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威‧不知不觉地陷入危险 - 观点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黄振威‧不知不觉地陷入危险

2018-03-13 09:40

黄振威‧不知不觉地陷入危险

玛丽亚陈宣布没有加入任何政党,而是在希盟旗帜下,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上阵。在这种怪诞的情况下,很难理解有哪个党会为她进行竞选的筹备工作。

两名杰出的社运分子──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以及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首席执行员旺赛夫,放弃了原有的社会公民角色,首次投身政坛。

广告

两人的声誉,也因为他们参与政治而受到影响。

为了他们的利益着想,我希望他们清楚自己的举动,并且已经争取到一个安全的议席上阵;如果5月进行大选,我希望他们能以YB的身份宣誓就职。

我提出这项担忧,是因为非政府组织社运分子在政坛坚持的时间并不长久;由於种种原因,包括缺乏基层人员,资源不足以及无法承受激烈的内斗,这些人在政治圈的生存记录显得非常糟糕。

经过一段时间後,他们会意识到对这场肮脏游戏失去胃口或信心。

上周,玛丽亚陈宣布没有加入任何政党,而是在希盟旗帜下,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上阵。在这种怪诞的情况下,很难理解有哪个党会为她进行竞选的筹备工作。

玛丽亚陈不像旺赛夫,有土团党总裁慕尤丁的陪伴召开新闻发布会。

广告

她表示,若希盟在来临的大选让出议席,她才会上阵,并强调一切交由希盟领导层决定。

据悉,行动党已有足够的候选人,因此没有计划让出议席予玛丽亚陈。

公正党拒绝作出明确表态,该党副主席蔡添强表示欢迎玛丽亚陈在来届大选上阵的决定,并形容後者将出征哪一个选区是“必须要解决的情况”。

蔡添强指出,希盟要在222个国会议席中分配出一个席位让玛丽亚陈上阵,并不是一个大问题。

广告

然而,不要指望公正党会给玛丽亚陈一个安全区,尤其蔡添强也强调,玛丽亚陈要出战哪个选区,将是个技术问题。

希盟主席敦马哈迪则说,希盟尚未决定玛丽亚陈的候选人资格。

鉴於所有选区的潜在候选人皆长期在各自选区工作,他们自然希望被推举成为候选人,作为为党牺牲的回报,因此不会有任何一方的基层会愿意接受“空降”候选人。

旺赛夫解释投入政坛的决定时指出,国家问题需要通过政治平台解决,而国家也需要一个具有改变政治意愿的政府。

旺赛夫也是交由党决定他上阵的选区。

消息指旺赛夫将会出战布城的国会议席,与巫统秘书长东姑安南进行对决。

若消息属实,旺赛夫将在一个由公务员“统治”的选区,肩负一项艰巨的任务。

上届大选中,东姑安南以5541张的多数票击败伊党候选人胡桑慕沙,第三度当选该区国会议员;在2008年的选举中,东姑安南亦是以2734多数票,击败伊党候选人莫哈末诺。

马来西亚政坛已有多次社运分子在政治斗争中“伤亡”的记录,当中包括国民醒觉运动(Aliran)创办人詹德拉──争取在敦拉萨镇上阵的公正党前署理主席;最终,他亦在党内斗争中落马黯然离开。

华教和人权社运分子柯嘉逊也曾加入行动党,并在1990年大选中以漂亮的战绩拿下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席;然而,他在行动党的斗争亦是充满苦涩,他甚至还编写《在行动党的日子》,揭露对行动党的不满。

从教育界转投政坛丶分别加入马华和民政党的许子根丶冯镇安和陈祖排等人,在政治界取得不错成绩;前政治科学讲师拉玛沙米,在行动党内也表现出色,并成了槟州副首长。

但是对於玛丽亚陈和旺赛夫而言,预料政途将不会一帆风顺。

玛丽亚陈作为净选盟的领导人,代表希盟披甲上阵,似乎也证明净选盟沦为反对党的利用工具。

至於旺赛夫,则在今年1月3日发表一篇文章质疑土团党维护马来利益的作用,还认为土团党难以吸引马来选民;然而不久後,他却加入这个他持有保留意见的政党。

玛丽亚陈和旺赛夫似乎在没有保护装备的情况下,就跳入大海游走在最强大掠食者──鲨鱼的身边。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