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华全‧希盟的“标志”困境 - 观点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温华全‧希盟的“标志”困境

2018-03-13 09:27

温华全‧希盟的“标志”困境

2008年308大选之後,两线制曙光初露,我曾跟身边的朋友讨论分析当时民联的未来走向,大夥儿一致认为如果要壮大及凝聚联盟向心力,有两件事是民联必须马上进行的:首先是联盟的注册丶订定统一标志并极力推广,务必让联盟标识如图腾般印入民心;其次则是须有计划的逐渐将联盟势力渗透入东马尤其是砂拉越,如此才能在未来大选与国阵抗衡。

这世上,有些事情看似不急,可以慢慢来,却往往被忽略其重要性。譬如给新生儿取个跟随一生的名字丶为新公司挂上供辨识的招牌,又或是一个政党联盟选定共同的旗帜标志。这些事情的拖延蹉跎虽不至於有立即的负面效应,但带来的影响却可能非常深远。

广告

2008年308大选之後,两线制曙光初露,我曾跟身边的朋友讨论分析当时民联的未来走向,大夥儿一致认为如果要壮大及凝聚联盟向心力,有两件事是民联必须马上进行的:首先是联盟的注册丶订定统一标志并极力推广,务必让联盟标识如图腾般印入民心;其次则是须有计划的逐渐将联盟势力渗透入东马尤其是砂拉越,如此才能在未来大选与国阵抗衡。

308後一些在野党政治人物的确也都有以上的体认,但转眼两届大选过去,撇开第二项深耕东马因资源有限无法全面推行不说,10年来从民联瓦解到希盟成立,在野领袖只顾忙於个别政党的斗争,对注册与统一标志这种事大多兴致缺缺,推动工作拖沓磨磳,到今天几乎是原地踏步。这其中因素说穿了主要是政党本位主义作祟,连一个联盟共主都迟迟无法产生,更遑论像统一标志这种被认为是鸡毛蒜皮的事了。

标识是身份认同与形象识别,共同标志的优点在於方便记忆与口耳传播。政治联盟的策略应用原本就是资源互补以取得选票优势。就拿行动党常揶揄马华依靠马来票在马来区胜出的论调来说明,尽管国阵推派的候选人是华裔,马来选民眼中看到的竞选旗帜只有“天秤”,选票上的也是“天秤”,可不是马华的“蓝天黄星”标志。

选战其实也是行销战,而政治品牌需要用时间去细心经营。如何把联盟品牌及候选人形象擦亮,让选民脑海里有个固化的印象,当然不是光靠喊喊激励人心的口号就行。

一直到去年土团党成立及加入希盟後,马哈迪被推选为希盟主席,才看到老马力排众议坚持要把一盘散沙的在野党整合起来,而且剑及履及马上操办希盟注册事宜。坦白说,就算再怎麽不喜欢老马,却不能否认他对我国选举操作有通透的洞察。他深知联盟思维与政党思维大不同,全国大选打的是策略战,要有大局观,在政治现实下,尤其面对的对手是掌握强大国家机器的国阵,加上选区划分不公丶宗教与种族课题的操弄,各自为政的单打独斗终究是难有更大突破。

有论者认为火箭标志在许多年长选民脑海中已根深蒂固,万万不能在大选中消失,行动党若用其他标志无异於自杀。我不能认同这种小格局的看法,既然政治联盟是为了执政铺路,取舍之间就必须看得更远。如果在野党的所谓国阵阴谋论(不批准希盟注册)成立,那国阵害怕一个采用统一标志来竞选的联盟的原因已不言而喻。

广告

巫统不断妖魔化行动党的结果,让马来选民对火箭的警戒心一直都存在,而统一旗帜标志的好处就在竞选期间可展现统一的文宣攻势,淡化各自盟党的色彩,凸显联盟的优点。

希盟自8个月前才积极於注册申请,到目前为止仍卡在社团注册局,希盟甚至入禀民事诉讼要注册局回应。这几天听说又有最新演变,土团党若无法如期呈交党务文件可能会被注册局要求解散。若真的被迫解散,是否会适得其反带动悲情效应而掀起真正的马来海啸倒有待观察。

希盟日前议决假使联盟标志不被注册局批准,将采用其中一个盟党的标志为共同竞选标志。这做法其实也存在着反面风险,须知各自盟党的支持者或能被劝说接受希盟新标志,却不见得能接受以其他政党标志取代自己政党的标志。

希盟上周四率先公布了竞选宣言“希望书”,提出“执政百日10项承诺”,以及60项长期目标。且不论这些承诺是否被认同,但在端出洋洋洒洒的竞选牛肉之际,却缺乏一个名正言顺的共同标志,总是让人觉得少了份品牌气势。

广告

剩下时间不多,即便现在注册及时被批准(或采用其他党标志),新标志是否能让选民在短短几个月内熟悉与接受,显然又是希盟须面对的另一大挑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