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bir甘蜜回归-继续传承历史意义

2018-03-15 08:49

Gambir甘蜜回归-继续传承历史意义

柔佛士姑来辅士华小校园草场一隅,几棵小树高矮参差,主干纤细,细长的枝桠横窜,相较之下叶子显得挺大片。它们是史料中常见的甘蜜(Gambir)。
(图:星洲日报)

柔佛士姑来辅士华小校园草场一隅,几棵小树高矮参差,主干纤细,细长的枝桠横窜,相较之下叶子显得挺大片。它们是史料中常见的甘蜜(Gambir)。

广告

历史课本有述,远在19世纪中期,柔佛天猛公王朝推行港主制度,开垦河岸成港,大量种植胡椒与甘蜜,支撑起近代柔佛的经济。时至今日,柔佛王室、政府机关,乃至新山许多地方的路灯、路牌、拱门,都刻有胡椒及甘蜜的图样。

如今,甘蜜不再只是传说中的柔佛象征,它已重回新山,种植在数所华小,继续传承它的历史意义。
 

萧开富(左)向国光一小校长戴庆华了解甘蜜树苗的生长近况。(图:星洲日报)

萧开富.找到了传说中的“甘蜜”

甘蜜是近代柔佛的经济作物,据史料,甘蜜加工后出口可当皮革的鞣剂或布料的染料。被橡胶、油棕、黄梨取代后,甘蜜在柔佛州几乎消声匿迹,成了历史课本里一个有特别地位的名词,很多人都只闻其名,不见其貌。

本期【年轻360】谈的是甘蜜与萧开富的故事。

约访地点辅士华小是萧开富的母校,也是第一所参与甘蜜种植与教育推广计划的小学,一共种了9棵,其中几棵已经开花。他一一介绍:刚开花是长满珠子的球(长得真像矽胶按摩球),慢慢长出细长的花茎,绽放时就像一颗绣球。

广告

“等它慢慢枯萎就会变成手指状,然后干掉爆裂,里头的种子就散播出去。”

萧开富查看叶子,有些遭蝴蝶产卵,叶子皱巴巴的,赶紧唤来园丁安哥商讨该下什么防虫药。蹲在树下施肥,他说肥料要撒在外圈,不能直接撒在树周围。他拿着剪刀边剪边讲解:“这些底部的枝桠下面又冒出新芽,旧的枝桠就可以剪掉。在印尼他们也是这么做,让树不断冒新枝桠,也不会长太高,方便工人砍下来加工。”

除了辅士华小,国光一校、泰丰华小、国光二校、育民小学、辅莱华小、培英华小、宽柔一小和玉射培英华小,都有种植甘蜜。这是新山中华公会辖下西北区联络委员会属下“柔佛甘蜜种植与教育推广小组”推出的计划,萧开富是小组秘书。

把萧开富在专访后陆续补充的话写在前头:“感谢新山中华公会领导和西北区联委会众同仁给予我机会发挥,策划甘蜜种植和教育推广。当然,还有印尼廖内吉里汶的长辈,朋友给予指导和支持。没有他们就没用今天的我。”

广告

乍听之下,那么有礼(或者客套)的话不像出自于29岁的年轻人口中,而且还显得有点老成。他就是这样的年轻人,活跃于新山华团,作风也很传统,对历史、神明、民俗特感兴趣。也因为研究神明就得了解庙宇,一座庙宇又与区域地方史相关,必定连结到当时大环境的政经面貌,最后把他牵引到印尼廖内,找到了传说中的“甘蜜”。

萧开富把搜集到的资料制成看板,让学校师生能够了解柔佛历史中港主制度与甘蜜的关系。(图:星洲日报)
肥料要撒在外圈,不能直接撒在树干旁。(图:星洲日报)

终于见到甘蜜的庐山真面目

甘蜜是近代柔佛的经济作物,据史料,甘蜜加工后出口作为皮革的鞣剂或布料的染料。被橡胶、油棕、黄梨取代后,甘蜜在柔佛州几乎消声匿迹,成了历史课本里的一个有特别地位的名词,很多人都只闻其名,不见其貌。萧开富也是在南方大学学院中文系课程中读到甘蜜、胡椒与柔佛历史,但并未深入研究。“后来我在新山华族历史文物馆工作,看到甘蜜种植的照片和史料,也还没有心要去找甘蜜,只是写了一篇〈甘蜜是什么?〉投稿星洲日报。”

真正与甘蜜结缘,算是感天大帝牵的线。

当时,已故新山中华公会会长拿督陈联顺带队前往廖内考察义兴公司历史。随团的萧开富发现,廖内的港主、庙宇文化都和柔佛州息息相关。2012年8月他和朋友陈万城前往印尼廖内的吉里汶岛(Pulau Karimun)丹绒峇莱(Tanjung Balai)研究感天大帝信仰,从当地庙宇理事口中得知,对岸的噜岛(Pulau Kundur)仍在大量种植和加工甘蜜。可惜行程无法配合船期,时隔半年,他才真正见识到甘蜜的庐山真面目。

隔年2月,萧开富终于登陆噜岛。那些甘蜜树广阔成园,2年树龄的约8尺高,比一般成人再高一点。当地业者把甘蜜加工制成甘蜜块,出口到日本作为药品原料。日本居家常用药品仁丹和正露丸这些止泻的肠胃药都含有甘蜜,因为甘蜜富含单宁酸,有收敛药性。甘蜜块也可以作为嚼槟榔的配料。

传统的甘蜜加工厂称为万栅(Bangsal),亚答叶搭成大三角屋顶,即是熬煮提炼甘蜜的地方。甘蜜枝叶砍下后,剁碎放入大鼎加水,以柴火熬煮半天以上成红褐色的浓缩汁液,倒入桶中搅拌冷却。冷却的甘蜜汁倒入模型铸模,曝晒杀菌,定型后再送往熏房熏干,最后包装出口。从照片看来,完成的甘蜜块就像一块块豆干,但就萧开富的经验,切开来质感倒像雪糕,只是不会融化。

此后至2017年,萧开富多次拜访噜岛,熟门熟路带着研究者、新山华族历史文物馆、甘蜜种植与教育推广小组一起前往考察,皆由前述印尼廖内的前辈周文润、蔡水炎、许锦明,及陈惠典接待。两方结成密切关系,陈惠典送来很多甘蜜加工工具供展出,蔡水炎提供甘蜜树苗,教导他们培育。
 

最早种植的甘蜜树,现已长得比萧开富还高。(图:星洲日报)
底部的枝桠下面又冒出新芽,旧的枝桠就可以剪掉。(图:星洲日报)
遭蝴蝶产卵的叶子皱巴巴,剪!(图:星洲日报)

/教育推广需要长远的计划

“把象征柔佛州的经济作物带回来”,是萧开富和整个团队的初衷,而辅士华小作为第一站是因为所在地士姑来是柔佛第一条港,于1844年由Ah Chun及Ban Seng开港。比起其他成员,萧开富对甘蜜和噜岛更为熟悉,自然主要负责策划、文稿和联络。虽然工作繁杂了些,但团队开放沟通,让他觉得做得很愉快。

在9所学校种植的甘蜜树,大部份是噜岛的甘蜜树苗移植栽种,运送过程得去掉泥土,改为用甘蜜渣包裹运来。“我们也尝试自己用种子种,但是死掉70%,很难培育。”

种树后,然后呢?萧开富明白,教育推广当然不仅仅是种几棵树,再制作一个看板讲解甘蜜即可,而需要长远计划,不过目前仍在最初阶。现阶段他与各个校方保持联系,关心甘蜜树苗是否遭受虫害困扰,也指导校方安排的学生如何照顾树苗。“校方也有意和我们拿一些资料,制作一些书册、图片集,让学生更了解甘蜜。“除了华社,团队将逐步联络官方机构,制作国文和英文的图文资料,向友族推广甘蜜历史,甚至进入国小栽种甘蜜。

纵观整个大环境,老人家、一般民众、师生大多只听过甘蜜,却不知道甘蜜是什么。但在从前,有港主的地方就有甘蜜。推广甘蜜种植后,有些老人家打电话来问,“吃到这么大都不懂甘蜜是什么,你们有没有卖甘蜜树啊?”当然,这些甘蜜树苗都是非卖品,可对萧开富来说,这是非常正面积极的回响。

从研究神明到甘蜜,甘蜜种植与教育推广看似是不小心岔开的故事,萧开富不这么认为。他说,一直以来从事文史工作,研究神明、庙宇、港主、甘蜜,其实连起来就是一片历史面貌。
 

萧开富剁碎甘蜜枝叶,熬煮时才会流出更多汁液。(图:星洲日报)
甘蜜叶以柴火熬煮半天以上成红褐色的浓缩汁液。(图:星洲日报)
完成的甘蜜块就像一块块豆干,萧开富(右)觉得切开来质感倒像雪糕,只是不会融化。(图:星洲日报)

甘蜜初期开花的变化

1.刚开花是长满珠子的球。
(长得真像矽胶按摩球)

2.慢慢长出细长的花茎。

3.绽放时就像一颗绣球。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