剩的手机电量,致电给上司,得到一组开锁的密码,成功把提款机的房门打开。

“糟糕!”在灯光不足情况下,他失手地解肢了警报器,更甚的是他大意地让房门合上。这回自动上锁,密码输入盘又在门外,自己被反困在里面。眼睁睁看着手机电量耗尽关机,他气得想砸碎它。工具箱?竟也留在房外!看来他是霉运到了极点。

靠墙坐下来,现阶段唯有冷静才能思考应变对策。

他感慨,就算拥有里头再多的巨额,也无法让他在第一时间逃离封闭的房间!

广告

他沉思,这么卖命工作,到底为的是要过怎样的生活?愈是钻牛角尖,愈多负面观念接种而来。比如:某天报章上,刊登了他困死在银行提款机房内,死亡因素包括饿死、吓死、窒息而死……想到自己年纪轻轻,为了讨生活,只身来到城里,钱没赚多少就撒手人寰,留下家里的两老,落得凄惨的下场。

“嘀……嘀嘀……”提款机时而作响时而停顿,应该是有人在外使用提款机提款?有人,代表有得救的机会。

“啪啪啪!”他拍打提款机机箱,大喊救命、救命!外头的人似乎没有听见?难道提款机除了有防盗防火,还有隔音的功能?他以自己的技术撬开机箱的门,里头有各种复杂繁琐的零件。在这个空气不流通又阴暗狭窄的空间,他嘴唇发白,耗尽力气。尽管外头有人流动,这时的他已虚脱,无力再喊。

一卷白筒在机箱内正缓缓移动,那是输出单据的操作。他灵机一动,把求救讯息写在纸条上。趁有人上前提款,他投掷该纸条:我被困在提款机里,请拨国家银行电话号码,通知布莱恩先生!

他写了十张一模一样的纸条发出去,每一张都代表着希望。投出去的十个希望,都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第一个男大学生,没领单据就匆匆离开。

第二个老妇人,相信是不识字。第三个女上班族,把这当成恶作剧。第四个老翁,推一推鼻梁上的眼镜,吃力地看着单据。第五个老板,看了哈哈大笑。第六个年轻女孩,吓得把单据给扔了。接下来4张纸条,全都落在地上。

城里的人,各有各的想法,没有互动,根本不可能相互议论到底提款机内有没有人。装修中的银行,里头没有灯光,没有人出入的迹象,难让路人相信会有这种被反锁在内的怪异现象发生。

“咕噜咕噜……嗙!”饥饿难耐敌不过缺水的疲惫和昏厥的脑袋,他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勉强睁开双眼,强烈的光线和警员出现。救了他的人,竟是清洁工人。工人向警方透露,傍晚时段曾见到一名提着工具箱的男人独自进入银行,后来,扫地时捡到那些奇怪的纸条而报警。

那件事情后,他辞掉工作,往回家的长途路上驶去,一路空气清新,通畅无阻直至家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