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启华.可负担医保的另一徯径

2018-03-13 17:22

张启华.可负担医保的另一徯径

光是增加医疗资源,基于财政预算案的囿限,资源的增长本身并无法符合增长需求。
(图:123rf)

已接近凌晨2时,吉隆坡市郊外的一家政府医院还是病人很多,尚未轮到一名至亲就诊……这名至亲病况有些严重,但又非属于紧急性质的,之前因她住蒲种一带,曾在这所医院初诊;因延医就诊而拖至病情转严重了,病历表皆在该所医院,只好迳往该院复诊。

广告

看看那些病患,当中皆是中年或以上的妇女,一些则是退休大叔,皆因着各种病来磨,脸上只有困倦与痛苦……我国自独立以来提供的公立医疗服务,可以说是区域佼佼者之一。尤其难得的是,即便在深夜里值大夜班,医疗队伍与医护人员显示耐心与敬业精神。这与过去数十年一般对政府医院的印象,有了显著而向好的转变。

医疗资源赶不上医疗需求

公共医疗体系良好,这说法大致能获得认同。只是紧随人口增长,人民更长寿而乐龄人口增长,再加百万劳工人口也共享医疗资源,再好的医疗体系,有时也会处于长期疲累状态。

另外,紧张、压力的社会,人们饮食作息的不正常衍生各种疾病,甚至一些疾病益趋年轻化,这无疑使医疗资源,总赶不上医疗需求的增长。

光是增加医疗资源,基于财政预算案的囿限,资源的增长本身并无法符合增长需求。卫生部这些年来也采取防范胜于治疗的方式,包括教导国民远离不健康的生活方式、鼓励国民多运动和休闲等,从调节“三高”下手减低人们缠绵病榻的风险。

高阶政府公务员,即便退休和身体逐渐羸弱后,皆获政府医院的良好医疗保障与服务。一般公务的工友或私人界人数庞大的中产或低收入群,经济不许可下哪怕需等候平均90分钟才能获得就诊、就医,也只好舍私人医疗而选择公共医疗一途了。

广告

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医生2017年9月发布的数据,说明了国内普遍的趋势,由于私人医疗费昂贵,私人医疗保险费年涨10至20%,非一般人能够负担得起,因此很多都转往政府医疗体系就医。

诺希山透露,2015年有4500万病黎寻求外诊,2016年寻求外诊人数增加1000万人;至于入院者则比2015年的增长10万人。

根据他所获报告显示,2016年向私人医疗体系寻求就医者,就减少20至30%。

有人认为医疗保险可克服人们选择就医的问题,正如目前在大马自由选择的私人医疗保险,其本质上原用以分散风险,为个人抵御庞大医疗费开销提供所需之援助。

广告

过度使用私人医疗资源

然而,在实行过程中,却有很多投保者抱“吃自助餐”(不吃白不吃)心态,导致过度使用私人医疗资源,最终医保费昂贵得非一般民众所负担得起。而且,一些不负责任的私人医疗体系见一切由医保买单,追加提供不需的附加医疗服务,亦偶有发生。

为了照顾广大社会阶层与群众的需求,政府除了增建医疗设施、增加专科服务,可为中下阶层提供折衷的可负担医疗保险方案,并鉴定医术、医德兼具医疗服务群(可以是公共、私人诊所或是诸如马大医院的半公立性质),且委以负责任保险公司提供另一选择。

这个公私结合的另一医疗体系,保费除在中低层负担范围内,最重要的是要遏制“吃自助餐”心态,有健康生活方式者,无索偿者可享更低医保费等,才能永续经营。

这个方案可加以试验推行,一来可纾解公共医疗拥挤,另一方面也善用现今趋于崩裂、曾服务数十年而不愿加入医疗大集的各地区医疗资源,并为更广大群众服务;期待这条结合健康生活方式的徯径,成为守护广大群众健康的磐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