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希盟的“改革牌”

2018-03-10 14:22

林瑞源 ·希盟的“改革牌”

譬如,100天内废除消费税很吸引人,但是国阵政府在去年徵收了440亿令吉的税款,现在行政开销和各种补贴已经非常依赖消费税,希盟取消消费税,去哪里找回这一大笔钱来填补空缺,以确保财政赤字不会失控?

希望联盟公布的竞选宣言非常全面,有许多改革的倡议,对比改革动力疲弱的国阵,希盟犹如扛着改革旗帜的阵线。

广告

但是,认真分析其竞选宣言,发现有利有弊,有切合国家需要的理念,也有脱离现实的隐忧。

譬如,100天内废除消费税很吸引人,但是国阵政府在去年徵收了440亿令吉的税款,现在行政开销和各种补贴已经非常依赖消费税,希盟取消消费税,去哪里找回这一大笔钱来填补空缺,以确保财政赤字不会失控?

虽然希盟将恢复销售税,但只能收取165亿令吉,不敷275亿令吉,因此最妥当的办法是削减行政开销;希盟没有这样的计划,也没有提到减少公务员人数。

废除消费税是好事,惟必须有实际方案,才能让财政顺利过渡到“零消费税”阶段。

希盟承诺提供燃油津贴给需要群体,能减轻低收入者的负担,但是国阵之前就研究针对性的燃油津贴制,因为有漏洞而无法实行。希盟每月将向符合条件的125cc摩哆车和1300cc以下的汽车提供汽油津贴,及创设利用身份证资料的补助机制,都有可能被滥用,一些人或许会出售津贴汽油及借出身份证牟利。

希盟要提高人民收入并没有错,计划在5年内把最低薪金从1000令吉提高到1500令吉,尽管希盟政府将承担250令吉,雇主承担另外的250令吉,惟也是很重的负担。希盟应制定周详的蓝图,先降低雇主的营运成本,才能在没有裁员等震荡下达致目标。

广告

希盟的竞选宣言有不少部份是延续国阵的补贴制,比方说,马哈迪之前抨击一马援助金为贿赂,希盟为了选票还是继续保留。其他补贴包括为为低收入群体(B40)提供500令吉的基本医疗津贴丶每年给予每位60岁以上的长者150令吉零用钱丶为低收入家庭的公立大学学生提供生活费津贴。

此外,希盟的竞选宣言也有讨好选民之嫌,包括惠及青年丶垦殖民丶印裔丶妇女丶乐龄人士丶华裔及东马人民的措施,同时也没有忘记马来人议程,增加土着股权,可谓是面面俱到,和国阵的财政预算案没有多大差别。

国阵奉行派钱的民粹政治,看来希盟也摆脱不了这个框框。

希盟有振兴经济的计划,却没有检讨种族政策,推出积效制,无法走出种族束缚。希盟提到加强地方政府的角色及权限,却没有承诺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全面落实民主化。这些都是缺憾。

广告

不过,希盟竞选宣言仍有前瞻性及值得赞许之处,比如承诺进行体制改革,包括恢复国家机构的尊严丶限制首相任期及重组首相署丶改革反贪会丶将检察官办公室与总检察长办公室分开丶恢复国会威信丶改革选举制丶恢复国人对司法公正的信心丶恢复联邦制的精神丶废除残暴法令。

其中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满足华社的期盼。废除恶法,包括1948年煽动法令丶1971年大专法令丶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丶2016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可以促进民主自由。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和不当行为委员会(IPCMC)丶承诺维护人权,能够提升国家形象。上述几点,国阵始终无法办到。

自从发生一马公司弊案後,国阵政府就陷入改革乏力的困境,希望希盟的大选宣言能够为国阵带来压力,促进两个阵营的良性竞争。

或许国阵最终只能采用民生和发展牌,来抗衡希盟的“百日十大新政及5年60项承诺”,而决胜的关键在於人民更需要甚麽,更相信哪一方的说词。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PH's manifesto: what will and will not work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