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 ·统考这颗“糖果”

2018-03-10 15:39

何俐萍 ·统考这颗“糖果”

古晋中中校董会主席拿督黄良杰去年杪在一所独中的结业礼上,说了让人认同至极的这番话。它反映了独中统考在国内的实况,也是独中长久以来的悲哀。

“独中统考一日不被政府承认,将永远为投机政客所利用。”

广告

古晋中中校董会主席拿督黄良杰去年杪在一所独中的结业礼上,说了让人认同至极的这番话。它反映了独中统考在国内的实况,也是独中长久以来的悲哀。

黑字白纸,明文规定承认,有这麽难吗?确实,这条艰难辛的路在过去彷佛是看不到尽头,这“一哩路”

在政治道路上更像是迢迢千里路,无止境在走,在痴痴等待,耐性早已被磨得消失殆尽,早已不再有期待,也不奢望有惊喜。

全国大选即将迈入第14届,也不知从哪一届开始,争取承认统考文凭就像是悬挂在驴子颈项的那根红萝卜,看得到却吃不到。不仅是华裔政治人物,这些年因为朝野势均力敌,非华裔政治人物也不得不顺势以肯定华文教育,争取承认统考文凭,借此自我包装为开明包容的形象。

希盟把制度化拨款和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列入来届大选的竞选宣言,也据说,国阵也准备把承认统考文凭当作是应战大选的重磅武器。

双方似乎都认定,只要登高一呼,公开承认,华裔选民必然会情倾有关阵营,排队投下支持票。但这种形式上的承认,实质上带有附加条件的承认,真会是华社所雀跃期待,是切合华社的最初意愿吗?

广告

当然,政党联盟不论是基於甚麽理由,权宜之计也好,或是真心诚意认可华文教育的地位也罢,在特殊的时间点上愿意承认统考文凭,都应该予以正面的肯定和评价。然而,若政治人物奢盼承认统考资格可为竞选取得加分的效用,恐怕会是失望大於希望。

形式上承认统考文凭,在大马的政治史或教育史上绝对是立下历史性的标竿,但若只是口头上的承认,而缺乏给予进一步的实质帮助和扶持,比如认同高三统考文凭的资格等同於大马高级学校文凭丶提供制度化的拨款丶允许独中生以统考文凭申请进入公立大学就读等,否则承认的意义对华人丶华教团体,不过是达到精神上的一时亢奋,而当亢奋的情绪随时间的推移慢慢缓和,再归於平淡,我们最终都发现,一切都仅止於承认。

两年多前,砂拉越时任首长阿德南率先宣布砂拉越承认统考文凭,独中生可申请成为州级公务员,但附带条件是独中生必须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的国文科获优等成绩。另外是独中生可申请报读砂拉越大学(UNIMAS)当时也被认定是破天荒的举动,但很快的砂大就以教育属於联邦管理,承认与否必须由联邦说了算而使这项政策就此打住,让美好的期望瞬间化为泡影。

再来是申请公职,附带条件的存在已让人分不清申请究竟是凭借统考文凭还是SPM的马来文科优等,以致两年多来申请的人数屈指可数,据指出寥寥可数的应聘者当中也仅有一人被录取。

广告

反应之差,到头来反而是出现独中生被指反应冷淡的局面,这也导致承认统考文凭的好消息最後是沦为政治宣传的口号。

当初砂拉越政府列出独中生要申请当公务员必须考获SPM国文科优等,被反对党批评为双重标准,有承认等於没承认,但今天希盟的百日新政也列出同样的条件,可见非华裔选民,尤其是马来选民会否起反弹情绪,还在他们的顾虑之中。

在承认统考文凭与否的争议声中,教育部还曾以独中的历史课本内容不符合国情作为拒绝承认的理由之一,而希盟一些领袖倒也诚实告白,承认是迎合政治需要的必要动作,可见双方都是为了讨好选民而卖口乖。

面对一再端到眼前的政治糖果,选民早已尝了不少,难道还会被承认统考的政治举动而感动得涕泪交集吗?

如果政党还以为承认统考文凭会被视为投下震撼弹,只怕是误判形势。对大部份独中生,承不承认都不再有最初的激动,争取更多国际评鉴的认可肯定更务实。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