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毓林 · 要有是非观念看新闻

2018-03-08 11:38

曾毓林 · 要有是非观念看新闻

读者首先必须要有自己的是非观,记者报道一个事件,只是陈述一个事件的发展过程(当然记者必须客观下笔),没有报道不等于事情就不曾发生,报道了也不等于是鼓励,一切道德导向还是源自于读者本身的解读。

拉曼大学双溪龙分校日前发生学生从高楼坠下轻生的事件,之后网络社交媒体出现许多版本和谣言。校园内类似学生记者的新闻团队在脸书也有简短贴文证实这事件,后来学生的简短贴文在网络被疯传,引起辅导与谘商系讲师不满,要求学生撤下,同时声称这会引起连环自杀及鼓励他人自杀。

广告

学生回应了讲师以下这句文字:“老师,您好。谢谢老师提出建议和以心理角度去看待学生选择轻生一事的看法。在我们决定是否该发布相关资讯时也有以心理学角度去看待这案件,但是出自于这事件不断在社交媒体狂传,甚至有不实的消息传开。因此我们以学以致用的角度,站在媒体操守和立场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这案件,就是我们是有责任肩负起向学生报道正确的消息,以避免读者或在籍生被网络上散播的未经证实的谣言所影响,到时伤害可能也会更大。另外,我们也考量到现在不时有人选择轻生的事件发生,身为媒体也有责任通过报道传达一些讯息,包括大人要警惕和不时关注孩子的学习动向等问题。但在报道上我们并没有详细描述这一次的自杀过程,文内也没提到自杀的字眼。我们的团队也很注重在籍生的抗压能力。这里我们还是要强调,我们旨在制止谣言,也不会再深入对案件做跟进。谢谢。”

后来事情的继续演变不在本文讨论范围,所以搁下不提。

不过,报道自杀新闻是不是等同鼓励自杀,这是要厘清的事情。

至今仍有很多读者认为,“报章报道一件事,等于认同此事件”,或者“报章专访一个人,就是宣扬这个人的观念”,其实这是很偏颇的想法──读者难道不能独立思考吗?读者难道没有自己的是非判断能力吗?

读者首先必须要有自己的是非观,记者报道一个事件,只是陈述一个事件的发展过程(当然记者必须客观下笔),没有报道不等于事情就不曾发生,报道了也不等于是鼓励,一切道德导向还是源自于读者本身的解读。

很多希望事情保密的人拥有很错误的心态,这包括警方希望媒体减少报道攫夺事件,表示这会令社会陷入不安。但是,攫夺案处处传出,媒体不写,公众没有防范意识,最终案件只会越来越多。

广告

校方不希望媒体报道不利于学校的事件,如家长投诉、学生纪律问题,表示这对学校无益。但是,如果家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懂孩子在家以外是个怎样的社会,从何关注孩子的行为?

不同立场的人有不同的切入点,这是无可厚非,但因为不认同某事而企图“灭音”却是很自我阿Q的事。

事无不可对人言,网络时代一个按键就可以把事情传扬开去,这已是一个没有秘密的时代了。你可以阻止到一两个记者报道,但没有办法阻止千千万万的人在网络上转发和分享可能是未经证实的消息。何不让自己的胸怀宽敞些:接受它、面对它、解决它、放下它?

任何负面新闻都有其警惕社会群众的作用,胥视写的人如何下笔,以及阅读的人如何看待。编辑今天或许得肩负另一个使命,让好新闻发挥正面力量,让负面新闻变成社会教育的教材,带来警惕效果,避免让人重蹈覆辙。

广告

而读者,首先必须要有自己的是非观念,任何新闻只是陈述一件已经发生的事,新闻主角的行为是对是错,读者心里要有一把尺。

记者证实或报道了大家心里不愿意发生的事件,读者因而迁怒记者,这对记者是很冤枉的事──这世界本来就是两半组成,好一半坏一半,黑一半白一半,报章应该如实呈现,而不能因某方面的利益问题而“代为隐瞒”。读者应该庆幸知道社会发生这样的事,然后设法避免恶化或警惕不要再有下一个受害者。

没有反面教材,正面教材也会显得苍白和容易一击即倒。

我们与其责备记者如实报道,不如教育读者要有是非判断能力,对任何新闻人物的行为不能照单全收式的效法。

“报道”和“鼓吹”是两回事,记者下笔应留神,读者阅读也应该有所区别。只可惜网络世界里很多读者既懒惰去辨别,也懒惰详加思考,所以很容易被牵着鼻子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